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管回歸本源 機構謀求產品創新、革新服務、合作共贏

  每經記者 冷輝    實習編輯 廖丹    

  近十年以來,大資管行業飛速發展。截至目前,包括銀行理財、保險資管、券商資管、公募基金、私募基金、信托等在內的大資管行業規模高達百萬億元。行業的野蠻生長也給金融市場帶來了諸多風險,風險隨著資金在金融體系的空轉、資管產品的層層嵌套不斷擴散,實體經濟的艱難和金融的異常繁榮形成鮮明對比,大資管行業回歸為實體經濟服務,回歸到受人之托、代客理財的初心緊迫而重要。

  隨著今年4月《關于規范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資管新規”)的正式發布,大資管行業迎來了統一的監管規則。此后,銀信類業務、商業銀行理財業務及設立商業銀行理財子公司、證券期貨經營機構私募資產管理業務、私募投資基金備案等諸多方面,也都陸續下發了資管新規在各領域內的配套細則。

  與監管層的政策發布相對應,資管業也亟待回歸本源。金融去杠桿成為了其中一環,防風險尤其是防范化解金融風險成了一大任務。

  10月30日,在由每日經濟新聞主辦的2018中國金融發展論壇上,福盈資產董事長周志毅、凱恩斯裕龍投資董事長劉欲武、大唐財富聯席總裁任杰、鉅派財富副總裁梁孝扣等嘉賓從財富管理行業出發,交流了各自對于市場環境變化的認識,也在行業資金端重構、財富管理業統一規則下,財富管理機構應該如何創新求變方面分享了各自的觀點和看法。

  風險出清有利于行業發展

  今年以來,信用風險事件頻發,資本市場波動明顯,以二級市場股票、一級市場股權等為主的權益類資產價格有所回落。

  在本次論壇活動第二場圓桌討論環節,鉅派財富副總裁梁孝扣在談到今年頻發的債券違約、網貸行業爆雷等信用風險事件時表示:“這一系列事件的發生,其實遲早會出現,而現階段資管新規的出臺來得剛剛好。”

  梁孝扣表示,過去10年當中,從很多人在銷售環節的表現以及很多企業在財富管理領域的運營模式來看,其實是難以為繼的,“躺著賺錢”的年代已經過去了。現階段,如果企業還有資金池,還存在合規不嚴或風控不嚴,或者過度營銷等情況,將來都會面臨比較大的挑戰。

  對于財富管理公司,合規才是企業的生命線。凱恩斯裕龍投資董事長劉欲武在論壇上說道:“相對來講,上市公司為什么能夠比較安全?社會公信力比較高?是因為它的高門檻,它一大堆各種各樣的規矩,你不敢隨便亂來。我堅信規范才有生命,監管才可持續,這是我發起投資財富管理公司時講的第一句話。”

  梁孝扣也認為,合規的企業以及風控做得比較好的企業,能夠凸顯自己的專長,有一些歷史經驗積累的企業,未來會有更多的機會。對于客戶以及行業內的企業和從業者來說,頻發的風險事件,也會提醒大家忘記過去的紅火時代,不管是做金融還是做投資,都要注重風險控制。每次行業的巨大變化,包括資管新規政策的出臺,對于行業及其從業人員都是一次重塑,最終一定是有利于行業長久有序發展的。

  大唐財富聯席總裁任杰則指出,今年以來,第三方財富管理行業一些負面事件的出現,是融資行為下的風險重新定價,從資金端來看,風險的出清有利于行業發展。

  資管轉型孕育新的機遇

  而風險的出清也意味著機會。任杰表示:“首先,降杠桿、經濟放緩的大環境有利于經濟轉型的可持續健康發展;第二,從財富管理行業來看,高凈值客戶的私人財富增長還是比較快的;第三,從客戶的需求角度來講,也需要專業機構的建議。”

  福盈資產董事長周志毅也就當下資管新規環境下,財富管理公司如何尋求機遇發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認為,在當前資本環境下,存在兩種機遇,企業應抓住機遇,尋求創新,結合自身優勢為客戶創造更多投資機會。

  周志毅進一步分析,第一個機遇是資管新規出來了以后,我們面臨著很多合作伙伴的機構調整,有很多的國企、央企、大機構的合作投資公司需要具有資管能力的金融機構展開聯合合作,因為對于他們來說,銀行的資金鏈出現了問題,他們更多需要進行社會融資。我們現在跟很多央企、國企聯合發基金,至少說明了我們有機會和大型企業一起合作,而且可以拿到比較好的優質資產,這是現在大環境之下的機遇。

  對于第二個機遇,他認為不良資產的大量出現對資產管理公司反而是一種機遇。他表示:“現在隨著整個經濟環境的縮減,市場上缺錢,不過也暴露出來了一些很優質的資產,其價格相對具有優勢。”

  在現階段社會經濟背景下,劉欲武認為投資重點應放在一些新動力產業上:“比如說AI人工智能,大數據現在也發展得非常快,還有文化、音樂、互聯網的一些企業。”

  劉欲武認為,這些新興產業,包括新能源汽車產業等,如果由一個新興的創新公司來做的話,風險可能比較大,但如果跟一些實力很強的企業去合作,資產的安全性就會比較高。展望未來的情況,劉欲武表示,還是會側重于和比較知名、有實力的公司共同發起成立基金,一起去做。

  財富管理機構創新求變

  當前,資管行業亟須轉型,以期適應市場環境的風云變幻、匹配投資人不斷升級的需求,提供多種多樣的客戶服務。

  在產品設計方面,任杰認為,怎么把這些合適的資產提供給客戶,這幾年的創新一直在演變。在服務形式上,比如說行業有定制化產品和服務,能按照客戶目標的風險收益期限,對于現金流的要求,提供個性化設計的資產組合,只要資金量達到一定的標準就可以。

  “還有一個是反向詢價,很多客戶可能會直接告訴管理人說,喜歡一個什么樣的標的,那作為管理人要做的事情就是去市場上找到這種標的和愿意出讓標的的一方,然后拿到一個最好的交易價格,這是提供服務的一種方式。”任杰說道,“目前是資金的買方市場,財富管理機構確實要創新求變,因勢而變、順勢而為,做一些服務的創新和水平的提升。”

  現階段資產環境下,周志毅認為資管公司應從客戶結構端和產品投向上求變。“金融實際上可以稱之為‘游牧民族’,不同的年份有不同的資產,不同的時代有不同的主題,所以沒有一樣資產是永久不變可以賺錢的,需要不斷學習和創新,尋找新的投資標的。”

  提供多樣化資產配置

  在劉欲武看來,海外資產配置也是一個很重要的板塊。他表示:“現在,不少投資人都有相當一部分的資產是海外資產,也需要管理,這會催生規模可觀的需求。”

  劉欲武補充道:“現在這些資產急需專業的機構來打理,我們也正在考慮跟一些大的資產管理公司合資成立不良資產處理板塊,包括引進海外的資金。打通雙向通道,一方面,境內的資金可以做海外資產配置;另一方面,海外的資金也有很多想要來中國發展。”

  劉欲武坦言,將會更加關注在國內發展較好、在海內外上市的企業。

  梁孝扣也表示,整體上來說,還是要給客戶更多的資源配置。以前在這個行業,很多理財師可能做的只是一種營銷工作,但實際上理財師應該上升到財富顧問的角色。從財富管理機構方面來說,隨著客戶需求的多樣化,也需要提供多樣化的資產配置。

  梁孝扣提到,未來在產品的配置比例上,可能也會有所變化。比如,目前股市的整體上升的空間,遠比風險來得更高一些,今后財富管理機構可能會加大在股權投資以及二級市場的產品配置。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花样冰刀和冰球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