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時三利好逆襲:人民幣匯率漲逾700點

  人民幣之所以大幅反彈,主要得益于三大因素:一是中美高層電話溝通釋放中美貿易摩擦降溫信號。二是歐元匯率大幅反彈,美元指數下跌。三是證監會副主席方星海表示,正探索推進人民幣外匯期貨上市,爭奪遠期交易定價權。

  “從沒見過人民幣空頭潰敗得如此慘烈。”11月2日,一家對沖基金經理張剛(化名)感慨說。

  截至11月2日23時45分,境內在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CNY)觸及6.8870,境外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CNH)則徘徊在6.8894附近,自隔夜中美領導層電話溝通釋放中美貿易摩擦轉機以來累計漲幅均超過700個基點,盤中一度刷新9月底以來最高點6.8691與6.8486。

  “2日晚上美國公布數據顯示,10月非農就業人口增加25萬且時薪增速同比漲3.1%,雙雙大幅超過市場預期,令美聯儲年底加息預期升溫,進而驅動美元指數從96整數關口開始反彈令人民幣回吐部分漲幅。否則人民幣空頭爆倉幅度還會更慘。”布朗兄弟哈里曼(BBH)全球外匯策略主管Marc Chandler11月2日向記者指出。

  在他看來,人民幣之所以大幅反彈,主要得益于三大因素:一是中美高層電話溝通釋放中美貿易摩擦“降溫”信號;二是北京時間11月1日晚英國脫歐談判取得進展令歐元匯率大幅反彈,導致美元指數跌向96整數關口,間接助推了人民幣上漲;三是11月2日中國證監會副主席方星海表示正探索推進人民幣外匯期貨上市,令海外對沖基金擔心遠期人民幣匯率定價權“旁落”,進一步削減了人民幣空頭頭寸。

  “這導致人民幣空頭在過去24小時遭遇巨大的爆倉壓力,因為誰也沒想到三大利好人民幣的重大因素竟然在同一時刻不約而至。”張剛向記者透露。

  人民幣空頭被打爆

  “1日晚上,多數對沖基金依然相信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很快會跌破7。”張剛告訴記者。然而,中美領導人的一次電話溝通,徹底扭轉了外匯市場的走勢——隨著中美領導人釋放中美貿易摩擦“降溫”的信號,人民幣匯率開始絕地反彈。

  “起初是事件驅動型對沖基金趁著中美貿易摩擦出現轉機的利好,在6.97附近大舉抄底人民幣多頭頭寸;然后量化基金一見人民幣匯率快速反彈,紛紛在6.95一線自動結清人民幣空頭頭寸。”一位香港銀行外匯交易員11月2日向記者透露。其間不少押注人民幣下跌的對沖基金為了減輕投資損失,也進行了反撲。比如不少海外基金在6.93附近加倉人民幣空頭,企圖扭轉人民幣漲勢。

  然而,11月1日當晚英國脫歐談判取得進展令歐元匯率跳漲,進而拖累美元指數直線跌向96整數關口,導致人民幣空頭反撲變得徒勞無功。

  “當晚不少持有大量人民幣空頭頭寸的對沖基金都很納悶,為何利好人民幣的重大因素不約而同地在同一時刻爆發,就像事先安排好的一樣。”張剛透露。這讓他們迅速意識到,自己手里的人民幣空頭頭寸正遭遇強制平倉風險。

  具體而言,他們主要以周為周期借入離岸人民幣頭寸進行沽空套利,一旦人民幣匯率出現大幅反彈,他們沽空策略就會出現大幅虧損,不得不認賠出局。

  他給記者算了一筆賬,目前對沖基金按周借入離岸人民幣頭寸沽空的融資成本約在0.6%,鑒于1日晚人民幣匯率大幅上漲逾0.8%,這意味著對沖基金一天內浮虧超過1.5%(不考慮杠桿),早已超過他們沽空人民幣策略所設定的止損警戒線,迫使他們不得不迅速清倉離場避免更大損失。

  “個別高杠桿沽空人民幣套利的對沖基金凈值損失幅度超過6%。”上述香港銀行外匯交易員告訴記者。他透露,除了押注人民幣波動性擴大開展沽空套利的對沖基金“躲過一劫”外,多數直接押注人民幣貶值的對沖基金當天虧損幅度都在1.2%以上,有些高杠桿押注人民幣貶值的對沖基金單日虧損幅度甚至超過10月中旬美股大跌當天。

  “他們原以為2日開盤人民幣匯率會沖高回落,能讓他們稍稍喘口氣,但沒想到證監會副主席方星海透露積極推進人民幣外匯期貨上市,讓他們發現自己沽空人民幣的主要武器——遠期人民幣匯率定價權即將旁落,他們只能進一步削減人民幣空頭頭寸避險,造成2日人民幣市場空頭踩踏行情加劇。”前述香港銀行外匯交易員直言。

  爭奪遠期交易定價權

  記者從多位對沖基金經理了解到,相比中美高層共同釋放中美貿易摩擦降溫的信號,證監會推動人民幣外匯期貨上市對人民幣空頭的信心打擊更大。

  “因為它將徹底改變遠期人民幣匯率的交易結構與定價權。”11月2日,對沖基金Sunshine Profits分析師Przemyslaw Radomsk向記者直言。以往,海外對沖基金之所以敢于屢屢發起人民幣沽空攻勢,一個重要原因是他們可以通過影響離岸市場遠期人民幣匯率定價權,持續放大人民幣單邊大幅下跌的市場預期。

  比如2016年他們通過在遠期人民幣市場加大沽空押注,令美元兌人民幣1年期(NDF)溢價率一度高達4%-5%,激發當時押注人民幣單邊大幅下跌的市場預期尤其強烈;今年9月以來人民幣跌破6.9,他們再度如法炮制,令美元兌人民幣1年期(NDF)溢價率突破1%,不斷加大人民幣匯率下跌壓力,迫使人民幣匯率持續向“7”跌落。

  “但是,如果人民幣外匯期貨成功上市,遠期人民幣匯率定價權就可能回歸境內,導致海外對沖基金繼續掌控遠期人民幣匯率定價權影響市場預期的算盤落空。”Przemyslaw Radomsk分析說。

  對沖基金之所以在離岸遠期人民幣匯率交易市場具有很強的定價話語權,是因為他們一旦營造出人民幣下跌預期,就會吸引大量境內企業前往境外離岸人民幣期貨交易市場加大遠期美元購匯操作,進而加劇人民幣下跌壓力,令對沖基金沽空策略更具勝算。未來,這些企業完全可以在境內人民幣外匯期貨市場開展類似交易操作,無需跑到境外離岸市場,由此境外與境內人民幣外匯期貨的市場影響力將此消彼長。

  在他看來,這進一步加劇了人民幣空頭的恐慌情緒,進而持續減持人民幣空頭頭寸,助推人民幣一度收復6.9、6.89、6.88、6.87等整數關口。

  上述香港銀行外匯交易員向記者透露,2日多數交易時段中資銀行一直大舉買入人民幣,同樣起到推波助瀾的作用。甚至不少外匯投資機構認為中資銀行此舉恰是在營造逼空跡象,徹底打爆人民幣空頭。

  “畢竟,一天之內境內外人民幣跳漲逾1000個基點,對所有押注人民幣貶值的杠桿基金都是滅頂之災。”張剛透露,“多數海外杠桿基金既要承擔逾2.45%的3個月期美元融資成本,又得蒙受人民幣單日大漲1.4%所造成的空頭頭寸成倍虧損,很快就‘力不從心’,只能認賠出局。”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花样冰刀和冰球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