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公司回購AB面:有錢、有動力兩難全

  本報記者 董鵬 成都報道

  導讀

  剔除金融行業外,周期性行業前三季度現金及現金等價物余額增幅最大,計算機、通信和服裝等行業這一指標較年初則出現不同程度的下滑。

  半年時間不到,均勝電子(600699.SH)已砸下15.56億元用于回購股份,這一數字超過了公司前三季凈利潤。

  均勝電子如此豪氣的背后,有著充足的“家底”作為支撐。截至9月底,其期末現金及現金等價物余額達56.1億元,同時經營性現金流凈額也達到13.6億元,這無疑為公司巨額回購帶來了底氣。

  這一道理,放在其他上市公司同樣適用。在當前回購資金以上市公司“自有資金或自籌資金”為主的背景下,“有錢”尤為重要。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注意到,剔除金融行業外,周期性行業前三季度現金及現金等價物余額增幅最大,計算機、通信和服裝等行業這一指標較年初則出現不同程度的下滑。

  “現金及等價物余額,相當于已有的存款,經營性現金流扣除維持公司經營的必要支出后,并未新增其他固定資產開支,留存下來的凈額則可以用作回購。”11月1日,一位上市公司財務總監介紹稱,若公司資金維持正常經營都困難,后續執行回購計劃也會存在一定難度。

  周期股“家底”驟增

  據統計,今年三季度末,A股上市公司期末現金及現金等價物余額總計16.16萬億元,較年初時增加6.1%。

  對比數據可以看出,今年二季度、三季度上述指標環比增速有所提升,一季度環比增速為0.5%,二、三季度時則提升到了3%和2.2%。

  這或許與宏觀去杠桿,企業加大現金儲備、資金回流銀行有關。位于頭部的幾家銀行,該指標均出現大幅增加,如工商銀行(601398.SH)當期便凈增加近24%。

  細分到板塊,各家公司“家底”的變化與行業趨勢保持了一致,周期性行業現金余額全線大幅增長。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統計發現,申萬28個一級行業中,建材、鋼鐵、非銀、采掘和化工“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均值增長排名靠前,較去年底分別增長40.9%、29.25%、25.25%、25.11%和19.87%。

  以鋼鐵行業為例,2017年底時該數據均值為32.36億元,至今年三季度末時已經增加至41.84億元。

  不過,雖然上述行業具備較強的回購能力,但本輪下跌過程中,其股價跌幅要明顯小于其他板塊,同時周期性行業公司多屬國企,是否有充足的回購動力也需考量。

  相比之下,機械、計算機和傳媒三大行業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則較去年底出現20%以上的下降。

  “主營業務帶來的現金流規模,如果始終保持較大流入,說明公司具備持續的造血能力。在剔除原料、人工等必要的成本支出,公司又未將其轉化成固定資產投資。”上述財務總監介紹稱,那么留存資金對于上市公司而言可以自由使用,這也可以作為公司回購股份的資金支持。

  換言之,將現金及現金等價物比作上市公司的“存款”,而經營性現金流凈額則可視為日常性“工資”收入。

  這一指標的變化趨勢,與上述周期行業“家底”迅速增加的情況保持了一致,海螺水泥(600585.SH)、萬華化學(600309.SH)等行業龍頭資金流入凈額較上年同期均出現明顯提升。

  家電行業的青島海爾(600690.SH)、美的集團(000333.SZ)則同比小幅下降,另有1300余家上市公司該指標為負數。

  11月1日,四川一位職業投資者指出,這是行業特點所致,畢竟三季度還是在做業務階段,貨款很多需要到年底才能收回,所以表現在財報上,很多企業經營性現金流還是負數,預計到年底便會有所轉正。

  回購的“變量”

  據川財證券統計,截至10月26日,A股2018年共581家公司實施股票回購,已回購金額299億元,創下了2011年以來的新高。

  即便如此,各家公司是否會如市場預期般啟動回購,仍存較強不確定性。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注意到,前述很多現金儲備豐富的企業,今年經營情況本身向好、估值優勢明顯,而股票跌幅較大的中小盤公司,本身又缺乏“家底”作為回購資金支撐,二者十分矛盾。

  所以,很多上市公司在發布回購方案時,資金來源多為自有資金或自籌資金。

  “衡量回購能力的同時,也許考慮到上市公司整體負債情況,若負債率本就處于高位,公司又無更多的資金儲備,如何來保證回購?”上述投資者提出了這樣一個疑問。

  這需要對單個公司的具體情況進行分析。

  以前述均勝電子為例,公司今年5月通過回購方案,公司半年報負債率雖然高于行業平均水平,但彼時公司短期可變現的現金及等價物余額則高達58.5億元。

  更何況,當期公司還有11.52億元的現金流凈額流入,“存款”與持續的“工資”流入,無疑為公司砸下15.6億元回購股份提供了底氣。

  “全部A股期末及期末現金等價物余額,占當期總資產的6.71%,高于全部美股最近披露的報告期末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占比5.25%,股份回購仍有較大實施空間。”川財證券研報指出。

  不過,并非所有的回購方案都能夠全額完成,實施過程中還受到股價波動等因素影響。

  2012年2月,寧波華翔(002048.SZ)曾因“公司估值處于低位”,股東大會通過了股份回購方案。此次回購分兩期執行,第一期計劃投入資金不超過5億元,第二期計劃投入資金6億元。

  6個月回購期滿后,公司實際回購金額1.6億元。寧波華翔將其歸結為,“股價未曾滿足回購條件”等。

  2017年4月,利民股份(002734.SZ)發布的回購公告中,也藏有彩蛋,“即便達到本預案確定的回購股份價格,公司也可能不會在二級市場實施回購。”

  強大的現金流可以為回購提供支持,但回購動力是否足夠?未來能否如計劃般執行?更加重要。

  顯然,中國平安(601318.SH)拋出的“千億回購案”,同樣值得商榷。

  (編輯:巫燕玲)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花样冰刀和冰球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