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型焦慮和困局:三季報吐露類金融平臺陣痛

  本報記者 姜詩薔 北京報道

  2018年三季報已經披露完畢。由此,近年來興起的眾多類金融平臺的經營數據亦浮出水面。

  本報記者統計數據發現,上市公司以及新三板掛牌企業中的互聯網金融公司、融資租賃平臺、小貸公司等平臺的部分公司業績整體出現一定下滑,且板塊內分化有加劇趨勢。

  以申萬三級行業分類中的多元金融行業為例,A股目前共有23家多元金融行業上市公司,今年前三季度的凈利潤增幅平均值為同比下滑11.92%。其中三季報中凈利潤同比增長下滑的公司有11家。

  在新三板掛牌的小貸公司業績也受到考驗。數據顯示,已經披露三季報的36家小貸公司中,有22家小貸公司今年前三季度的凈利潤為同比下滑狀態,占比超過60%。

  “小貸公司在前兩年剛開始發展的時候是成長高峰期,慢慢地進入平穩期,如今也到了市場出清的時候,還存活下來的也是比較規范的。” 11月1日,匯豐小貸(834366.OC)董秘劉純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業績分化加劇

  本報記者梳理發現,23家多元金融行業的A股上市公司中,有寶德股份(300023.SZ)和熊貓金控(600599.SH)兩家上市公司今年前三季度的凈利潤為虧損狀態,其中寶德股份主營業務為融資租賃業務,熊貓金控則是互聯網金融業務。

  三季報數據顯示,寶德股份實現營業收入3.4億元,同比減少30.39%;歸母凈利潤為虧損1838.55萬元。

  “業績出現下滑主要是因為子公司慶匯租賃投放項目較去年同期有所減少,而且個別項目計提減值準備,融資租賃業務沒有盈利。由于融資租賃業務占公司主營的比重很大,所以經營情況的變化對公司有很大影響。”11月1日,寶德股份一位證券部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從4家租賃業上市公司三季報的業績表現來看,分化的格局亦比較明顯。其中,渤海金控(000415.SZ)和華鐵科技(603300.SH)今年前三季度凈利潤同比增長均超過了10%,而寶德股份、香溢融通(600830.SH)的凈利潤同比下滑幅度較大,分別為126.92%和50.63%。

  “融資租賃行業的發展情況與宏觀經濟的發展及社會固定資產投資規模直接相關,也有較強的周期性特征。今年以來公司的融資租賃業務也都受到了宏觀經濟變動的影響,下半年來說風險依舊存在。”前述寶德股份人士指出。

  對于小貸公司來說,業績兩極分化的情況同樣明顯。

  從已披露三季報的36家新三板掛牌小貸公司的業績情況來看,有陽光小貸(832382.OC)、商匯小貸(833114.OC)、日升昌(833446.OC)3家掛牌企業的凈利潤為虧損狀態,另外還有國匯小貸(833114.OC)、匯豐小貸等22家小貸公司凈利潤同比下滑。

  對比來看,前三季度凈利潤最高的小貸公司是宏達小貸(834670.OC),實現凈利潤0.8億元,多出排名第二的鴻豐小貸(833233.OC)一倍。而虧損最為嚴重的商匯小貸,在報告期內凈利潤虧損了1.92億元。

  “很多小貸公司的客戶風險在爆發,風控成本有所提高,這甚至會對正常的經營持續性造成挑戰。另外小貸公司都是區域性的,經營情況也會受當地的實體經濟、政策影響。”11月1日,東北證券研究總監付立春受訪指出。

  “其實類金融平臺在新三板上的地位比較尷尬,很多公司沒有成功融資,競爭也比較激烈,如今摘牌的掛牌企業也越來越多。”付立春表示。

  數據顯示,在2014年的高峰期,共有約46家小貸公司登陸新三板,申請掛牌的小貸公司也不在少數,而2016年開始,陸續有佳和小貸、匯邦小貸等小貸公司宣布終止掛牌,已經減少了近10家。

  對于小貸公司融資受限的困局,劉純亦深有體會。“類金融機構在新三板市場確實受限較大。其實我們做這個行業最重要的就是資金,差別在貸款利率,但是監管層對小貸公司融資的限制導致我們也只能拿公司原有的資產來做業務,難有很大的發展。”劉純說道。

  轉型提上日程

  “我們的解決方案主要是尋找業務的創新,開拓新的方向,擺脫原來對單一業務方向依賴較大帶來的約束。另外當前經濟環境下行,小貸公司面臨的風險也在增大,我們也在加強風控,維持公司正常經營。”劉純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對于寶德股份來說,轉型也早已提上日程。

  “我們今年已經計劃了轉型,目前正在著手市場調研工作。未來我們希望投資一些政策支持度比較高的新興行業、有發展潛力和空間的行業,另外也不只是行業方面的變動,可能也會考慮形式的轉換,由債務融資型向資產投資型轉變。”前述寶德股份人士表示。

  根據寶德股份的計劃,其融資租賃業務方面要繼續探索創新發展模式,根據自身特長挖掘新的業務機遇,探索融資租賃資產轉讓、融資租賃集合信托計劃、融資租賃保理、租賃資產證券化、保險公司項目資產支持計劃等盤活存量資產,拓寬融資渠道。

  與寶德股份同時出現虧損的熊貓金控,如今也在拋出資產出售計劃,打算剝離網貸業務。

  10月19日,熊貓金控陸續發布了轉讓廣州市熊貓互聯網小額貸款有限公司股權的公告以及轉讓瀏陽銀湖投資有限公司股權的公告。此前,熊貓金控還將熊貓金庫剝離,將其持有的熊貓金庫所在運營公司湖南銀港咨詢管理有限公司70%的股權出售給實控人趙偉平。

  “部分上市公司剝離網貸業務主要是由于監管政策和行業環境發生巨大變化,尤其是7月以來行業性危機爆發,投資人恐慌式擠提,借款人大量逃廢債。影響堪稱行業颶風。”11月1日,某上市公司背景互金公司人士告訴本報記者。

  據該人士介紹,其所在的公司近期也在針對互金業務醞釀轉型。

  事實上,今年7月行業危機爆發后,熊貓金控旗下的互金平臺也曾受到影響發生了擠兌現象。

  數據顯示,熊貓金控今年前三季度實現營業收入2.19億元,同比下滑15.32%,凈利潤為虧損0.25億元。針對業績下滑以及互金業務變動的情況,本報記者致電熊貓金控,不過截至發稿尚未得到回復。

  不僅如此,同樣關聯互金平臺的鴻特科技(300176.SZ)此前也指出,“目前整個網貸行業均尚未完成驗收及監管備案,東莞團貸網已經向相關監管部門提交了備案驗收申請。公司董事會審慎評估網貸行業現狀及前景,在網貸行業政策不明朗的情況下公司暫不經營網貸平臺,不擴大與網貸機構合作的業務。” 

  (編輯:李新江)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花样冰刀和冰球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