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纲:现行货币政策框架

  有能力防控风险

  进一步扩大开放需进行五点考虑

  易纲指出,近年来我国金融业开放不断加快,取得的成绩有目共睹,但总体水平仍然不高,仍有很大的提升潜力。针对当前金融开放水平仍有待提高的局面,要做以下五点考虑。

  第一,坚持金融服务业开放、金融市场开放与人民币汇?#24066;?#25104;机制改革相互配合、协调推进。金融服务业开放要在持股比例、设立形式、股东资质、业务范围、牌照数量等方面对中外资机构适用同等监管要求和标准,以更加透明、更符合国际惯例的方式同等对待内外资金融机构。金融市场开放要进一步联通境内外资本市场,进一步完善合格境外投资者制度,完善沪港通、深港通。同时,人民币汇?#24066;?#25104;机制改革要继续推进,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更好地发挥汇率在宏观经济稳定和国?#36866;?#25903;平衡中的“自动稳定器”作用。

  第二,全面实施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21462;?#25512;动落实“非禁即入?#20445;?#20013;资机构和外资机构皆可依法平等进入负面清单之外的领域和业务。

  第三,完善金融业开放的制度规则,实现制度性、系统性开放。加快相关制度规则与国?#24335;?#36712;,不断完善会计、税收等配套制?#21462;?#21152;强顶层设计,统一规则,同类金融业务规则尽可能“合并同类项”。

  第四,改善营商环?#22330;?#36827;一步推动简政放权,优化行政审批,提高审批过程的透明度和审批效率。加强政策制定的沟通协调,提高政策制定的透明度,做到规则简约透明。

  第五,完善金融监管。中外资机构开展金融业务都必须持牌经营、接受监管。扩大市场准入的同时不断完善金融监管,使监管能力与开放程度相匹配。

  现行货币政策框架适应金融扩大开放的需求

  易纲提醒,金融业开放本身并不是金融风险产生的根源,但开放过程可能提高金融风险防范的复?#26377;裕?#22240;此需要不断完善与开放相适应的金融风险防控体系。

  他建议,充分发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的统筹协调作用,统筹把握各领域出台政策的力度和节奏,形成政策合力。同时,健全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框架。

  易纲还指出,加快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建设,做好金融业综合统计,运用现代科?#38469;?#27573;和支付结算机制,实时动态监管线上线下、国际国内的资金流向流量。此外,健全问题金融机构的处置机制,探索以存款保险为平台,建立市场化法治化的金融机构退出机制。

  “现行货币政策框架下,我们有利率政策、存款准备金率等丰富的货币政策工具,有能力防控风险。我认为已经可以适应金融业对外扩大开放的需求。” 易纲指出,全世界不少投资者都希望配置一些人民?#26131;?#20135;,为适应这一需求,需要我们提高投资便利度,提高法律框架、监管政策、会计制?#21462;?#31246;收制度的透明?#21462;?#37329;融机构、金融服务的开放也遵循同样的原理。目前的货币政策框架可以控制好风险,更适应中国是全球经济的一部分,更适应全球经济一体化的要求。中国在贸易、投资、服务、旅游等领域已经融入全球,中国的货币政策和金融业开放同样也要做到。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
花样冰刀和冰球刀
欢乐斗地主(旺财) 26选5中奖号码 海口彩票网海南彩票论坛 电子游戏投注送二八红利 浙江20选5几点开奖结果查询 2010体彩大乐透走势图 湖南快乐十分遗漏数据 财神码报网址 手机开奖现场看 6+1浙江体育彩票走势图 任选9场的玩法 体彩龙江6十1开走势图 四川快乐12开奖结果图 安徽快3当天预测 4个号码复式二中二多少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