供应链融资“踩雷” 这些“落坑”公司不是“披星”就是“戴帽”

  每经记者 杨 建    每经编辑 吴永久    

  日前,诺亚财富“踩雷”承兴国际事件的导火索是,旗下歌斐资产管理的创世核心企业系?#20852;?#21215;基金融资方实控人罗静因涉嫌欺诈被警方刑事拘留,之前创世核心企业系?#20852;?#21215;基金为承兴国际控股相关第三方公司提供供应链融资,总金额为34亿元人民币。

  实际上随着商业保理业务的推出,前期不少私募机构以供应链金融作为融资方式,将募集资金投向上市公司甚至一般的中小企业获得高收益,然而在2017年下半年以来,涉足供应链金融的上市公司开始爆雷,而通过跨界染指供应链的部分上市公司掉入陷阱,使得公司遭受亏损,最终走向了“披星戴帽”之路。

  华业资本医疗金融爆雷

  7月8日晚间,美股上市公司诺亚财富发布公告称,旗下歌斐资产的信贷基金为承兴国际控股相关第三方公司提供供应链融资,总金额为34亿元人民币。承兴国际控股实际控制人罗静近期因涉嫌欺诈活动被警方刑事拘留。受此影响,诺亚财富股价大跌。

  实际上随着商业保理业务的推出,前期不少私募机构以供应链金融作为融资方式,将募集资金投向上市公司甚至一般的中小企业获得高收益。

  然而从2017年下半年以来,涉足供应链金融的上市公司开始爆雷,部分上市公司掉入陷阱,使得公司遭受亏损,最终走向了“披星戴帽”之路。而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投向中小企业没有抵押物的供应链融资产品?#21019;?#22810;数以固收类产品形式出现。这些产品穿透之后来看,底层资产实际上相当于一?#24335;?#39640;风险等级的信用贷款。

  华业资本(现为*ST华业)过去主营业务是房地产,2015年公司推行去地产化,新引入医疗金融供应链业务。医疗金融供应链业务的运作模式是以资管计划、合伙企业、信托计划等金融产品以折扣价收购供应商向三甲医院提供药品、设备、耗材等产生的应收账款,三甲医院会于到期日将按应收账款原值归还资金,从而实现投资收益,而恰恰就是这业务后来让公司爆雷了。

  2018年9月25日,华业资本公告称,子公司西藏华烁投资有限公司投资的应收账款债权出现逾期,合计应收账款逾期额达8.88亿元。后来华业资本派律师到债务人陆军军医大学第一、第二、第三附属医院去?#31169;?#24773;况,然后发?#32456;?#21153;协议是假的。对此公司表示:“公司关联方重庆恒韵医药有限公司涉嫌伪造印章,虚构与医院的应收账款债权交易,可能导致公司遭受重大资产损失”。公告显示,彼?#34987;?#19994;资本医疗金融相关业务涉及应收账款存量规模为101.89亿元,全部为从转让方恒韵医药受让取得。

  华业资本披露2018年年报,曝出巨亏,全年亏损额高达64.38亿元,?#27599;?#25439;额已经超过了公司当年的营收总额。当年度?#31080;?#34987;会计师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31080;?#21578;,由此公司股票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更名*ST华业。公司股价更是拉开了暴跌模式,从今年4月底再度出?#33267;?#32493;跌停,截至2019年7月10日,*ST华业的最新股价是1元,公司股价在2018年下跌69.46%,在今年截至7月10日下跌61.39%。

  九有股份子公司已停业

  九有股份(现为*ST九有)同样如此,由于对重要控股子公司润泰供应链失去有效控制,九有股份于2019年1月15日起“被ST”。实际上2018年下半年以来,九有股份就麻烦不断。今年1月13日晚,九有股份公告称,公司对润泰供应链失去有效控制,无法获得财务数据,润泰供应链生产经营业务停顿。由?#21496;?#26377;股份不得不选择申请实施“其他风险警示?#20445;?#21407;因是“生产经营活动受到?#29616;?#24433;响,?#20197;?#35745;在3个月内不能?#25351;?#27491;常,主要银行账号被冻结”。

  九有股份跨界没吃上馅饼反掉入陷阱,据?#31169;猓?#28070;泰供应链是九有股份于2017年8月现金并购而来。当时润泰供应链51%股权是九有股份以1.58亿元收购得来的。数据显示,润泰供应链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12.23亿元,利润总额3113万元。九有股份持有其51%的股权,其2017年营业收入占公司营业收入比例高达81%。

  但是仅仅过去一年,“黑天鹅”事件就爆发。2018年9月,九有股份首次披露润泰供应链的相关风险,称润泰供应链法定代表人高伟因个人原因前往国外至今未归,润泰供应链业务被迫全面停止。此后九有股份要求润泰供应链提供相应资料未得到任何回复,高伟也长期滞留国外,无法正常履职。2018年11月,九有股份发现,润泰供应链办公场所已无人工作,大门已锁,无法进入。

  实际上从2018年上半年开始,润泰供应链的经营就已经恶化,仅实现归属于公司的净利润326.60万元,这与并购时做出的2018年全年扣非净利润4500万元的?#23548;?#25215;诺相去甚远。此外,由于九有股份为润泰供应链的银行贷款提供连带责任担保,由于润泰供应链银行贷款逾期,受此影响,导致九有股份也被部分债权银行起诉。

  宁波东力跨界标的拟破产

  在装备制造业整体下滑的背景下,宁波东力已连续4年扣非后净利润为负,公司于2014年被“披星戴帽”。而对于公司来?#25285;?#36890;过并购无疑是拯救公司最好的办法,而公司此次把并购标的投向了供应链管理服务企业——年富供应链,而对于当时的宁波东力而言,无异于一根“?#35753;静蕁薄?016年6月,宁波东力发?#38469;?#36141;预案,以发行股份和支付现金方式,作价21.60亿元收购年富供应链100%股权。据披露,年富供应链的股东作出承诺,其2017年至2019年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2亿元、3.2亿元和4亿元。

  随着并购的完成,年富供应链确实对公司?#23548;?#26377;着明显的提升作用。据年报披露,宁波东力2017年实现营收128.70亿元,同比增长2399.8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59亿元,同比增长1277.33%。其?#24515;?#23500;供应链2017年8月至12月的营收高达121.24亿元,占上市公司合并报表的94.20%;实现净利润1.49亿元,占合并报表的93.71%,成为宁波东力2017年利润的主要贡献方。

  然而好景不长,2018年,宁波东力发现年富供应链原股东富裕控股、李文国等涉嫌在重大资产重组过程中进行合同诈骗和财务造假,随即向公?#19981;?#20851;报案。2个月后,年富供应链相关负责人因涉嫌合同诈骗罪、违规披露和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被批捕。2018年12月27日,宁波东力收到民事裁定书和决定书,称法院已受理对年富供应链的破产清算申请。

  自此,年富供应链不再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而据宁波东力发布公告显示,年富供应链2018年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亏损17.26亿元,与该年3.2亿元的?#23548;?#25215;诺数相去甚远。

特色专栏

?#35753;?#25512;荐
花样冰刀和冰球刀
四川快乐12走势图基本走势 七星彩走势图表彩宝贝 英超曼城冠军几个 双色球中奖投注技巧8+2 今日安徽快三走势图 提供免费公式规律 美国人中彩票 生肖时时彩直播 任选9场奖金统计 中了彩票大奖怎么领 乐里斗十三水 龙江体彩6十奖金累 足彩胜负彩奖金预测 体彩泳坛夺金走势图 竞彩Nba胜分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