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经专访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家对外开放研究院执行院长林桂军:亚洲直接投资内部依存度创历史新高 利于抵御外部风险

  每经记者 周程程    每经编辑 陈 星    

  3月26日,博鳌亚洲论坛2019年年会新闻发布会发布了博鳌亚洲论坛四大学术报告。其中,《亚洲经济一体化进程2019年度报告》显示,2017年,亚洲主要发展中经济体,除新加坡以外,对于亚洲内部的资金依赖程度?#21152;?#25152;上升。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学术委员会主任委员、国家对外开放研究院执行院长林桂军介绍报告基本情况时表示,亚洲的投资内部依存度创历史新高,从52%提高至55%。此外,东南亚成为引进外资的热点地区,外资的流入呈现强劲增长。

  在世界经济增长存在不确定性的情况下,亚洲直接投资的内部依存度创新高具有怎样的意义?未来发展又该关注哪些问题,应对哪些挑战??#20197;?#24403;前全球外商直接投资明显下滑之际,又该如何评价亚洲地区在吸引外资方面的表现?

  带着上述问题,《每日经济新闻》(以下简称NBD)记者对林桂军进行了专访。

  亚洲国家刺激内需政策现成效

  NBD:世界经济具有不确定性,这对亚洲经济发展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林桂军:到目前为止,全球经济的不确定性并未对亚洲的贸易和投资产生?#29616;?#24433;响。多年以来,亚洲经济增长主要依赖外部需求,而内部需求相对疲软,但这种情况在2016年后发生了变化,亚洲进口增长开始超过出口增长。

  2016年,亚洲进口下降了4.7%,2017年进口却增长了约16%,远高于出口增长的11%,这种增长趋势?#20013;?#21040;2018年,尤其在2018年前8个月,亚洲绝大多数重要经济体进口均取得了两位数以?#26174;?#38271;,其中印度尼西亚和中国的进口?#30452;?#22686;长了24%和21%,?#23545;?#36229;过世界平均水平13.4%。

  进口增长的加快?#20174;?#20102;经济向好的迹象,表明近年来亚洲国家刺激内需的政策成效逐渐显现。

  NBD:2017年全球外商直接投资明显下滑,凸显国际贸易关系?#20013;?#32039;张。您如何?#21019;?#20854;中亚洲地区的表现?

  林桂军:2017年全球外商直接投资大幅下降了23.4%,其中发达经济体吸收的外商直接投资更是?#26412;?#19979;降了37.5%。但是东?#22235;?#21183;上扬,直接投资流入增长16.8%,外资在向这一地区集聚。

  东盟引进外资增长最突出的是印尼,增长了488.2%;其?#38382;?#27888;国,增长269.2%。区域内资金流动正在成为东盟非常重要的外商直接投资来源,东盟由此受益于亚洲地区更深层次的一体化。

  截至2018年第二季度,亚洲地区引进外资增势较快的国家?#34892;?#21152;坡、澳大利亚、印度和印尼。此外,中国坚持扩大开放,出台一系列放宽外资准入的措施,使外资对中国市场的信心增长,引进外资规模保持在高位。

  中国对亚洲资金依赖度创新高

  NBD:《亚洲经济一体化进程2019年度报告》中指出,亚洲经济整体上对自身的依存度大幅提升。请问这有怎样的意义?

  林桂军:2016年到2017年,亚洲区域内贸易依存度从50.7%上升到54.2%,创下了2004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从投资方面来看,2017年,除新加坡外,亚洲主要发展中经济体对亚洲内部外资的依赖程度?#21152;?#25152;上升。亚洲内部引资依存度指数经过连续四年的上升,在2017年达到了54.65%的历史新高。中国香港是亚洲内部投资的最大来源地,?#24613;?#36229;过20%。

  亚洲内部绿地投资主要投向了制造业,?#20381;投?#23494;集度更高——每个投资项目创造的就业岗位比来自亚洲以外的投资要高。2003~2017年,亚洲内部每个绿地项目投资可创造302个就业岗位,几乎是非亚洲投资带来的就业岗位(178个)的两倍。

  从中国的情况来看,对于亚洲资金的依赖程度从2016年的79%提高至2017年的84%,不仅是历史的高点,也是亚洲主要经济体中最高的。

  原来亚洲比较被动的一个地方就在于比较依赖外部市场,相应的也较多出现一些投资贸易摩擦,现在亚洲对内部市场依存度变高了,说明经济的发展,生活水平的提升,需求在增加,这也是一个很好的应对外部风险的方式。

  NBD:您觉得未来亚洲应该关注哪些问题?

  林桂军:亚洲需要关注两个问题。一是国际贸易产?#26041;?#26500;的变化,包括制造业向服务化和数字经济转变,伴随着这一转变,包括监管、隐私、安全?#20219;?#39064;可能凸显出来,?#34892;?#24050;经显现,并?#20197;?#21152;剧现时贸易体系的争端。此外需要注意WTO自身改革滞后和不能适应全球经济变化的问题。

  NBD:对于上述问题,您有怎样的建议?

  林桂军:在多边层面,提升现有自由贸易协定的水平,支持全球价值链的发展,特别是在投资、规制和数字经济方面。在区域层次,要积极推动RCEP谈判进程。还要将“一带一路”倡议推向新的阶段,通过推动政策改革让潜在的利益释放出来。此外,还要以诸边模式、服务业规制、投资和国内规制为重点,共同推动WTO改革。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
花样冰刀和冰球刀
北京pk10长期稳赚技巧 浙江11选5胆拖计算器 福建快3第三位走势图 三肖中特免费公开资料 福建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 怎么看足球指数 澳洲幸运5 今天内蒙古快3开奖结果查询 江西快三今天开奖结果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开奖视频直播 988福彩快3 河北11选5技巧规律 广西快乐双彩今天开奖结果 陕西11选5一定牛推荐 搜狐彩票可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