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資產處置新路徑解析: 跨境轉讓需將“非標”做成“類標準化”

  本報記者 辛繼召 深圳報道

  除了資產保全、不良資產ABS及收益權轉讓,跨境資產流轉也悄然起步。

  11月1日,深圳市金融債權管理聯席會議與深圳前海金融資產交易所(簡稱“前交所”)簽署框架協議,雙方在不良資產業務境內流轉、跨境交易、平臺類業務及系統建設等方面開展戰略合作。

  中國的跨境創新金融業務主要通過自貿區完成。在現行跨境金融政策框架下,共涉及“五個跨境”業務,包括:跨境人民幣雙向貸款、跨境雙向發債、跨境雙向本外幣資金池、跨境雙向股權投資、跨境資產轉讓等。其中,以不良資產作為切入點,跨境資產轉讓開始在深圳試點。

  2018年6月,深圳外管分局在該項試點業務上不再設置時限,并對執行細節進行優化,包括:試點不再設具體期限;業務由事前審核改為事前備案;申請人開立的外債專用賬戶可用于接收境外投資者匯入的交易保證金。資產出讓方也不再僅限于境內銀行,資產管理公司也可參與其中。

  不良處置新路徑

  不良資產跨境轉讓試點,于2016年在深圳啟動。當年,深圳外匯局完成國內首單以交易所平臺為依托的銀行不良資產跨境轉讓。

  此次,深圳市金融債權管理聯席會議與前交所合作的具體內容為:一方面,為深圳地區銀行持續提供貼合真實需求的資產流轉;另一方面,深圳市地區銀行通過跨境通資產交易平臺,利用境內外兩個市場、兩種資源,多種渠道實現境內金融債權處置。

  前交所跨境事業部總經理陳韡表示,前交所2018年上半年交易量2600億余元,跨境轉讓資產涉及不良資產、商業保理、融資租賃、銀行信貸、信用證項下福費廷和票據資產的跨境轉讓。該交易所跨境轉讓資產規模近100億元,其中跨境不良資產約70億元。不良資產跨境轉讓的底層資產來源主要為銀行、資管公司。資金方多為境外知名投資基金、中資在境外分支機構或境外金融機構。

  對于不良資產跨境轉讓的模式,深圳外匯局相關負責人今年5月表示,深圳的試點模式以“逐筆審核、外債登記、額度豁免、專戶管理、系統監測”為核心。異地銀行可以通過深圳轄內機構代理申請,幣種不限;經深圳外匯局備案后,相關資產轉讓交易價款、資產處置收益等跨境資金匯兌,按外債相關規定直接在銀行辦理。

  需跨越多項障礙

  不良資產跨境轉讓,并非易事。因既涉及稅收安排、資本項下管制等政策因素,也需考慮不良資產包價格、人民幣匯率波動等市場因素。

  傳統的不良資產跨境處置主要采用ODI(對外直接投資)模式。具體為,境外的不良投資機構在境內設立合伙企業,用于處置不良資產,收益通過股東分紅的形式返回。若底層資產涉及不同地區,則需在各地分別設立處置公司。這一模式不利于市場發展,也存在監管漏洞。例如,在稅務安排上,需要分別計算不良資產收益,不能合并計算,并向各地稅務部門分別繳稅。

  新的不良資產跨境轉讓試點,在監管政策上,一是需要考慮外匯管制因素。“外匯局對不良資產跨境轉讓的額度上不封頂,但要求匯出金額不能超過購買資產的原值。”前海金融資產交易所副總經理詹宏宇表示,不良資產買賣雙方達成一致后,境外投資人將美元匯到交易所開立的外匯專戶上進行結匯,再由交易所將資金轉給境內的不良資產持有人。資產處置完成后,將處置的收益匯到結算賬戶上購匯。

  二是稅收安排實行集中管理。交易所模式下的不良資產跨境轉讓,稅收安排由交易所統一代理繳稅,目前執行10%稅率,機構在境內處置資產可以合并計算。由于每一單不良資產往往包含幾十筆交易,統一代繳稅可避免合規風險。

  除上述政策因素,市場波動也會影響跨境資產轉讓。

  近兩年,一些境內資管機構積極買入不良資產包,甚至激進“搶包”,直接推高了不良資產包的價格。但今年尤其下半年以來,不良資產熱度下降,資產包流拍率明顯增加。此外,人民幣近期出現相對美元的單邊貶值壓力,匯兌損失也會影響境外不良資產投資人的積極性。

  未來前景如何?

  隨著不良資產規模持續擴大,創新的不良處置方式究竟前景如何?

  從供給來看,銀保監會數據顯示,截至今年二季度,商業銀行不良貸款余額1.96萬億元,較上季末增加1829億元;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1.86%,較上季末上升0.12個百分點。

  詹宏宇認為,國內大約200萬億金融資產中,60%是標準化資產,其余40%是非標。跨境資產規模2萬億元,占比僅1%左右,基本全是標準化資產。非標資產的跨境業務剛起步,處于萌芽階段,以不良作為切入點,將豐富境外投資者的投資標的。

  從需求來看,當前離岸人民幣境外總規模約1萬億元,但缺乏合適的投資標的,大部分躺在銀行存款里。若打通境內外“籬笆”后,離岸人民幣可以投資境內非標資產。

  但這需要打通境內外對資產的理解。由于境外市場并無“非標”等概念,投資者較難識別非標的收益和風險,導致其投資意愿不強。

  “難點在于風險識別,解決的辦法是金融科技手段。”詹宏宇認為,交易所在底層資產信息披露揭示方面,利用大數據、區塊鏈等將“非標”盡量做到“類標準”化,并引入第三方機構進行評級、估值、增信等,以達到境外投資者的要求。此外,也會與境外持牌機構合作,將非標資產做成符合境外監管要求的金融資產,如票據等。

  另一從事不良資產跨境轉讓試點的機構、招銀前海金融資產交易中心首席研究員王朝陽認為,不良資產跨境轉讓業務因所涉環節眾多、程序較為復雜,業務開展需配套專業綜合服務,以通過系統化、標準化的運營來平滑各實際操作環節存在的交易摩擦。包括:前期公開信息展示、需求匹配、投資咨詢、交易結構及產品設計、法律合規及稅務會計安排等;中期組織公開競價交易、進行外債登記備案、提供登記見證服務、資金存管及清結算等;后期稅務代扣代繳、收益購匯出境、外債登記注銷等。

  (編輯:馬春園)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花样冰刀和冰球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