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RS9重构银行“金融投资” 收益、预期负债比翼同增

  本报记者 辛继召 深圳报道

  IFRS9,即新金融会计准则,正在影响部分银行资产结构、利润。随着上市银行等金融机构的三季度财报陆续发布,其影响显现越来越清晰。

  其直接影响是,旧准则下应收款项类投资在新准则下以公允价值计量,不再作为生息资产,持有期间收益计入投资收益,使得大多数银行的“金融投资”规模增速超过总资产增速,且收益一举暴增。

  2017年3月,财政部修订发布中国版IFRS9,包括金融工具确认和计量、金融资产转移、套期会?#39057;?#19977;项会计准则。IFRS9对金融机构的资产负债表产生了巨大影响,从而影响了其投资行为的调整。

  根据财政部的安排,H股上市银行、“A+H”上市银行自2018年1月1日起需要施行新准则,其他A股上市银行自2019年1月1日起施行,其余非上市银行自2021年初起施行新准则,鼓励有能力的银行提前施行。

  11月1日,一位?#26412;?#30340;银行业分析师表示,IFRS9对金融机构的影响与其资产结构有关。银行的资产中,信贷资产,已经有计提拨备等完整的风险措施;投资类资产中,以债券为主,又以利?#25910;A+以上高评级信用债比重较高,权益类投资占比极少。金融资产从成本法改为市值法等计量后,股市、债市价格的波动,将直接?#20174;?#22312;其结构上。保险公司的大类资产配置中,股票等权益类资产占比高于银行,IFRS9的影响也就更大。

  资产结构调整

  IFRS9修改了金融资产及负债的分类计量方法。

  根据各大会计事务所报告,在IFRS9新会计准则下,“金融资产划分从此前的四类更改为三类。原有的四类金融资产分类包括: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资产、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持有至到期投资、应收款项类投资。

  调整后的三类资产为:以摊余成本计量的金融资产,业务模式为收取合同现金流量且仅为本金和利息的支付;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其他综合收益的金融资产:业务模式为既收取合同现金流量又出售,且其合同现金流量符合SPPI特征;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资产。

  其结果是,银行的金融资产由原来的四分类改为三分类,一些银行的金融资产规模增长较快。

  截至2018年9月末,五大行中,工行、建行、农行、?#34892;小?#20132;行的“金融资产”合计规模分别为6.55万亿元、5.57万亿元、6.69万亿元、4.94万亿元、2.77万亿元,较上年末分别增加13.83%、7.55%、8.69%、8.45%、9.41%,超过总资产规模增速。

  相比之下,持有股票较多的保险公司负面影响较大。2018年上半年,平?#24067;?#22242;“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资产”飙升至7749亿元,同比暴增448.6%。公允价值变动导致“公允价值变动损益”为负,达-111.47亿元,而平安半年报净利润647亿元。

  五大行中,建行1-9月投资收益128.12亿元,同比暴增394.10%。原因在于新金融会计准则,将“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资产”产生的利息收入调整至投资收益。

  不过,一些股份制银行的金融投资类资产规模有所缩减。

  截至9月末,?#34892;小?#28006;发的新会计准则下的金融资产合计规模1.45万亿元、1.87万亿元,较上年末分别减少7.97%、17.58%。其他股份制银行增速不一,?#34892;擰?#20809;大银行截至9月末金融投资资产较去年末分别增加11.21%、2.30%,郑州银行增加幅度为5.10%。

  IFRS9的直接影响之一,是负债计提准备金扩大。建设银行截至9月末的预计负债366.71亿元,同比增加246.57%。原因主要是新准则下,表外信贷业务预计负债计提范围扩大,并按照预期信用损失计提准备金。

  此外,拨备增提及估值变动导致的递延所得税资产增加。光大银行到9月末的递延所得税资产108.41亿元,比上年末增加42.72%;光大银行表外信贷资产减值准备计提导致预计负债增加,截至9月末为18.92亿元,比上年末增加496.85亿元。但是,光大银行“其他综合收益”增加,前9月为2.97亿元,而该数字在2017年为-18.45亿元。

  投资收益大增未归入净息差

  类似光大银行,IFRS9新金融工具准则下,“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资产”这一会计口径下的资产范围扩大,由此带来金融投资收益或转正、或大幅增加。

  ?#34892;?#38134;行称,部分业务计量方式改变,导致资产到期公允价值变动损益转入投资收益,此外ABS投资收益增加。该行前三季度投资收益127.80亿元,同比大幅增加201.98%,但公允价值变动为-25.90亿元。

  浦发银行表示,新金融工具准则分类和计量期初转换影响,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其他综合收益的投资公允价值变动。导致该行“其他综合收益”1-9月为2.72亿元,而该科目2017年为-53.35亿元。

  ?#20934;搖癆+H”股上市城商行——郑州银行1-9月的投资净收益15.39亿元,同比暴增3007.12%;其他综合收益0.1亿元,剧增20092%。该行称,旧准则下应收款项类投资在新准则下以公允价值计量,不再作为生息资产,持有期间收益计入投资收益。

  ?#23548;?#19978;,多家银行仍未将“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资产”和金融负债的利息计入净息差的计算,而是计入非利息净收入。但这对各家银行的非息收入影响不一。

  ?#34892;?#22312;三季报中称,计算本期净息差?#20445;?#26410;将新金融工具准则下“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资产”和金融负债的利息计入,而是将其计入非利息收入。

  在此情况下,前三季度,?#34892;?#21033;息净收入2643.06亿元,同比增加122.22亿元,增长4.85%。净息差1.89%,同比增加0.04个百分点。?#34892;?#38750;利息收入1118.35亿元,同比减少1.53亿元,?#38470;?.14%。非利息收入在营业收入中占比为29.73%,同比?#38470;?.03个百分点。其中,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685.18亿元,同比减少13.83亿元,?#38470;?.98%。

  ?#34892;?#22312;三季报中表示,受新金融工具准则影响,自2018年起,部分金融资产会计分类调整为“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投资?#20445;?#19988;相应收益列示方?#25509;?#21033;息收入改为非利息收入。即由“净利息收入?#22791;?#20026;“投资收益”。

  ?#34892;?-9月投资收益101.62亿元,同比增长101.27%。在此情况下,1-9月,?#34892;?#38750;利息净收入702.49亿元,同口径较上年同期增长19.31%,在营业收入中占比37.32%。若剔除会计口径调整影响,非利息净收入较上年同期增长8.05%。其中,净手续费及佣金收入529.81亿元,同比增长7.39%;其他净收入172.68亿元,同口径较上年同期增长80.93%,主要是受上述新金融工具准则影响。

  (编辑:李伊琳,记者邮箱:[email protected])

特色专栏

热门推荐
花样冰刀和冰球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