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酒大跌之謎 一場愛之切責之深的戲碼

  11月的第一天,白酒股終于一反前幾天的跌勢,股價回暖。其中,洋河股份領銜上漲6.62%。

  而回想幾天前的盤面,就像是一場噩夢。

  10月的白酒股像是突然撒起了“酒瘋”,先是踉踉蹌蹌的下跌,10月29日,白酒板塊出現大面積跌停。整個滬深A股上市的18只白酒股中,有11只在當面以跌停價收盤。甚至是引起了白馬板塊的恐慌。10月30日午間,百億資金鹿戰茅臺,白酒股繼續萎靡,直至10月31日,白酒股才終于企穩。

  要知道從10月23號到10月30日,中信白酒(三級)指數已經下跌了24.59%,而2012年“塑化劑事件”發生時,白酒股最大回撤也只是為24.37%。

  所以到底是什么引發這一次的暴跌?

  愛之切責之深

  首先,此次暴跌的導火線之一:業績不及預期。

  業績不及預期存在兩方面的解讀,第一是業績真的很差;第二是對業績預期過高。數據上看第三季度的確白酒企業的業績相對此前有所下滑,但基本都是實現了增長。

  預期方面,之前投資者普遍對名酒增速持續性有比較高的的預期。但實際上國泰君安在雙節之后、糖酒會之前,對上海、廣東、福建、湖南等地的白酒經銷商進行渠道調研,渠道反饋雙節期間銷售情況并未超出預期,所以二者存在落差。

  業內普遍認為,此次白酒股估值的回調與高端、次高端類白酒上市公司業績增速的下滑有關。但不容忽視的是白酒股業績增速下滑的主因可能來自于近兩年增速過快的“基數差”。

  另外我們還應該看到這次的白酒股大跌是一場“愛之切責之深”的戲碼。

  2018第三季度以來基金重倉白酒比重4.9%,幾乎是處2016年來的持倉高位。由于白酒板塊長期以來都屬于大消費領域表現比較穩健的投資標的,眾多機構資金往往會選擇白酒股作為避險的目的地。

  所以籌碼似乎慢慢集中到了最樂觀的人手中,一旦出現業績不達預期相對負面的信息,這些最樂觀人中的部分人決定拋售手中的籌碼,股價隨之下跌,甚至出現踩踏。

  不過在投資者重新調整其預期,市場慢慢出清之后,他們又會開始重新審視這個市場。

  但問題是這個時間會是多久?經歷過2012年白酒大衰退的人們想起了寒冬的前夜,難道這是冬夜的序曲?

  冬夜序曲?

  遙想2012年白酒行業風光無限,自2003年以來,隨著城鎮化進程的加快、城鎮居民收入增長見漲、加上消費場合增加,白酒迎來了黃金十年,特別是在2008年-2012年三公消費的拉動下,白酒企業的業績走出了一波漂亮的曲線。

  2012年之后三公消費限制引發需求換擋;加上前期酒業的景氣導致供給端渠道庫存高企,引發行業快速調整。2012年在“塑化劑事件”的催化下出現了斷崖式下跌,但是最終還是禁酒令和需求換擋這兩個因素疊加才導致白酒的崩盤。

  2015年白酒以來,隨著消費升級、白酒行業出現了復蘇。至2018年中期甚至出現了小高潮。(如圖)

  不料,2018 年下半年白酒板塊猛烈下跌,投資者們措手不及,害怕冬夜降至。

  其實仔細分析起來,這次的下跌起碼跟2012年的斷崖下跌有所不同,雖然都是快速的下跌,這是這一次不存在需求換擋問題,雖然經濟不是很景氣,需求可能會收窄,但目前沒有出現需求的大面積下滑,第二就是數據顯示供給端庫存沒有高企。

  盡管如此,洋河股份副總裁朱偉在微酒論壇還是坦稱,白酒2019年全年將承受壓力,而在白酒普遍面臨壓力下,穩健經營將是渠道的最優選擇,而經銷商無疑將選擇與前景更為明朗的廠商合作,因而名酒內部將出現更明顯的梯隊分化。

  總的來說就是白酒股進入了整體預期調整階段,投資者開始逐漸接受高端、次高端整體增速放緩的事實,籌碼將進一步分散,競爭分化會加劇。

  機會會出現在哪里?

  其實一直以來白酒股的穩健性和防御性是各個板塊中比較好的,歷史上也較少出現像此次這么大幅度的回撤。所以悲觀情緒釋放之后,優質公司布局良機可能會出現。

  目前看,白酒市場高端酒市場快速擴容的機遇難顯,次高端短期擴容不再、內部競爭加劇。不過次高端酒企短期雖整體難以擴容,但部分酒企獲得相對快速的增長。

  比如洋河股份三季報顯示,2018年前三季度營收209.65億元,增長24.22%,凈利潤70.39億元,增長26.1%。其中第三季度營收64.2億,凈利潤20.3億,增速均超過20%,其中高端產品成為重要支撐。

  朱偉曾透露說,“夢之藍今年三季度的增幅比上半年又有提升。其中,夢6的增長速度高于夢3,夢9的速度高于夢6。而1-9月份,夢9銷售幾乎是去年同期五倍。”

  重點是洋河從今年7月1日起還同時上調海之藍、天之藍、夢之藍三大核心單品的出廠價及終端供貨價。

  就是在這種情況下洋河的夢系列還是有比較突出的表現。

  而對于增長背后的原因,洋河方面透露:“除了品質基礎、文化根基和品牌形象之外,還有良好的價格管理。過去一年多時間,在江蘇成熟市場上,夢3每瓶漲價60塊錢,夢6每瓶漲價100塊錢,這樣一種相對比較成熟的產品,能在這么短時間、這么大幅度的進行價格提升,背后是我們價格管理的決心,也是我們將來要實現夢3占位500塊錢以上,夢6占位800塊錢以上,夢9占位1500塊錢以上目標的具體落地。”

  中金公司就指出,“洋河已經找到通過聚焦單一品牌帶動公司營收穩健增長的盈利模式。夢之藍覆蓋300-1000元價位,產品豐富、定價豐滿,可一定程度上規避與茅臺五糧液的直接競爭。通過結構調整,產品戰略聚焦夢之藍,現在夢之藍已經成為公司營收持續高增長的帶動者。預期 2018 年夢之藍營收可同比增長63%到72億元,占比總營收29%,并在2019年成為超過百億營收的大單品,占比總營收達到36%。” 

  除了價格管理戰略,洋河也未雨綢繆提前布局,洋河所在的江蘇省白酒消費水平較高,近兩年消費升級表現明顯,省內白酒主流消費價格帶向300元以上升級,作為省內龍頭酒企,洋河受益顯著。

  除了本省市場洋河還積極開拓新江蘇戰略,深度全國化步步為營。洋河2018年省外達標新江蘇市場已近500個,海天夢梯次產品組合三者合力,銷售規模持續上臺階。不僅在地產酒弱的河南、山東順風順水,在地產酒強省安徽、湖北、江西、河北都已是10億級。

  平安證券更是指出,當前仍看不到新江蘇戰略疲軟的任何跡象。

  短期來看,洋河具備優勢品牌,而且是身處經濟向好、消費持續升級的省份,后期能否在這場調整中搶得先機還要拭目以待。

  (本文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投資有風險,理財需謹慎。)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花样冰刀和冰球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