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銀行發布金融穩定報告指出:我國經濟金融不會發生系統性風險

  報告認為,2019年全球經濟和金融市場仍存在較大不確定性,但中國經濟體量大、市場大、韌性強等基本態勢沒有變,中國堅持市場化方向、堅持改革開放的基本政策取向沒有變,也不會變。

  ⊙記者 李丹丹 ○編輯 孫放 

  中國人民銀行11月2日發布《中國金融穩定報告(2018)》(簡稱“報告”),對2017年以來我國金融體系的穩健性狀況進行了全面評估。報告指出,總體看,我國經濟金融風險可控,不會發生系統性風險。

  報告還以專欄形式呼吁,必須抓緊建立金融控股公司監管制度,規范金融控股公司發展,填補監管空白。上證報記者從接近監管人士處獲悉,金融控股公司監管辦法正在履行上報程序,力爭明年上半年出臺。模擬監管試點的5家金控公司包括招商局金融集團、上海國際集團、北京金控集團、螞蟻金服和蘇寧集團。

  政策前瞻性靈活性有望進一步提高

  人民銀行辦公廳主任、金融穩定局局長周學東表示,2017年以來的一系列措施收到了顯著成效,宏觀杠桿率過快上升勢頭得到遏制,金融風險總體收斂,金融亂象得到初步治理。資管業務逐步回歸代客理財本源,債券市場剛性兌付有序打破,市場約束顯著增強,金融機構合規意識、投資者風險意識顯著提升。總體看,我國經濟金融風險可控,不會發生系統性風險。

  報告展望,2019年全球經濟和金融市場仍存在較大不確定性,中國經濟在由高速增長向高質量增長的轉型與結構調整過程中,一些“灰犀牛”性質的金融風險仍可能會釋放,但中國經濟體量大、市場大、韌性強等基本態勢沒有變,中國堅持市場化方向、堅持改革開放的基本政策取向沒有變,也不會變。

  周學東預計,2019年中國宏觀經濟金融政策的前瞻性、靈活性進一步提高,協調性、有效性進一步增強,中國金融改革的深度廣度將會進一步拓展,對外開放的步伐只會加快不會放緩。

  分行業看,銀行、保險、證券行業資產負債規模平穩增長,盈利能力相對穩定,金融市場整體運行穩健,但各行業均暴露出了一些風險點,亟須通過加強監管、完善制度性建設補齊短板,積極應對。銀行業壓力測試顯示,銀行體系對整體信貸風險惡化有一定的抗沖擊能カ,但部分重點領域風險需引起關注。貨幣市場基金存在流動性風險,且風險跨市場傳染特征明顯,應進一步加強監管,引導其回歸本源。部分保險公司資本不實、大股東利用控制地位進行利益輸送以及監管套利等問題凸顯,需加快完善制度,提升資本及股權監管的科學性、針對性和有效性。

  呼吁抓緊建立金控監管制度

  報告還以專欄形式介紹了我國金融控股公司的發展現狀、風險特點,并呼吁抓緊建立金融控股公司監管制度。

  報告指出,我國逐步形成了兩類金融控股公司:一類是金融機構在開展本行業主營業務的同時,投資或設立其他行業金融機構,形成綜合化金融集團,有的還控制了兩種或兩種以上類型金融機構,母公司成為控股公司,其他行業金融機構作為子公司。

  另一類是非金融企業投資控股兩種或兩種以上類型金融機構,事實上形成了金融控股公司,這類金融控股公司包含五種情況:

  其一,國務院批準的支持國家對外開放和經濟發展的大型企業集團,投資控股了不同類型的金融機構,如中信集團、光大集團等國有獨資企業;其二,地方政府批準設立的綜合性資產投資運營公司,參控股本地的銀行、證券、保險等金融機構,如天津泰達集團、上海國際集團、北京金控集團等;其三,中央企業集團母公司出資設立、專門管理集團內金融業務的資產運營公司,如招商局金融集團;其四,民營企業和上市公司通過投資、并購等方式逐步控制多家、多類金融機構,如海航集團、復星國際、恒大集團等;其五,部分互聯網企業在電子商務領域取得優勢地位后,逐步向金融業拓展,獲取多個金融牌照并建立綜合化金融平臺,如阿里巴巴、騰訊、蘇寧云商、京東等。

  報告指出,當前我國金融控股公司的突出風險主要體現在非金融企業投資控股金融機構形成的金融控股公司。要有效防控野蠻生長的金融控股公司風險,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必須抓緊建立金融控股公司監管制度,規范金融控股公司發展,填補監管空白。

  對于金融控股公司的具體監管措施,報告稱,可考慮采取宏觀審慎管理與微觀審慎監管相結合的方式,按照實質重于形式原則,以并表監管為基礎,對金融控股公司進行全面、持續、穿透監管,建立統籌監管機制,并賦予監管主體有效的監管手段。報告建議,要從明確市場準入監管、加強資本充足率監管、設置資產負債率要求、嚴格股權結構管理、明晰公司治理結構、增強集團整體風險管控、強化關聯交易監管等多方面著手。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花样冰刀和冰球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