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資管“重構”下 金融業直面新發展機遇

  每經記者 涂穎浩    實習編輯 廖丹    

  10月30日,由每日經濟新聞主辦的2018中國金融發展論壇在上海舉行。本屆論壇借鑒前幾屆的成功經驗,結合當下資管行業面臨的現狀,將目光聚焦于行業的“重構機遇”。

  南南合作金融中心主席、原銀監會副主席蔡鄂生在演講中指出,應該將資管新規作為一項金融改革來看待,我們的金融發展處在轉軌時期,未來的改革任重而道遠。“供給側改革要根據不同層次的需求來考慮推動什么樣的服務,(要思考)金融體系和經濟體系怎么有機地融合起來,真正做到為供給側改革服務。”他說道。

  中國人民銀行參事、原調查統計司司長、中歐陸家嘴國際金融研究院常務副院長盛松成分享了在金融強監管的背景下,我國貨幣政策出現的一些趨勢變化。盛松成認為,強監管之后,金融風險已經大大下降,防風險要與支持實體經濟動態平衡,引導影子銀行良性發展。

  在圓桌論壇環節,7位來自銀行、保險、財富管理等行業的高管深入探討了大資管行業的“重構”,就財富管理業支持實體經濟、統一規則下創新求變等話題發表真知灼見。論壇現場還發布了《2018中國財富管理市場報告》(以下簡稱《報告》)。

  從金融改革角度理解資管新規

  2017年11月,資管新規征求意見稿出爐,標志著中國金融業步入新的發展時期,史無前例的嚴格監管條款,向外傳達了監管層的指導精神——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攻堅戰”。此后,一系列的監管文件密集下發。對于各個金融子行業而言,資管新規的影響無疑是深遠的。

  就資管新規出臺后,給過去存量資產的管理帶來的矛盾,蔡鄂生表示:“在這種狀態下,我們怎么來做這些事?實際上是要實踐,在實踐的過程當中我們怎么做?銀行怎么思考?證券怎么思考?信托怎么思考?保險怎么思考?包括監管體制,對于整體的資產業務怎么看,要把它作為改革的角度去看。”

  蔡鄂生認為,當前我們的金融發展規模已經很大了,但是質量、效率和整個經濟體制一樣,處在轉軌時期。未來,對于金融體制來講,無論是監管者還是銀行、證券、保險等行業的從業者,改革都任重而道遠。

  金融強監管其一是要金融去杠桿。盛松成表示,金融業去杠桿表現在兩個方面,一個是減少資金在金融體系內的流轉,二是表外融資表內化。

  “躺著賺錢”的年代已經過去

  在統一監管、金融全球一體化的大背景下,服務實體、轉型發展已成為眾多金融機構的使命和愿景。

  在談到今年頻發的債券違約、網貸行業爆雷等信用風險事件時,鉅派財富副總裁梁孝扣表示:“這一系列事件的發生,其實是遲早的,而現階段資管新規的出臺來得剛剛好。”梁孝扣認為,合規的企業以及風控做得比較好的企業,能夠凸顯自己的專長,有一些歷史經驗積累的企業,未來會有更多的機會。每次行業的巨大變化,對于行業及其從業人員都是一次“重塑”,最終一定是有利于行業長久有序發展的。

  凱恩斯裕龍投資董事長劉欲武表示,對于財富管理公司,規范才有生命,監管才可持續。“相對來講,上市公司為什么比較安全,社會公信力比較高?是因為它的高門檻和各種規則。”

  德華安顧人壽總經理助理肖萍認為,資管新規對打破剛兌提出了明確要求,對保險行業是利好。同時,肖萍也指出,保險行業也面臨著挑戰,比如銀行理財產品新規出爐給了保險業同場競爭的機會,倒逼保險業提升投研和專業資產管理的能力。

  《報告》指出,未來,保險資產管理公司將面臨全市場競爭格局,需要其在繼續承擔管理保險母公司資產的基礎上,進一步引進第三方資產,并借鑒國外先進投資理念,創新業務模式,改善資產配置組合,向主動管理和多元化投資發展。

  在華設資產副總裁趙蕾看來,資管新規下,第三方財富管理機構的產品需要作出相應調整,而這種調整應該從客戶的角度出發。“大家都說要提高自己的資產,要有主動資產管理能力,這是一個方面,但是我認為更重要的資產是我們整個平臺上面自己的理財師和客戶,所以我們現在的重點會把更多注意力放到核心客戶身上,以客戶的需求為靶點,把他們的需求作更多的細分和拆解,作更多的定制化梳理。”

  西南財經大學信托與理財研究所所長翟立宏表示:“我國經濟進入提質增效的新時期,金融機構快速擴張的發展模式不復存在,金融業發展既需要適應新的外部宏觀環境,又需要梳理新的內部競合關系,不論是體量最大的銀行,還是信托、證券、基金等非銀金融機構,都在挖掘自身潛力,尋找新的業務增長點。”

  嚴監管下行業直面新發展機遇

  資管新規下,銀行理財、信托公司、基金行業、券商資管等金融業都將迎來革新。

  《報告》提到,未來,銀行理財將進一步鞏固客戶與渠道優勢,在投資、產品等各個環節重塑理財管理能力。在投資端,重點提升固定收益產品主動管理能力,并依靠FOF/MOM模式優化委外投資。在產品端,建設完善產品體系,在凈值產品設計上更加貼合客戶需求,以低風險低波動產品設計輔助投資者教育,實現凈值轉型軟著陸。

  在監管環境趨嚴的背景下,信托公司需要提高主動管理能力,加強風險控制,并依據自身比較優勢,向細分領域縱向發展,探索各類創新業務,不斷豐富信托產品體系以滿足投資者多元化的投資需求和促進自身不斷向前發展。

  未來,基金產品線不斷豐富,FOF/ MOM模式開始進駐市場;基金國際化進程加速,“走出去、引進來”雙重道路發展,豐富資金來源、拓寬投資渠道;行業業態發生轉變,“頭部效應”明顯,兩極分化局面顯現,大型機構依靠自身綜合實力,更能贏取投資者的青睞。

  券商資管需發揮自身全業務鏈平臺優勢,在資產端提升投資能力,在資金端拓寬渠道資源,在產品端強化創新能力。此外,還需因地制宜,結合自身戰略定位及業務特色,為資管業務劃分合理的業務半徑,制定長期發展戰略。

  金融從業者們將如何看待新形勢下的發展機遇?在大唐財富聯席總裁任杰看來,風險出清意味著機會。他表示:“首先,降杠桿、經濟放緩的大環境有利于經濟體的可持續健康發展;第二,從財富管理行業來看,高凈值客戶的私人財富增長還是比較快的;第三,從客戶的需求角度來講,也更需要專業機構的建議。”

  在資產端方面,趙蕾認為未來的機會還是在股權。“我們可能會和一些比較好的股權管理人進行合作,可能這些項目還是比較小而美的,搭配在平臺上,跟我們的核心資產形成互補。”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花样冰刀和冰球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