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雀一號”運載火箭發射失利 民營航天亟待“鯰魚效應”

  本報記者 陳寶亮 北京報道

  導讀

  多位業內人士向記者分析,“目前留給民營火箭公司的發射市場,最多只能養活1-2家公司,未來的市場競爭會非常激烈。”

  首發民營運載火箭的發射失利,打亂了國內民營商業航天的宣傳節奏。

  在零壹空間、星際榮耀先后成功完成了4次亞軌道探空發射之后,民營航天公司藍箭航天的固體火箭“朱雀一號”首次突破100千米的高度,成為首次嘗試太陽同步軌道的民營火箭公司。

  但2018年10月27日,藍箭航天發布聲明稱:“火箭發射后飛行正常,一二級工作正常,整流罩分離正常,三級出現異常。”10月31日晚,藍箭航天正式發布公告稱,“經初步分析,懷疑末修姿控動力系統某推進室輸送管損壞導致控制力下降和推進劑泄漏”。

  雖然兩次公告并未就發射的成功、失敗與否給出結論,但這次未能將衛星送入軌道的發射被業內普遍分析為發射失敗。姿控系統故障導致的發射失敗并不罕見,2017年6月,長征三號乙也曾因姿態控制系統問題導致發射部分失敗。2018年1-10月,全球86次火箭發射中,共出現三次發射失敗、一次部分成功,失敗的案例中包括Space X在1月為美國軍方Zuma衛星提供的發射任務。

  雖然大部分業內人士依然就藍箭此次發射給出認可、鼓勵,但這次發射失利也讓民營航天企業進一步認識到運載火箭的風險。

  發射元年

  2018年4月、5月,星際榮耀、零壹空間先后完成了首次亞軌道火箭發射。其后,兩家公司又先后于9月5日、9月7日成功完成第二次探空火箭發射。

  進入十月份,除了藍箭航天的“首枚民營運載火箭”之外,最早成立的翎客航天也在月初成功完成了可回收液體火箭RLV-T5的點火實驗。據記者了解,零壹空間也計劃在12月份啟動首飛,此次發射將搭載來自歐洲、國內的多顆衛星載荷。不過,因為發射協調尚存不確定性,零壹空間暫未對此次發射啟動預熱宣傳。

  得益于越來越多的民營火箭發射,2018年被越來越多的人稱之為發射元年。

  不過,發射元年的突破不僅局限于運載火箭在空間上的探索,更多還在于民營火箭在技術、市場、行業準入等多個領域的破冰。在商業航天逐步開放的過程中,民營火箭公司真正走出了紙上談兵,借助政策、市場、資本、軍方資源,拿到國有企業的發射訂單,在酒泉衛星發射中心打通了民營火箭的入場、發射許可的一整套流程,并將火箭正常發射。正如藍箭航天在公告中強調的,“取得行業全部準入資質,同時,獲得了國內第一張民營運載火箭發射許可證。”

  雖然困擾民營航天公司的政策法規不完善、發射資源緊張、產業鏈銜接不暢等問題仍然在困擾民營航天公司,但第一個吃螃蟹的人出現之后,解決這些問題都將有路徑可尋。

  而實現行業準入的突破之后,民營火箭還需要實現從固體火箭向液體火箭的突破。目前,所有發射的民營火箭均為固體火箭。雖然固體火箭的結構簡單,且具有較高的可靠性、發射機動性,但在國內,固體火箭并不能給民營公司帶來競爭力。

  目前,中國航天科技集團的長征十一號火箭、中國航天科工集團的快舟火箭,均為低發射成本固體火箭,長征系列火箭正在為商業發射提供越來越多的運載力,航天科工則是在2016年就成立了航天科工火箭技術有限公司,直接參與商業發射的競爭。而且,快舟火箭的發射成本已低于1萬美元/公斤,已低于民營火箭公司目標中的1-2萬美元/公斤。多位業內人士向記者分析,“目前留給民營火箭公司的發射市場,最多只能養活1-2家公司,未來的市場競爭會非常激烈。”

  由于固體火箭無法實現回收,民營火箭公司只有在液體火箭上實現可回收技術,才能在市場上與國家隊競爭。

  但在“首枚民營液體火箭”的路徑上肯定充滿更多的失敗。即便是SpaceX,其最初的獵鷹1號火箭前三次發射也全部失敗,第四次發射才成功。其已經成熟的可回收技術,在2017年之前也經歷過6次失敗。相比于此次藍箭的發射失敗,未來民營火箭公司將面臨更多的挑戰。

  期待鯰魚效應

  在民營火箭公司持續刷屏的同時,國家隊其實也在推進改革。

  2018年10月20日,航天科技集團旗下中國運載火箭技術研究院官方微信發布文章《火箭院開始全面深化改革》,準備向“高質量、高效率、高效益”轉型。

  “改革一直在推進,民營火箭的崛起也是改革的部分原因。”一位火箭院內部人士向記者介紹,“雖然現在民營火箭還做不了什么,但未來他們確實可能做得比我們好。”

  “現在民營火箭的供應鏈基本都來自國有體系,人才也基本全靠從我們這高薪挖人,短期內很難實現技術超越,能夠復制就很不錯了。”上述人士介紹,“但是,民營企業的管理體系、研發效率比國家隊好。美國民營火箭起步很早,現在他們整個航天產業鏈都比國內要先進。”

  但是,相比于美國民營火箭的起步時期,國內民營火箭公司的目前發展環境與當時的SpaceX無法相提并論。

  2006年開始,美國軍方、政府、NASA開始大力支持Space X、軌道科學等初創公司,2006-2008年,NASA同SpaceX、ATK以及其他私營公司簽署了一系列“資金充沛”的激勵協議,2008年,NASA又與SpaceX、ATK分別簽署了16億美元、19億美元的商業補給服務合同。2016年,NASA又與SpaceX、ATK、內華達山公司簽署了2019-2024年的商業補給服務,合同總金額不超過140億美元。這些來自政府的“天使投資”成為美國民營航天業最主要的收入。

  11月1日,一位航天科工內部人士向記者介紹:“航天科技、航天科工自成體系,從衛星載荷,到運載火箭的研發、制造、發射,自己能給自己提供完整的解決方案,國內的衛星客戶基本也都是國企,和民營合作的空間幾乎沒有。”此外,一位經常與軍方接觸的衛星通信人士向記者介紹,“‘民營身份’幾乎不可能拿到軍方、政府的項目、資金。”目前,民營火箭公司只能把剛剛興起的“微小衛星發射”作為目標市場。

  除了目前的行業準入、人才流動之外,中國的商業航天還存在大量需要破冰的環節。通過改革讓民營航天企業發揮鯰魚效應,助推我國發展出具有國際競爭力的航天產業鏈。

  (編輯:張偉賢)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花样冰刀和冰球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