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貶值重創航司 三季報盈利水平進一步分化

  陳姍姍

  [業績的普遍下滑,與油價的上漲和人民幣的持續貶值不無關系。由于訂購的飛機主要以美元支付,國內航空公司此前積累了大量的美元負債,而人民幣貶值意味著賬面錄得匯兌損失]

  隨著所有航空上市公司都已公布三季報,人民幣貶值對航空公司業績的“重創”也進一步顯現。

  第一財經記者梳理7家上市航空公司的三季報發現,今年前三季度,受油價上漲、人民幣貶值等影響,大多數航空公司的盈利同比下滑,其中海航控股的下滑幅度最大。

  不過,吉祥航空和春秋航空的盈利逆勢同比提升。盡管航空公司業績好壞有很大一部分“靠天吃飯”的因素,但具體到不同的航空公司,還是展現出了越來越大的盈利能力差別。

  人民幣貶值影響幾何

  在7家上市航空公司中,三大國有航空前三季度均錄得業績同比下滑,其中中國國航凈利潤69.37億元,同比下滑16.2%;東方航空凈利潤44.9億元,同比下滑43.27%;南方航空凈利潤41.75億元,同比下滑40.78%。

  業績下滑幅度最大的是海航控股,前三季度凈利潤7.29億元,同比下滑73.57%,今年剛剛上市的華夏航空凈利潤1.98億元,同比下滑38.58%。

  在記者梳理的7家公司中,基地位于上海的兩家民營航空公司春秋航空和吉祥航空的盈利逆勢同比提升。其中春秋航空凈利潤14.12億元,同比增長18.89%,吉祥航空凈利潤14.34億元,同比增長15.32%。

  業績的普遍下滑,與油價的上漲和人民幣的持續貶值不無關系。

  由于訂購的飛機主要以美元支付,國內航空公司此前積累了大量的美元負債,而人民幣貶值意味著賬面錄得匯兌損失。

  盡管從去年開始,所有上市航空公司都在調減美元債務占比,但從三季報的公布來看,人民幣貶值帶來的匯兌損失依然對不少航空公司的業績帶來重大影響。

  比如中國國航和海南航空就表示財務費用分別同比增加6717.02%和109.38%,原因都是匯兌凈損失較上年同期增加;東方航空前三季度匯兌損失21.57億人民幣,上年同期則實現匯兌收益12.98億元;南方航空前三季度匯兌損失20.08億元,上年同期則匯兌收益12.48億元。

  不過,春秋航空和吉祥航空的財務費用則都是同比下降的趨勢,其中春秋航空表示人民幣貶值帶來的匯兌損失已經基本由美元資產對沖。而吉祥航空董事長王均金近日接受第一財經記者獨家專訪時也透露,從去年開始就在著手調整美元債務占比,目前人民幣負債已從45%增加到了70%以上。

  盈利水平差距進一步拉大

  與2017年年報和2018年半年報相比,幾家上市航空公司的盈利水平差距則是越來越大。

  從營業收入來看,上市航空公司中的南方航空、中國國航、東方航空排在前三位,這與三家機隊規模的大小排列順序是完全一致的。

  不過從凈利潤來看,三大航的排名就發生了變化,分別是國航、東航、南航,這個排名與剔除規模效應后更能反映三家盈利能力的收入利潤率排名也是一致的。

  記者計算了幾家航司的收入利潤率,國航為6.74%,東航為5.11%,南航為3.83%,而海航只有1.98%。

  相比而言,華夏航空的收入利潤率達到了6.32%,而春秋航空和吉祥航空的收入利潤率則分別高達13.87%和12.9%,也給兩家航司投資東航和南航提供了底氣。

  在前幾個月公布半年報業績的同時,國航、東航、南航、海航、吉祥也曾透露各自旗下眾多控股子公司的業績,記者也對多家航司分拆子公司的收入利潤率進行過排名,其中,收入利潤率排名前兩位的中聯航和春秋航空都是低成本航空公司。

  隨著燃油價格的不斷上漲,傳統航空公司也都在想方設法降低成本,提高效率。

  比如國航就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引入“機隊優化運營”計劃,主要目的就是為了提高整個機隊運行效率,今年上半年公司機隊引進速度放緩,收入卻實現了兩位數增長(過去六年都是個位數增長),就是因為機隊運行效率的提高。

  東航也通過工作流程的優化努力降低各個業務板塊的成本,今年上半年的人機比同比下降了5.2%,人均貢獻收入卻提高了8.4%。

  “我們要做的就是成本足夠低的同時,保證我們的效率足夠高,客戶的價值回報感受比別的航司高,這樣才能有更持續的增長。”王均金指出。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花样冰刀和冰球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