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RS9重構銀行“金融投資” 收益、預期負債比翼同增

  本報記者 辛繼召 深圳報道

  IFRS9,即新金融會計準則,正在影響部分銀行資產結構、利潤。隨著上市銀行等金融機構的三季度財報陸續發布,其影響顯現越來越清晰。

  其直接影響是,舊準則下應收款項類投資在新準則下以公允價值計量,不再作為生息資產,持有期間收益計入投資收益,使得大多數銀行的“金融投資”規模增速超過總資產增速,且收益一舉暴增。

  2017年3月,財政部修訂發布中國版IFRS9,包括金融工具確認和計量、金融資產轉移、套期會計等三項會計準則。IFRS9對金融機構的資產負債表產生了巨大影響,從而影響了其投資行為的調整。

  根據財政部的安排,H股上市銀行、“A+H”上市銀行自2018年1月1日起需要施行新準則,其他A股上市銀行自2019年1月1日起施行,其余非上市銀行自2021年初起施行新準則,鼓勵有能力的銀行提前施行。

  11月1日,一位北京的銀行業分析師表示,IFRS9對金融機構的影響與其資產結構有關。銀行的資產中,信貸資產,已經有計提撥備等完整的風險措施;投資類資產中,以債券為主,又以利率債、AA+以上高評級信用債比重較高,權益類投資占比極少。金融資產從成本法改為市值法等計量后,股市、債市價格的波動,將直接反映在其結構上。保險公司的大類資產配置中,股票等權益類資產占比高于銀行,IFRS9的影響也就更大。

  資產結構調整

  IFRS9修改了金融資產及負債的分類計量方法。

  根據各大會計事務所報告,在IFRS9新會計準則下,“金融資產劃分從此前的四類更改為三類。原有的四類金融資產分類包括:以公允價值計量且其變動計入當期損益的金融資產、可供出售金融資產、持有至到期投資、應收款項類投資。

  調整后的三類資產為:以攤余成本計量的金融資產,業務模式為收取合同現金流量且僅為本金和利息的支付;以公允價值計量且其變動計入其他綜合收益的金融資產:業務模式為既收取合同現金流量又出售,且其合同現金流量符合SPPI特征;以公允價值計量且其變動計入當期損益的金融資產。

  其結果是,銀行的金融資產由原來的四分類改為三分類,一些銀行的金融資產規模增長較快。

  截至2018年9月末,五大行中,工行、建行、農行、中行、交行的“金融資產”合計規模分別為6.55萬億元、5.57萬億元、6.69萬億元、4.94萬億元、2.77萬億元,較上年末分別增加13.83%、7.55%、8.69%、8.45%、9.41%,超過總資產規模增速。

  相比之下,持有股票較多的保險公司負面影響較大。2018年上半年,平安集團“以公允價值計量且其變動計入當期損益的資產”飆升至7749億元,同比暴增448.6%。公允價值變動導致“公允價值變動損益”為負,達-111.47億元,而平安半年報凈利潤647億元。

  五大行中,建行1-9月投資收益128.12億元,同比暴增394.10%。原因在于新金融會計準則,將“以公允價值計量且其變動計入當期損益的金融資產”產生的利息收入調整至投資收益。

  不過,一些股份制銀行的金融投資類資產規模有所縮減。

  截至9月末,招行、浦發的新會計準則下的金融資產合計規模1.45萬億元、1.87萬億元,較上年末分別減少7.97%、17.58%。其他股份制銀行增速不一,中信、光大銀行截至9月末金融投資資產較去年末分別增加11.21%、2.30%,鄭州銀行增加幅度為5.10%。

  IFRS9的直接影響之一,是負債計提準備金擴大。建設銀行截至9月末的預計負債366.71億元,同比增加246.57%。原因主要是新準則下,表外信貸業務預計負債計提范圍擴大,并按照預期信用損失計提準備金。

  此外,撥備增提及估值變動導致的遞延所得稅資產增加。光大銀行到9月末的遞延所得稅資產108.41億元,比上年末增加42.72%;光大銀行表外信貸資產減值準備計提導致預計負債增加,截至9月末為18.92億元,比上年末增加496.85億元。但是,光大銀行“其他綜合收益”增加,前9月為2.97億元,而該數字在2017年為-18.45億元。

  投資收益大增未歸入凈息差

  類似光大銀行,IFRS9新金融工具準則下,“以公允價值計量且其變動計入當期損益的金融資產”這一會計口徑下的資產范圍擴大,由此帶來金融投資收益或轉正、或大幅增加。

  中信銀行稱,部分業務計量方式改變,導致資產到期公允價值變動損益轉入投資收益,此外ABS投資收益增加。該行前三季度投資收益127.80億元,同比大幅增加201.98%,但公允價值變動為-25.90億元。

  浦發銀行表示,新金融工具準則分類和計量期初轉換影響,以公允價值計量且其變動計入其他綜合收益的投資公允價值變動。導致該行“其他綜合收益”1-9月為2.72億元,而該科目2017年為-53.35億元。

  首家“A+H”股上市城商行——鄭州銀行1-9月的投資凈收益15.39億元,同比暴增3007.12%;其他綜合收益0.1億元,劇增20092%。該行稱,舊準則下應收款項類投資在新準則下以公允價值計量,不再作為生息資產,持有期間收益計入投資收益。

  實際上,多家銀行仍未將“以公允價值計量且其變動計入當期損益的金融資產”和金融負債的利息計入凈息差的計算,而是計入非利息凈收入。但這對各家銀行的非息收入影響不一。

  中行在三季報中稱,計算本期凈息差時,未將新金融工具準則下“以公允價值計量且其變動計入當期損益的金融資產”和金融負債的利息計入,而是將其計入非利息收入。

  在此情況下,前三季度,中行利息凈收入2643.06億元,同比增加122.22億元,增長4.85%。凈息差1.89%,同比增加0.04個百分點。中行非利息收入1118.35億元,同比減少1.53億元,下降0.14%。非利息收入在營業收入中占比為29.73%,同比下降1.03個百分點。其中,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685.18億元,同比減少13.83億元,下降1.98%。

  招行在三季報中表示,受新金融工具準則影響,自2018年起,部分金融資產會計分類調整為“以公允價值計量且其變動計入當期損益的投資”,且相應收益列示方式由利息收入改為非利息收入。即由“凈利息收入”改為“投資收益”。

  招行1-9月投資收益101.62億元,同比增長101.27%。在此情況下,1-9月,招行非利息凈收入702.49億元,同口徑較上年同期增長19.31%,在營業收入中占比37.32%。若剔除會計口徑調整影響,非利息凈收入較上年同期增長8.05%。其中,凈手續費及傭金收入529.81億元,同比增長7.39%;其他凈收入172.68億元,同口徑較上年同期增長80.93%,主要是受上述新金融工具準則影響。

  (編輯:李伊琳,記者郵箱:[email protected])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花样冰刀和冰球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