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破冰香港证监会发布数字货币资产新规 未来或向交易所颁发牌照

11月1日香港证监会发布了针对虚拟资产的新规要求超过10%资产规模AUM)属虚拟资产的基金仅可针对专业投资者销售任何投资虚拟资产的基金和经纪机构均需要向证监注册

新规要求管理完全投资于不构成"证券"或"期货合约"的虚拟资产的基金并在香港分销该等基金的公司就管理"证券"及或"期货合约"的投资组合而领有或须申领第9类受规管活动提供资产管理的牌照的公司都将须受证监会的监察

证监会认为在概念性框架下的监管方针如得到落实可为该等有能力并愿意依循严格标准与作业手法的平台营运者提供一个合规途径并可将持有牌照与不打算申领牌照的营运者区分

并且证监会将与那些有意并已证明其致力依循应达到的严格标准的虚拟资产交易平台营运者合作将它们纳入证监会监管沙盒并在监管验证可行性后向交易所颁发牌照

以下为香港证监会虚拟货币监管规定原?#27169;?

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证监会关注到投资者对于透过基金及香港的无牌交易平台营运者接触虚拟资产的兴趣愈来愈大证监会识别到投资虚拟资产所引起的重大风险并于下文载述为应对有关风险证监会现正就虚拟资产投资组合管理公司及基金分销商应达到的监管标准发出指引同?#24065;?#27491;在探索有关可能规管虚拟资产交易平台营运者的概念性框架

背景

科技正在改变金融业的面貌分布式分类帐技术提供一个以不记名的方式数码化地记录虚拟资产拥有权的途径并有助促进点对点交易虚拟资产?#19988;?#25968;码形式来表达价值亦称作加密货币加密资产或数码代币这类资产的特点是具备不同形态并不断演变意味着它们既可以是或声称是一?#25351;?#27454;方法亦可令代币持有人有权获得现在或日后的盈利或让其获得某产品或服务或同时兼具上述任何功能

自从最广为人知的数码代币比特币Bitcoin于2008年面世后全球公众对虚拟资产的兴趣?#23545;?#27604;特币与其他数码代币的市值在2018年1月初创下高峰估计超过8,000亿美元1目前有超过2,000种不同的数码代币在世界各地买卖估计总市值超过2,000亿美元虽然数码代币的合计市值与高峰时相比已大幅下跌但仍有很大的成交量此外市场对投资虚拟资产的基金的需求亦不断增长

纵使虚拟资产未有为金融稳定性带来重大风险2但证券监管机构之间的广泛共识是虚拟资产在投资者保障方面造成重大风险视乎监管权力范围有关活动的规模及它们对投资者利益的影响?#32422;?#34394;拟资产是否被当作为适宜加以规管的金融产品各司法管辖区对这些风险的监管对策各有不同

在香港的现有监管制?#35748;n?#20551;如涉及的虚拟资产不属于"证券"或"期货合约"或同等金融工具的法律定义范围其市场便可能不受证监会监察因此若投资者经不受规管的交易平台买卖虚拟资产或投资由不受规管的投资组合管理公司所管理的虚拟资产投资组合便不会享有根据证券及期货条例所提供的保障例如确保稳妥保管资产及市场公平和开放的规定假如平台营运者及投资组合管理公司不受规管其?#23454;?#20154;选资格包括其财务稳健性和胜任能力便未经评核而其操作亦不受任何监察

与投资虚拟资产相关的风险

虚拟资产对投资者造成重大风险当中部分?#19988;?#34394;拟资产本身的固有性质与特点所致而另一部分则源自虚拟资产交易平台或投资组合管理公司的营运

估值波动?#32422;?#27969;通性

虚拟资产一般欠缺实体资产支持或政府担保亦不具实际价值目前某些虚拟资产类别并没有普遍接纳的估值原则二级市场上的价格会因供求而受到影响及具有短暂和波动的性质如果虚拟资产的资金池规模细而零散投资者所面对的波动性便可能进一步扩大

会计及审计

在会?#39057;?#19987;业范畴内并无协订标准与行业惯例?#24471;?#26680;数师应以何种方式进行保证程序从而就虚拟资产是否确实存在及其拥有权取得足够的审计证据及确定估值的合理性

网络保?#24067;?#31283;妥保管资产

交易平台营运者及投资组合管理公司可能将客户资产存放在线上钱包内?#21019;?#20110;有互联网介面的网上环境而线上钱包容?#36164;?#40657;客入侵网络攻击导致黑客入侵虚拟资产交易平台及虚拟资产遭盗取的情况普遍受害人可能难以向黑客或交易平台追讨损失其金额可高达数亿美元

鉴于可供选择的合资格保管人解决方案有限虚拟资产基金面对独有的挑战而可供选择的解决方案亦可能并非完全有效

市场廉洁稳健

与受规管的股票交易所不同虚拟资产的市场仍处于萌芽阶段及并非在一?#36164;?#35748;可及具?#35813;?#24230;的规则下运作运作中断市场操纵及违规活动时有发生而这些情况均会造成投资者损失

洗钱及恐怖分子资金筹集风险

虚拟资产一般以不记名方式买卖或持有尤其是?#24066;?#27861;定货币与虚拟资产?#19968;?#30340;平台在本质上出现洗钱及恐怖分子资金筹集活动的风险较高假如涉及刑事活动投资者便可能因执法行动而无法取回投资

利益冲突

虚拟资产交易平台营运者可能同时担当客户的代理人及主事人虚拟资产交易平台像传统交易所另类交易系统或证券经纪商那样可利便虚拟资产的首次分销如首?#26410;?#24065;发行及或二级市场交易若这些营运者不在任何监管机构的监察范围内利益冲突便难以被侦测监察及管理

欺诈

虚拟资产可能被用作为欺诈投资者的手段虚拟资产交易平台营运者或投资组合管理公司在?#24066;?#34394;拟资产在其平台?#19979;?#21334;或为其投资组合投资虚拟资产之前可能未进行足够的产品尽职审查结果投资者可能成为欺诈的受害者并损失其投资

现有监管制度

证监会已发出多份通函澄清有关虚拟资产的监管立场3若虚拟资产属于"证券"或"期货合约"的定义范围则该等产品和相关活动便可能属于证监会的监管范围证监会亦在日期为2018年6月1日的通函4内提醒中介人假如它们有意提供涉及加密资产的交易和资产管理服务便须遵守证券及期货(发牌及注册)(资料)规则下的通知规定

证监会已针对在进行与虚拟资产相关的活动时可能违反证监会的规则及规例者采取一?#30423;行?#21160;包括提供监管指引发出警告信和合规函?#32422;安?#21462;监管行动5

然而许多虚拟资产并不构成"证券"或"期货合约"此外管理只投资于不构成"证券"或"期货合约"的虚拟资产的基金不算是证券及期货条例所?#35813;?#30340;"受规管活动"同样地仅就不属于"证券"的定义范围的虚拟资产提供交易服务的平台营运者亦不受证监会规管尽管上文所述假如公司从事分销那些投资于虚拟资产的基金则无论该等资产是否构成"证券"或"期货合约"它们均须获证监会发牌或向证监会注册

I. 针对虚拟资产投资组合管理公司及基金分销商的监管方针

证监会在应用监管权力时若根据传统做法将金融产品归类为"证券"或"期货合约"将导致许多虚拟资产的投资者得不到保障证监会决定采取一个成功机会较高的做法以便将绝大部分的虚拟资产投资组合管理活动纳入其监管范围内下文概述有关监管框架的关键原则及监管标准

(a) 虚拟资产投资组合管理公司

(i) 监察范围

以下类别的虚拟资产投资组合管理公司将须受证监会的监察

o 管理完全投资于不构成"证券"或"期货合约"的虚拟资产的基金并在香港分销该等基金的公司

o 这类公司由于在香港分销这些基金故一般须领有第1类受规管活动证券交易的牌照证监会亦会对管理这些基金的活动施加发牌条件藉此进行监察及

o 就管理"证券"及或"期货合约"的投资组合而领有或须申领第9类受规管活动提供资产管理的牌照的公司

o 如这类公司亦管理完全或部分受最?#25237;?#35905;免规定6所限投资于并不构成"证券"或"期货合约"的虚拟资产的投资组合则证监会亦将透过施加发牌条件对有关的管理工作进行监察

(ii) 监管标准

为了向投资者提供更佳保障证监会认为如持牌的投资组合管理公司有意投资虚拟资产即使它们所管理的投资组合或投资组合中的某些部分完全或部分投资于虚拟资产不论这些虚拟资产是否构成"证券"或"期货合约"7它们都应遵守基本上相同的监管规定8

为此证监会已制订一套标准条款及条件条款及条件当中包含现有规定的重点条?#27169;?#24182;已按需要对该等条文进行修?#27169;?#20197;便更有效地应对虚拟资产的相关风险举例?#25285;?#21482;有符合证券及期货条例定义的专业投资者才应获?#24066;?#25237;资任何虚拟资产投资组合受最?#25237;?#35905;免规定所限该等条款及条件?#19988;?#21407;则为本的因此一般应适宜作为发牌条件施加于虚拟资产投资组合管理公司但可能须视乎个别管理公司的业务模式作出轻微修改及?#24471;?#37096;分的主要条款及条件载于本声明附录1?#35270;?#20110;管理虚拟资产投资组合的持牌法团的监管标准

(iii) 发牌程序

如牌照申请人及持牌法团现正管理或计划管理一个或多于一个投资于虚拟资产的投资组合便须知会证监会9证监会知悉有关情况后首先会寻求了解该公司的业务活动若该公司看来有能力符合应达到的监管标准时便会获提供该等建议的条款及条件如适合而证监会将会与该公司商讨及基于其特定业务模式进行修?#27169;?#30830;保建议的条款及条件是合理和?#23454;?#30340;

如牌照申请人不同意遵守建议的条款及条件其牌照申请将会被拒同样地如现有的持牌法团拥有虚拟资产投资组合而不同意遵守建议的条款及条件便须于合理时间内将这些投资组合内的虚拟资产交易平仓

建议的条款及条件在获得牌照申请人或持牌法团的同意后便会作为发牌条件予以施加

持牌法团若未能遵守发牌条件的话很可能会被视为干犯了证券及期货条例所指的失当行为这将对其?#23454;?#20154;选资格构成负面影响并可能导致证监会采取监管行动

(b) 虚拟资产基金分销商

在香港分销完全或部分投资于虚拟资产的基金的公司将须领有第1类受规管活动证券交易的牌照或注册因此这类公司在分销这些基金时须符合现有规定包括提供?#23454;?#24314;议的责任鉴于对投资者构成重大风险故证监会在于2018年11月1日发表的致中介人的通函分销虚拟资产基金内就于分销虚拟资产基金时应达到的标准与作业手法提供进一?#34903;?#24341;

在这个安排下在香港可供选择的虚拟资产基金若本身尚未由第I(a)(i)部分提述的该等公司所管理则这些基金仍将会由第I(b)部分提述的公司分销而这些公司全部均受证监会的监察这样不论是管理还是分销这些基金都总会受证监会规管

II. 探索对平台营运者作出监管

另一方面证监会亦于本声明阐述有关可能监管虚拟资产交易平台的概念性框架以期探索是否适?#21496;?#34394;拟资产交易平台作出规管并在探索阶段后作出结论若证监会拟就任何虚拟资产交易平台发牌则建议针对虚拟资产交易平台营运者的操守监管标准应与该等?#35270;?#20110;现有的自动化交易服务持牌供应商的标准相若

证监会认为在概念性框架下的监管方针如得到落实可为该等有能力并愿意依循严格标准与作业手法的平台营运者提供一个合规途径并可将持有牌照与不打算申领牌照的营运者区分

部分全球最大的虚拟资产交易平台被看来在香港经营但却不属于证监会10及任何其他监管机构的监管范围鉴于投资者保障问题严重及考虑到国际发展证监会认为有需要严肃全面地探索应否及如应该的话和如何根据现有权力规管虚拟资产交易平台

为了对这个概念性框架进行具意义的研究证监会将与那些有意并已证明其致力依循应达到的严格标准的虚拟资产交易平台营运者合作方法是将它们纳入证监会监管沙盒11

在初步探索阶段证监会将不会向平台营运者发牌相反会与平台营运者?#33268;?#24212;达到的监管标准并就这些标准观察虚拟资产交易平台的真实运作情况证监会亦会考虑其建议的监管规定在处理风险及提供?#23454;?#30340;投资者保障方面的成效并基于这些平台在沙盒的表现严谨地考虑虚拟资产交易平台实际上是否适宜受证监会规管将予考虑的因素包括建议的概念性框架是否足够及有效遵守条款及条件的能力投资者利益?#32422;?#26412;地市场和国际监管发展

鉴于平台营运者的相关技术或业务模式的固有特点证监会最终可能会认为所涉及的风险无法于其所建议的标准下妥善处理及不能确保投资者得到保障在此情况下证监会可能决定平台营运者不应受到证监会的规管举例?#25285;?#30001;于虚拟资产的相关技术区块链具备不记名的这个关键特点证监会现阶段并不肯定平台营运者能否满足应达到的打击洗钱标准证监会亦须考虑整个虚拟资产行业的迅速演变?#32422;?#22269;际监管发展包括国际证券事务监察委员会组织国际证监会组织所进行的工作这个探索阶段对于证监会来说十分重要以供本会了解平台营运者的实际操作情况而厘定这些平台是否适宜加以规管假如证监会在此阶段结束时作出正面的判断才会考虑向合资格的平台营运者批给牌照为免公众对平台营运者的监管状态有所混淆在现阶段沙盒申请人的身分及有关的商讨细节将会保密

如证监会向合资格平台营运者批给牌照便会施加?#23454;?#30340;发牌条件而该营运者将进入沙盒的下一阶段这通常意味着营运者须更频繁地作出汇报受到监察和受到审查以便它们能藉着证监会的密切监督制定严格的内部监控措施及处理因进行业务而引起的任何证监会关注事项证监会亦可在该等营运者于沙?#24615;?#20316;时透过与它们的紧密沟通进一步考虑或?#32435;破?#35268;管及监察方针经过至少12个月后虚拟资产交易平台营运者可向证监会申请移除12或修改部分发牌条件及退出沙盒在这阶段施加的发牌条件与条款及条件将会如常公开

有关概念性框架的详情载于附录2可能规管虚拟资产交易平台营运者的概念性框架

证监会将会留意虚拟资产的相关活动的发展并可能在?#23454;?#26102;候发出进一?#34903;?#24341;

市场参与者如有任何疑问请与金融科技联络办事处[email protected]联络

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

特色专栏

?#35753;?#25512;荐
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