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力永磁蔡報貴:從高校教師到創業家,他帶領企業實現稀土產業鏈垂直整合

  改革開放大潮奔騰40年,涌現出無數心懷天下、目光高遠的創業者。他們來自社會各行各業,懷抱實業立國的夢想,開創全新事業。其中有那么一群人,出身遠離塵囂的高校象牙塔,卻“學而優則商”,憑借過人的眼光和魄力,勇立潮頭,為社會創造經濟效益的同時,實現自我價值。

  金力永磁董事長兼總經理蔡報貴,就是其中的杰出代表。自南昌大學化學工程系精細化工專業畢業后,蔡報貴曾短暫從教,但很快便下海歷練。時至今日,蔡報貴與另外兩位聯合創始人李忻農、胡志濱共同創立的金力永磁,已經成為國內高性能釹鐵硼永磁材料領先供應商,前不久在A股IPO審核中成功過會。

  ▲ 金力永磁董事長兼總經理蔡報貴接受全景網專訪

  從一名居江湖之遠的高校教師,到一位帶領高新技術企業進入資本市場的創業家,蔡報貴如何一步步實現華麗轉身?

  從高校到產業 從江西到珠三角

  從外形來看,蔡報貴文質彬彬、一派儒商氣質。回顧大學畢業、南下廣東、后又折返江西的奮斗歷程,他云淡風輕地總結為“創業艱難百戰多”,話語間流露出富于前瞻的眼界和鎮定的魄力。

  回首來路,蔡報貴的選擇與時代洪流緊密地聯系在一起。20世紀90年代上半葉,改革的春潮滾滾涌動,偉人的講話激動人心。1994年,受鄧小平同志南巡講話鼓舞的蔡報貴決定放棄穩定的前景,辭去就任不到一年的南昌大學教職,前往改革開放的前沿——廣東發展。

  在當時的珠三角,盛行“三來一補”的經濟模式。眾多外資企業抓住了改革開放帶來的機會,利用優厚的政策待遇,在東莞設廠經營。蔡報貴回憶,當年處于港資企業的“黃金年代”,他加入的塑膠制品公司發展非常快,幾乎每年都能實現100%的增長。

  在1994年到2002年的8年間,作為工程師、生產經理和廠務會秘書,蔡報貴在東莞加工制造業的生產、管理一線接受了充分的鍛煉。隨著公司高速發展,他管理的生產部門規模也從最初的100多人,快速發展到五六千人。

  從打工到創業 從東莞到贛州

  在港資企業的職業經理人經歷,給蔡報貴的生活帶來了巨大的變化。由于薪資優厚,早在1994年,蔡報貴從廣東回江西老家的交通方式就升級為飛機轉乘出租車了;進入新千年,身處理念先進的港資企業,作為高級白領,享受優越的待遇,在東莞擁有住房、汽車,可以說達到無數上班族夢寐以求的狀態。

  然而,穩中有升的職業生涯并不能令他滿足。2001年,蔡報貴進入“三十而立”的人生階段,對生活和事業也有了進一步思考。隨著中國制造業的發展,2000年后,“三來一補”企業顯露疲態,作為在珠三角三來一補企業奮斗多年的“老革命”,蔡報貴敏銳地捕捉到這一變化,決定離開原有的港資塑膠制品公司,開創自己的事業。

  一開始,蔡報貴的創業嘗試不算順利,開過書店、做過餐館,都沒有成功。但憑借在東莞制造業多年打磨的經驗,他仍然選擇了具有集群優勢的電子加工業,為當時風靡全球的數字播放器做表面貼裝代工。事實證明,這一選擇是正確的,由于集齊天時、地利、人和,蔡報貴創立的塑膠電子廠很快取得成功。

  不過,盡管很快實現“自力更生”,蔡報貴更渴求一份開創性的事業。恰逢此時,志同道合的同學及好友胡志濱、李忻農也在尋求創業轉型,三人共同組成了創業團隊。經過反復思索和尋找,他們將目光落在了故鄉江西正在崛起的稀土永磁行業。

  對于稀土永磁材料行業,這個創業團隊是地地道道的“門外漢”。可是憑借三位創業伙伴多年的生產、銷售和管理經驗以及在各自從業領域培育出的眼界,他們判斷,稀土永磁材料將是一個“風口”。

  稀土被稱為工業“維生素”,是包括新能源、新材料在內許多高科技產業至關重要的原材料。中國是世界稀土資源儲量大國,其中蔡報貴和李忻農的家鄉——江西的贛南地區更是素有“稀土王國”美譽,是稀土資源富集地。本世紀初,新能源已經成為江西的優勢產業,當時江西賽維LDK太陽能有限公司作為新能源產業的“神話”,為省內眾多新能源企業提供了發展標桿。而作為連接稀土和新能源等領域的中間環節,稀土永磁材料的應用空間也隨之打開。于是,2008年,發現商機的創業團隊來到江西贛州創辦江西金力永磁科技有限公司,同時聯合了金風科技和贛州稀土礦業兩個上下游的實力企業作為發起股東,利用當地豐富的中重稀土資源來制造高性能釹鐵硼永磁材料,以滿足新能源和節能環保領域快速增長的應用需求。

 

  ▲ 2009年金力永磁第一次股東會的股東代表在公司考察合影

  進軍陌生稀土永磁行業 創業艱難百戰多

  盡管我國是世界稀土資源大國,但由于稀土作為重要戰略資源的地位,以及資源儲量逐年減少的情況,從2007年起,國家開始對稀土開采總量和各企業的生產指標實行“指令性計劃”,對供應總量進行控制。因此,對稀土永磁材料制造商來說,上游的稀土供應商處于強勢地位,提前囤貨成為按時開展生產的必要條件,對現金流造成一定壓力。

  同時,從下游來看,新生的金力永磁也面臨尋找市場的問題。前后整整兩年,公司經歷了建廠、組建團隊、體系認證、樣品檢測、樣品試裝機,以及試裝機檢測,再與同行產品一道送至國家質檢總局下設權威檢測機構中國計量科學院進行檢測,公司產品綜合性能名列前茅。至此,金力永磁才在2010年成為金風科技的合格供應商,為其風力發電機組提供風電磁鋼產品。自此,金力永磁品牌和產品知名度顯著加強。

  在開拓下游客戶的同時,基于共建、共享的理念,金力永磁在業內開創了一種商業模式,與產業鏈上下游領先企業形成戰略合作關系,從而將上下游打通,實現產業鏈垂直整合。2011年,公司與主要輕稀土供應商江銅稀土成立了合資企業,鞏固戰略合作關系,并確保公司的輕稀土供應。截至今年8月底,贛州稀土持有公司7.26%的股權,為公司第四大股東。通過與主要原材料供貨商建立戰略合作關系,維持稀土原材料的長期穩定供應。

 

  ▲ 2010年7月27日,金風科技董事長武鋼出席“中國-江西(贛州)稀土鎢產業合作推進會”并參觀金力永磁生產現場

  理性看待原材料漲價 讓利布局國際市場

  蔡報貴回憶,自從2008年進入稀土永磁行業,公司經歷了兩年的艱難創業期。受市場需求變化、環保減停產、國家政策調控等因素影響,稀土行業具有市場變化起伏較大的特點。進入2011年,稀土進入暴漲階段,僅上半年就漲價十幾倍,作為稀土永磁終端應用領域的供應商,這對金力永磁本是幸事,但蔡報貴內心反而深感憂慮。

  在制造業打磨多年的經驗告訴他,將上游原材料價格上漲一味傳導至下游,并非整個稀土產業鏈長久發展之計,其作用相當于殺雞取卵、竭澤而漁,后果是下游終端制造業無法承受,應用空間壓縮,最終給行業帶來毀滅性打擊。幸運的是,市場很快回復理性,在多方面因素作用下,稀土價格向價值中樞靠近,產業鏈重新建立起健康秩序。

  按蔡報貴的說法,這次原材料異動屬于“可能一輩子只能看到一次的奇觀”。經歷這場風波,他最深刻的體會是“以客戶為中心”。在稀土原材料價格暴漲期間,公司盡管手握大量儲備,但并沒有“囤貨居奇”,反而通過大幅度讓利,趁機開展國際市場布局,讓漲價反而成為開拓市場的契機,進入國際大客戶候選供應商名錄,乃至于最終成為正式供應商。這其中就包括德國工業巨頭博世集團。

  也許,正是這種“不賺原材料漲價錢”的自信,讓金力永磁很快打開局面,贏得客戶的認可。蔡報貴回憶,從2009年春茗,全廠職工只能坐滿兩桌開始,到2017年,公司凈利潤達到1.39億元,這完全是源于一名實干家為客戶服務的初心。

  ▲ 2016年1月金力永磁管理團隊合影

  始于風力發電 走向各行各業

  金力永磁核心業務是高性能釹鐵硼永磁材料,主要產品是磁性材料及磁性材料組件,廣泛應用于風力發電、新能源汽車、軌道交通、變頻家電、節能電梯、其他工業節能電機等行業,其中在風電領域應用最為廣泛。2016年,公司在高性能釹鐵硼永磁材料行業市場份額為12.49%,國內行業排名前五,其中在新能源和節能環保領域市場份額25.38%,成為該領域釹鐵硼永磁材料的領先供應商。

  蔡報貴表示,公司設立之初,戰略規劃和銷售制度的定位非常高,目標客戶包括下游各行業領域的世界500強及前10名公司。現在,金力永磁的客戶群非常亮眼:風力發電行業客戶有金風科技及中國中車、西門子-歌美颯這些世界風電行業的巨頭;變頻空調壓縮機領域有美的、格力、三菱空調、上海海立等行業前幾名客戶;新能源汽車國內前四名:比亞迪、上汽自主品牌、北汽、吉利等;以及博世集團等汽車行業世界巨頭。他指出,稀土永磁材料無處不在,除了應用在專業性較強的場景,還有許多貼近生活的用途,比如揚聲器、手機變焦馬達、硬盤存儲器,箱包磁扣、口紅包裝磁吸等等。蔡報貴表示,在材料行業有個說法,一個國家的富裕程度,與其人均稀土永磁材料保有量有關,這是非常有道理的。中國作為稀土大國,稀土永磁產量達到全球80%以上,因此稀土永磁行業也成為我國在國際上響當當的產業之一。

  問及下一步將重點發展的應用領域,蔡報貴認為,應緊密跟隨國家政策和產業趨勢來選擇,比如國家大力鼓勵的新能源汽車,以及市場滲透率逐漸上升的變頻空調。

  從營收來源來看,公司已在主動踐行這一思路。2018年中報顯示,來自風力發電以外,包括新能源汽車、變頻空調、電梯、機器人等領域的收入占比已超過70%,其中變頻空調的比重已經達到約35%,而風電則降到市場領域的第二位,成為客戶結構優化的明證。蔡報貴表示,從中長期來看,新能源汽車會成為成長空間最大的市場領域。

  “我最高興的就是我們幫客戶解決了問題,客戶認可我們,一個又一個國際知名的大客戶選擇我們做供應商。接到客戶給我們頒的獎,比如最佳質量獎、信用5A級供應商、技術創新獎、優秀供應商獎,那一刻真的非常高興。”對于創業至今最大的成功,蔡報貴如是說。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花样冰刀和冰球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