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6億人撐起萬億商機: 中企印尼“試金”

  林潔琛

  穿梭在印尼首都雅加達的街道,仿佛置身中國二三線城市街頭,遍地的摩托車,隨處可見的施工現場,交通樞紐周圍成片聚集的摩的小哥,他們緊盯手機屏幕,等待生意接單。隨處可見的年輕人,他們衣著鮮亮,一邊低頭擺弄著手機,一邊戴著耳機享受音樂。

  這里是世界最“堵”的地方,這里遍地都是年輕人——這是印尼雅加達留給每一位到訪者的深刻印象。

  正因為如此,在國際投資者眼里,印尼是遍地黃金的勃勃生機之地。

  印尼投資協調委員會(BKPM)提供的數據顯示,2017年,僅是商業領域,在印尼的投資總額就達692.8兆印尼盾(約合478億美元)(不計入石油、天然氣、金融部門),同比增長13.1%,其中,外國直接投資增長8.5%。印尼投資協調委員會預計,2018年在印尼的投資總額將達到765兆印尼盾(約合528億美元)。

  城市擁擠、交通不暢,島嶼遍布、物流受阻,消費潛力巨大、金融滲透率低,印尼的痛點恰恰意味著無限的商機,基建設施、健康食品、電子商務、金融科技、消費信貸、電子支付,巨大的市場空間正吸引著已經具備豐富經驗的中資企業。2017年,中國躍居印尼第二大投資國,并連續七年成為印尼最大的貿易伙伴。

  “一帶一路”倡議再次催生了中資企業的出海愿望,印尼,成為最熱的投資地之一。

  近日,沿著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第一財經跟隨大華銀行(UnitedOverseasBank,UOB)探訪印尼雅加達,感受這里的商機與挑戰。

  世界第一“堵”與遍地年輕人的生意

  位于東南亞的中心地帶,印尼被稱為“千島之國”,17000座島嶼,東西橫跨3000英里,石油、天然氣、橡膠、錫礦、木材,豐富的礦產資源、自然資源,產量全球居前。

  印尼有2.66億人口,東南亞人口最多的國家,占到東盟6.5億人口的2/5,平均年齡29歲,20~65歲人口占比超過60%。其中,中產階級接近9000萬,占人口總數的33%。

  2007年~2016年的十年間,印尼GDP年均增長6%,在東盟十國中表現最優。

  年輕化的人口結構、快速壯大的中產階級、持續穩定的高速增長,意味著巨大的消費力量和市場空間,一批又一批尋找商機的國際投資者趨之若鶩。其中,就有眾多的中資企業代表。

  站在位于雅加達中心坦姆林大街的大華銀行大廈46層頂層天臺俯瞰整個雅加達,樓下低矮簡樸的居民房與周圍鶴立雞群的高樓大廈形成鮮明對比。

  強烈的反差意味著市場的成長空間。

  在印尼首都雅加達,740平方公里的城市,超過1000萬人口居住在這里,還有2000萬人口居住在大雅加達地區,這里匯集了印尼的“精華”:大部分的財富、人才和政治精英。

  雅加達街頭,不時可見中國品牌的蹤跡:中資銀行、中餐品牌,手機商城里的vivo、OPPO、華為手機。

  “雅加達遍地都是年輕人。”vivo印尼市場副總經理魏鵬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不無興奮地稱,這無疑為消費類電子產品提供了巨大的市場空間。

  “印尼人積極樂觀,消費觀更偏向于‘及時享受’,消費需求增長很快,并且隨著收入的增長,消費也會持續升級。”魏鵬對記者說。

  基于對印尼市場的深入研究,vivo為印尼消費者定制了人工智能人臉美容和AR貼紙等功能,能夠滿足年輕消費者輕松獨立地拍出時尚、美麗、有趣的照片,提升用戶體驗。

  “印尼消費者可以說是全世界最有信心的消費族群。”蒙牛集團新業務群副總裁羅彥對第一財經記者說,“人口基數大,消費欲望強,年輕人習慣網上消費,是印尼市場的主要特征。”

  大華銀行(印度尼西亞)環球經濟及市場研究部經濟學家陳志堅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表示:“印尼龐大的年輕人群,最終將伴隨著中產階級的崛起,成為消費市場的主力。”

  交通、通信、基建落后印尼痛點成就最大商機

  印尼的摩托車數量讓人瞠目結舌,據說,光是雅加達就有900萬輛摩托車,幾乎每個家庭都用摩托車作為代步工具。坐車穿梭于雅加達擁堵的街道,規模龐大的摩托車隊或擁擠在汽車四周,或浩浩蕩蕩地從身邊駛過,成為雅加達的一道城市風景。

  城市的公共交通不發達,恰恰為基礎設施建設提供了龐大空間。

  陳志堅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印尼缺乏大型聯通性的基礎設施,比如我們需要建設自己的港口,不僅僅是機場,還有海港。”

  由于印尼的道路、港口、發電站等基礎設施落后,印尼企業的運輸成本相對較高,有的可能占到總收入的30%。據媒體報道,印尼全國近50萬公里的通行道路和鐵路交通,只有28.3萬公里是瀝青道路;全國鐵路總里程7000公里;航空運輸雖較為便捷,但機場與市區之間交通建設又較為落后;雖然是海洋之國,印尼的港口建設卻并不先進,港口水深不足,設施落后,350多個運輸港口可停泊遠洋船只的港口僅約130個。

  除此,印尼的通信基礎設施建設較為滯后,網絡覆蓋率較低,移動互聯網普遍停留在2G階段,在印尼探訪過程中,不時會處于網絡信號覆蓋不佳的狀態。

  大華銀行(印度尼西亞)機構銀行部主管劉萊明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介紹稱:“印尼政府制定了一個長期基建計劃(2005~2024年),現在處于第三階段即中期(2014~2019年),2019~2024年即進入第四階段。整個基建計劃總投資額在3300億美元,其中重點投資電力約690億美元、公路建設約510億美元,還有港口和機場、鐵路、供水等基礎設施領域。”

  印尼龐大的基建需求與中資企業早已積累起來的豐富的基建經驗和競爭優勢不謀而合,彼此都具有強大的吸引力。

  在接受采訪時,印尼投資協調委員會主席托馬斯(ThomasLembong)表示:“通過引入中國在專業領域的經驗和資金,以更有競爭力的價格和過硬的質量,建設印尼所需要的基礎設施,對于印尼經濟發展是非常必要的。”

  在通信領域,一大批印尼政府支持的通信基礎設施建設項目陸續招標、開工,對通信系統設備及相關服務產生大量需求,華為、中興通訊等中國大型通信企業已經參與到印尼通信基礎設施建設中。另外,由于印尼電信運營業對外資限制較小,也為中國移動和中國聯通等手機運營商進入當地電信運營市場投資與展業提供了機會。

  隨著印尼手機覆蓋率逐漸提高,高利潤的智能手機市場吸引了眾多中國手機品牌。印尼的智能手機消費族群普遍年輕,消費能力有限,但追求較好的用戶體驗,vivo、中興、華為、OPPO等中資品牌價格適中,外觀、功能優于本土和歐美品牌,在印尼手機市場獨具優勢。

  2015年開始進入印尼市場的vivo手機,每年保持著30%以上的高增長,如今已是印尼第四大手機品牌,特別是中高端手機位居前列。“3年下來,vivo已經在印尼搭建了比較成熟的生產和銷售體系。”魏鵬稱。

  提高貿易自由度,政府搭建朋友圈

  采訪中,羅彥感受頗深:“這幾年,在整個中國和東盟自貿區協定的框架下,中國和印尼的投資便利性和自由度都在不斷提高,印尼政府招商引資的政策和力度也特別大。”

  托馬斯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佐科總統和印尼政府堅定地推進印尼法規的現代化,使這些規則與國際標準一致,并且放寬行政許可,以使整個商業活動更有效率。”

  2018年7月18日,印尼國會通過了《工業4.0預算修正案》,批準年內追加2.57萬億印尼盾(約合1.78億美元)用于推動新型工業化發展。如此,2020年前,印尼有關“工業4.0”的財政支持總規模將翻番,提高至5.31萬億印尼盾(約合3.66億美元)。“印尼工業4.0”由物聯網、大數據、云計算等數字技術和應用所驅動,涵蓋印尼的食品加工、紡織和服裝、汽車、電子、化學五大產業。

  印尼投資協調委員會今年4月的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一季度,印尼外國直接投資額108.9萬億印尼盾(約合75億美元),同比增長12.4%。其中,中國(含內地和香港)投資額合計達12億美元。投資主要集中在房地產、工業區、礦業、機電、電力及水處理。

  采訪中,羅彥透露,蒙牛在印尼的工廠預計將于年內正式開業運營,屆時蒙牛將打造上下游產業配套的鏈式集群,完成全產業鏈的本地化與區域布局。據他介紹,印尼當地市場酸奶滲透率低,乳酸菌市場容量大但品牌單一,蒙牛在產品研發方面的實力可以更快地推動產品的本土化。“當地消費者對于健康食品、營養飲食的需求越來越大,對于乳制品的口味和營養要求也在發生變化,除了提供適合印尼消費需求的產品,我們同時也在做市場培育,包括健康的飲食習慣,例如乳制飲品無糖、少糖等,逐漸培養消費人群。”羅彥稱。

  做年輕人的生意,扶持初創企業

  不過,與旺盛的消費需求并不匹配的是,印尼人少有儲蓄意識和習慣。根據世界銀行的統計,印尼只有37%的成年人擁有銀行賬戶,其中27%有存款,13%有貸款。數據顯示,印尼當地人的平均月收入在1500~2000元人民幣,收入水平相對較低。意外的是,年輕人多,移動互聯網普及,在印尼,金融科技成為一個蓬勃發展的新興行業,并吸引著包括中資企業在內的國際投資者。

  如今,印尼政府正通過扶持初創企業吸引更多外商投資。

  媒體印尼通信與信息部部長魯迪·安塔拉曾表示,印尼通信部將為初創企業和外國風投企業之間搭建合作平臺,使更多初創企業成為資產超過10億美元的“獨角獸”公司。目前該部已經收集了金融科技、農業、教育、食品飲料等領域的44家初創企業作為重點扶持對象。

  當前,印尼已有4家資產超過10億美元的初創企業:網約車應用軟件Go-Jek、旅游預訂網站Traveloka、電商平臺Tokopedia和Bukalapak。

  Lazada是目前東南亞最大的電商平臺,今年3月,阿里巴巴宣布將再向Lazada追加20億美元投資,用于業務擴張。2017年8月,阿里巴巴領投11億美元入股印尼當地最大的電商平臺Tokopedia,由此,阿里巴巴幾乎壟斷了印尼的電商市場,Tokopedia也被稱為“印尼版淘寶”。

  2017年7月,騰訊向印尼網約車軟件Go-Jek投資1億~1.5億美元。Go-Jek是印尼及東南亞共享經濟的領袖,它的摩的服務Go-Ride是印尼最大的移動出行平臺之一。

  京東不僅投資了Go-Jek、Traveloka,還與東南亞大型零售商尚泰集團合資成立了金融科技公司。

  截至目前,印尼電商領域的投資主要來自于中國。

  托馬斯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曾表示,印尼的電子商務行業每年能夠增長20%~25%,這主要歸功于中國的投資者。

  畢馬威報告顯示,在東南亞6億人口中僅有27%的人擁有銀行賬戶,其中多數人,包括事業剛起步的年輕人與小型企業,仍然無法獲得充分的信貸服務。

  2018年4月,大華銀行與品鈦(PINTEC)在新加坡成立合資公司華鈦科技私人有限公司(下稱“華鈦科技”),在東南亞地區進行消費金融領域的業務布局,其中大華銀行持股60%。

  基于市場調研,華鈦科技將在印尼推出新一代智能信貸評估決策解決方案,針對的是提供金融產品的機構,通過非傳統的多維度數據分析,利用人工智能、機器學習、反欺詐算法等技術,在數秒內即可完成個人或企業的信用評估與信貸決策。

  不僅如此,端到端的解決方案還能幫助電商、電信、零售和旅游平臺,定制消費分期等金融產品。

  在印尼的大型商場和手機賣場里,兩三千元的智能手機都可以提供分期消費,不少進駐的手機分期平臺都是中國的金融科技公司。印尼金融科技協會(Aftech)調研報告顯示,截至2017年,印尼共注冊235家金融科技公司,其中支付公司最多,占比39%;借貸類平臺占比32%。除了龐大的市場需求,印尼政府對金融科技采取的沙盒監管模式相對寬松,也是吸引中國金融科技公司的原因之一。

  遍地黃金不好撿:挑戰和問題

  盡管印尼龐大的年輕人口與成長的熱錢帶來了無限商機,但其實包括印尼,整個東南亞、“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都不可避免的存在著一些政治風險、財務風險、突發事件,以及營商環境的變化和適應等,中資企業走出來時都需要重點考量。

  雖然印尼政府致力于改善營商環境,但中資企業仍需要了解,例如,印尼部分地方法律與中央法律存在沖突,外資企業與地方政府簽訂的投資協議是否符合中央法律?印尼部分產業領域對外商投資與展業仍有相關限制,需要滿足中央或地方規定;而不只是印尼,對于新興市場貨幣,在強美元趨勢下,震蕩貶值加劇,投資印尼的匯兌成本風險需要考慮,并做出適當的金融安排。

  企業在充分調研后,一方面需要有的放矢的本地化,另一方面,就是要尋找合適的合作伙伴,與當地合作伙伴一起開拓市場,可以少走彎路,文化理念、執行效率和誠信是中資企業最為看重的。

  2018年初,蒙牛集團與大華銀行的合作拓展到印尼,除了收支、付賬、換匯等日常銀行業務外,大華銀行(印尼)基于對當地文化、政策和語言的了解,為蒙牛提供了實際的操作指導,幫助蒙牛在印尼展業。

  大華銀行在印尼已經有62年的歷史,目前在印尼18個省的30座城市設有178家分支機構,“大華銀行致力于提供全方位的銀行產品和服務,來滿足企業和零售銀行客戶的金融需求。”大華銀行(印度尼西亞)副首席執行官IwanSatawidinata對記者介紹,“除此,大華銀行的外商直接投資(FDI)咨詢部為希望在亞洲開展區域業務的企業提供專門的服務。”

  “在印尼FDI咨詢部,我們有講普通話的人,他們專門來服務中國的投資者,能夠用中文交流印尼的規章、許可,以及中國投資者投資前必須了解的方方面面。”劉萊明說,“我們也越來越關注并幫助企業進行擴張計劃,比如在建筑行業、采礦業、房地產和服務業等領域。”

  在印尼,一些行業才剛剛起步,遍地商機的同時也充滿挑戰,不論如何,這里可以成為中資企業出海最好的試金石。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花样冰刀和冰球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