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超級富豪理財炒股又買樓 大中華家族辦公室去年投資回報逾20%

  導讀

  “另類投資在這些家族辦公室的資產配置中占據首位,達到40%。其中房地產直接投資是亞洲富豪最鐘愛的資產類別,占比達到18%。過去兩年倫敦最大的三宗房地產行業交易買家均來自香港。”

  2017年全球股市一片升騰,處于金字塔頂端的億萬富豪們樂享其成。

  “去年全球家族辦公室平均投資回報達到15.5%。亞太區的家族辦公室表現更好,回報達到16.4%。據我們所知,大中華的家族辦公室投資回報甚至超過20%,”瑞銀財富管理大中華區家族辦公室亞太區主管麥鐸倫(Enrico Mattoli)日前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專訪時表示。

  瑞銀近日公布了2018全球家族辦公室報告。數據顯示,亞太區家族辦公室去年在發達市場、發展中市場的股票配置比例均14%,“亞太地區投資者一般有本土偏見(home bias),但他們的投資風險胃納更大,因此其投資組合通常以增長為主。去年恒生指數升幅達到40%,滬深300指數則上升了25%。海外市場的投資聚焦在美股,一些龍頭科技股、醫療健康股表現也十分突出。” 麥鐸倫介紹說。

  家族辦公室的概念始于公元6世紀,當時國王的管家負責管理皇家財富,后來貴族要求參與其中,自此管理的概念應運而生,并延續至今。現代意義上的家族辦公室在19世紀得到發展,1838年,金融家和藝術收藏家 J.P. 摩根的家族創立了摩根財團,來管理家族資產。

  財富日益向金字塔頂端的家族集中,全球化進程又為家族辦公室的增長推波助瀾。瑞銀的調查報告顯示,大約三分之二的家族辦公室設立于2000年或之后,僅有1/10的家族辦公室成立于上世紀70年代。

  瑞銀報告訪問了311個家族辦公室的負責人及行政人員。這些家族辦公室管理的資產規模平均為808億美元,背后家族的財富平均達11億美元。75%的受訪者來自單一家族辦公室,13%來自私營的多家族辦公室,12%為商業化的多家族辦公室。

  追捧倫敦房地產

  雖在股市收益頗豐,但與股票、債券等金融資產相比,房地產才是亞洲頂尖富豪最熱衷的投資標的之一。

  “另類投資在這些家族辦公室的資產配置中占據首位,達到40%,” 麥鐸倫坦言:“其中房地產直接投資是亞洲富豪最鐘愛的資產類別,占比達到18%。過去兩年倫敦最大的三宗房地產行業交易買家均來自香港。”

  去年7月,香港老字號醬油品牌李錦記集團豪擲13億英鎊,收購了位于倫敦芬丘奇街20號的“對講機大廈”(Walkie Talkie)。該樓是倫敦金融城三大地標建筑之一,而這筆交易金額也創下了英國房地產交易最高紀錄。

  “這些家族辦公室一般對房地產業務十分熟悉,他們對在普通法系國家進行交易感到放心。他們關注的市場包括澳大利亞、英國,脫歐之后英鎊貶值(的前景)讓這些資產更具吸引力,因為可以抵抗通脹。相比之下,在美國市場,由于稅收、監管、運營成本等諸多問題,在當地進行交易更加困難。” 麥鐸倫說。

  今年10月中,戴德梁行發布了《全球房地產投資制勝之道》年度報告。報告顯示,過去10年中,倫敦已連續9年蟬聯“最受海外房地產投資者青睞的城市”。最近一年倫敦房地產交易規模年增長高達47%,達到109億美元,而亞洲投資者是倫敦房地產市場最大的跨境資本來源。其中寫字樓是亞太投資者首選的資產類別,近94%的亞太資金流入了當地的寫字樓市場。

  在這個“投資者青睞榜”上,紐約從第2名滑到了第6名,有史以來首次跌出前五位。究其原因,主要是當地不動產價格過高、美元堅挺以及當地競爭激烈所致。

  “我們的優勢在于可以長期持有。”10月初一位來自亞太區某單一家族辦公室的CEO指出:“我們不是開發商,因此我們選擇的房地產投資必須符合自己的標準,這可能與市場上其他投資者不同。”

  據悉,從今年開始,英國各大開發商紛紛設立“中國業務部”(China Desk),以招徠大中華區買家。麥鐸倫透露,家族辦公室的投資者會傾向于投資“特色房地產”(specialty real estate),比如將原本的工廠建筑翻新,變成住宅等,實現增值。

  亞太辦公室運營成本最高

  在投資及收入節節上升的同時,家族辦公室的運營成本也在逐年提高。

  “這些家族辦公室管理的資產規模十分龐大,足以與機構投資者媲美。其業務主要與投資銀行相關,而背后的家族業務則主要涉及財富管理,這意味著家族辦公室的架構必須包含CEO、CIO、CFO,執行層面則包含交易員、資產配置官,還有營運及法務合規部門。” 麥鐸倫說。

  瑞銀報告訪問的家族辦公室平均每家有11位全職員工,去年一年開銷平均達到1140萬美元。

  其中,亞太區家族辦公室的運營成本居全球首位,由2016年占資產管理規模115個基點上升至去年的126個基點。以家族辦公室的CEO薪酬為例,亞太區基本薪酬平均為35.2萬美元,在全球居首,然而亞太區內家族辦公室平均資產管理規模僅為4億美元,這意味著每100萬美元對應的基本薪酬高達880美元,遠遠拋離北美、歐洲地區的薪酬水平。

  麥鐸倫說,家族辦公室是家族財富管理的最高形態,要設立一個架構完整的單一家族辦公室(Single FO),家族可投資資產規模至少應為5億美元。對于那些資產規模在1.5億-5億美元的家族,他傾向于建議他們加入一些聯合家族辦公室,以節省成本。

  他同時透露,越來越多的家族辦公室開始在其他區域設立分支機構。“比如一些歐美的家族辦公室開始在新加坡設立另外一個辦公室,以此來管理亞洲區內的投資。中國內地的資金到東南亞投資也會選擇新加坡,這與當地政府的各項優惠措施也密不可分。”

  新加坡經濟發展局( Economic Development Board)設立了明確計劃,鼓勵投資者到當地設立家族辦公室,并提供居留權、稅務減免等相關優惠政策。由于家族辦公室是一個企業,選擇管轄區就是為家族辦公室經常遇到的問題尋找一個最佳的處理環境,法律和稅務結構、監管環境都將對家族辦公室的架構和運營表現產生很大的影響。

  代際傳承成重中之重

  隨著亞太區第一代企業創始人逐漸進入退休年齡,傳承也擺上了議事日程。統計數據顯示,去年有44位繼承人平均繼承超過10億美元的財產,未來20年預計將有3.4萬億美元的財富轉移。

  因此,“家庭管治及傳承計劃”成為所有家族辦公室專業服務支出的最大部分,平均每個家族辦公室在傳承規劃方面的支出為20.3萬美元。

  10月5日,瑞銀財富管理家族咨詢服務執行董事Edith Ang表示:“約有70%的受訪家族辦公室預期未來10-15年其所在家族將進行代際傳承,但僅39%的亞太區家族辦公室已經制定相關傳承路線圖。歐美市場很多家族已經進入了第三代,甚至第四代,家族傳承已經有清晰的安排,而很多亞洲家族仍是第一代。”

  據她透露,大約40%的受訪者表示,下一代將會直接負責家族辦公室,甚至直接參與家族辦公室的長期戰略制定。“家族辦公室成為培養這些接班人的‘搖籃’,因此家族辦公室管理層必須與家族成員建立良好溝通,讓他們了解家族辦公室的功能,以及日常運營等。”

  就此問題,普華永道香港私人銀行咨詢服務合伙人沈櫻淇10月26日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指出:“越來越多的第二代、第三代家族成員參與決策,他們多在家族辦公室和家族慈善投資方面擔任職務。目前有三分之一的家族辦公室已經參與可持續投資,這正在成為主流。”

  (編輯:董黎明)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花样冰刀和冰球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