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精準扶貧要避免走兩個極端 ——訪清華大學公益慈善研究院副院長鄧國勝

  文/張述冠

  按照國家對精準扶貧戰略的規劃,到2020年我國要確保貧困人口如期脫貧。可以說,脫貧攻堅這項意義重大的事業,已經到了最后階段的決勝期。一直以來 ,企業都是精準扶貧事業中一支不可缺少的重要力量,企業的積極參與產生了顯著的成效。扶貧攻堅越到最后階段,遇到的挑戰越大。所謂行百里者半九十,如今,在這最后的決勝階段,企業更當不遺余力地發揮出自身優勢,推動自己的扶貧項目進一步順利開展,從而促進國家的精準扶貧事業收獲圓滿成果。

  日前,本報采訪了清華大學公益慈善研究院副院長鄧國勝教授,就企業精準扶貧應如何揚長避短等問題與他進行了交流。

  不能回到原來的粗放模式

  《21世紀經濟報道》:在精準扶貧作為一個重大戰略被正式提出來之前,也有不少企業在做各種扶貧項目,與那時候相比,企業現在的精準扶貧在總體上有哪些不同之處?

  鄧國勝:以前很多企業也參與扶貧,但重視程度沒有現在這么高。現在國家把精準扶貧作為一個戰略提出來,出臺了很多文件進行鼓勵,既然國家號召,那么企業在履行社會責任時就會高度重視,甚至一些企業會專門成立扶貧部門。所以,最大的不同就是積極主動性及重視程度不一樣。因為企業高度重視,參與的力度也就很大,比如有企業拿出上百億元的資金在貴州做扶貧,這樣的力度可謂前所未有。

  其次是精準程度不一樣,以前企業做扶貧,可能只是表達一點愛心,捐完款之后,這些錢用在哪里、用得怎么樣,可能企業并沒有那么在意。但現在不一樣了,要讓資金流向最需要的最貧困的弱勢群體;與此相應,扶貧的方式和效果也不一樣,都需要更精準,要因地制宜,因人施策。這與以前粗放的、低效的、撒胡椒面式的做法,都大不一樣。

  《21世紀經濟報道》:企業參與精準扶貧有其有利條件,比如資金、人才、技術、管理等,企業如何確保這些有利條件能夠真正發揮出實效?

  鄧國勝:企業確實有自己的優勢,但優勢要轉化為扶貧的效果,其實還是有較長的距離。畢竟,企業雖說在經商方面經驗豐富,但扶貧與經商不一樣,它是一個更為復雜的社會問題。特別是,在扶貧多年之后,剩下的貧困人口可能是最難扶的,這對企業來說其實是一個全新的挑戰。企業經商有經驗,可在扶貧領域卻是新兵,你有資金有人才,但可能不一定用得上。一句話,扶貧也是一個專業化的事情,你的專業化程度不夠,你要把這些東西有效地利用,最重要的還是需要你對扶貧這個領域有鉆研,要真正去探索。一是自己去摸索,另外就是與專業的扶貧機構合作,這樣才能更好地保證資金、技術、人才能發揮效應。

  我想無非就是這些路徑,一是自己探索,不斷創新迭代,拿出做技術研發的精神來做社會領域的研發迭代,探索企業扶貧的方式方法;另外就是與別人合作,企業捐錢,同時加強監管,企業有管理優勢,強強聯手,深度參與。這兩種方式都是可以的,第一種方式參與程度更高,第二種參與程度低一些。但不管哪種方式,都需要企業真正參與進來,而不是給了錢就不管了。

  《21世紀經濟報道》:企業參與精準扶貧是否也有其局限性,或者說,根據您的觀察,企業在做精準扶貧項目時容易出現哪些方面的問題?

  鄧國勝:一些企業會想,我在競爭激烈的市場上都殺出了一條血路,做扶貧還不簡單嗎?我拿出錢,派人下去,不就能搞定了嗎,這有什么難的?但很多這樣想的企業在實際過程中卻碰了一鼻子灰。

  跟農民打交道并不容易。給錢,有可能養懶人,不僅不能達到扶貧的效果,反而可能培養等、靠、要的壞習慣,這是企業沒有預料到的。另外,我們在調研中發現,很多企業會說,我們給了那么多錢,你們怎么還沒脫貧呢?實際情況卻是,當地老百姓不僅不滿意,反而意見很大,覺得分配不公。比如有些企業家給老家人蓋房子,建別墅,你以為你是在做好事,誰知卻出現了各種奇怪的問題。做好事其實也挺難的。農村的工作非常難做,不患寡患不均,有時候好心會辦壞事。企業容易盲目自信,對扶貧的難度估計相當不足,結果在碰了一鼻子灰之后又開始打退堂鼓。

  其實,企業也不要覺得扶貧這件事太難。扶貧最重要的是產業扶貧,產業恰恰是企業的優勢,NGO在這方面不如企業,所以企業在扶貧上是有優勢的,關鍵是如何將優勢發揮出來。

  所以,企業扶貧非常容易走兩個極端,一是盲目自信,二是在遭遇挫折之后又太悲觀,甚至開始打退堂鼓,或者回到原來的粗放模式。這兩種誤區都需要避免。

  《21世紀經濟報道》:精準扶貧事業對企業的公益模式創新產生了什么樣的影響?

  鄧國勝:精準扶貧最重要的是效果要精準,這就倒逼企業,扶貧方式要精準,扶貧要有成效,有效是沒有止境的,只有更好,沒有最好,我們總能在不同的維度有所突破,提升效率。別人花1000元,也許你花800元就能產生同樣的效果,別人提高收入2000元,你的方式也許可以提高4000元,這是沒有止境的。創新永遠在路上,我們不是為了創新而創新,而是要通過創新提高扶貧的績效,達到精準的效果。精準扶貧會給企業的公益模式創新帶來推動力,倒逼他們去探尋新的方法。否則,按照傳統的模式,很難做到精準有效。

  企業扶貧要有頂層設計

  《21世紀經濟報道》:企業要找到一種切實有效的扶貧模式,企業在尋找這種模式時應考慮哪些方面的因素?

  鄧國勝:我覺得企業需要有頂層設計,要想清楚,為了達到扶貧的目的,到底需要什么樣的組織資源、人力資源、資金資源,需要什么樣的專業知識,要跟哪些擁有這些資源的機構、人才合作,對此需要有通盤考慮。企業扶貧要構建一個完整的產業鏈,要有整套的思路,不能單打獨斗,要整合專家學者、NGO、政府各方面的資源共同參與。

  企業一定要做好需求調查,在做需求調查時要精心設計扶貧方案,要經過多人討論。有些企業,連需求調查都不做,或者說是搞得很粗,走過場,走形式。另外很重要的是,一定要調動當地人的積極心,將當地人的心態從“你們給我們扶貧”變為“我自己一定要脫貧”。不能培養地方的等靠要心態,很多地方對企業的扶貧資金是歡迎的,但對企業的深度參與可能會有排斥。有的企業就認定了某個村,就給這個村捐錢,那這個村就會過度依賴企業,一旦企業撤離,農民就會返貧,過度依賴導致返貧,這也是要避免的。

  成功的做法可以有不同的路徑和模式,一種是比較簡單的,找那些做得比較好的成功模式,跟它合作,比如中國扶貧基金會的“美麗鄉村”做得好,那我也跟中國扶貧基金會合作做一個;另外就是自己做,自己有理念和方法論,通過招投標選擇合適的社會組織一起來做,就是自己深度投入,同時也整合NGO、地方政府的資源共同參與。所以企業可以選擇不同的模式,一是以自己為主,一是以NGO為主,還可以以地方政府為主,每種模式都有成功的可能,也有失敗的可能,關鍵是這種模式要適合自己。這就需要企業做好分析,我到底有沒有這方面的經驗和人才。

  精準扶貧是一個長期的事業,2020年精準扶貧結束之后還有鄉村振興,對企業來說,這是一個需要長期履行的社會責任。我們建議企業對此要有長遠的戰略性思考。

  不要做道德綁架

  《21世紀經濟報道》:有一種觀點認為,任何社會問題的解決,都需要將它變為一個有利可圖的商業機會,只有這樣社會問題才能得到根本的解決。您認為在精準扶貧領域是不是也是如此?

  鄧國勝:從理論上來講是這樣的。西方學者提出,企業解決社會問題的過程是創造共享價值的過程。如果只是切蛋糕的過程,那么企業缺乏持久的動力,一定是當它能夠成為一個商業機會時,企業才會源源不斷地投入,實現經濟和社會的平衡、共贏,否則就無法徹底根本性地發生轉變。

  無非是兩種路徑,一種是企業在生產過程之中就把社會問題解決了,比如沃爾瑪在設計包裝時,就考慮如何解決環保問題;在設計超市的布店時,就想到要解決交通擁堵。也就是說,在生產過程中就解決了社會問題,這是一種模式。另外一種模式是我在解決社會問題的過程中也能尋找到商業機會,比如說阿里,給沒有資本開店的人提供了一個網上開店的機會,同時也為自己帶來了巨大的流量和效益,包括幫助殘疾人開網店。

  現在企業做精準扶貧還只是響應政府號召,但最終還需要企業有內生的動力,企業需要找到一個平衡點。在這方面企業面臨的一個障礙是,人們對現代慈善理念缺乏了解,認為做慈善就是純慈善,做慈善就不能想賺錢,想賺錢就不是做慈善,還是停留在這樣的認知上,這不符合國際潮流和趨勢。

  另外,這也和我們社會的文化氛圍有關,如果有人做慈善還掙錢,就會被認為是為富不仁,不是想做慈善,而是想掙錢,是一種欺騙,對企業家進行道德綁架。因此,企業會顧慮重重,舉步維艱。有些企業家因此而聲明:我在哪里做生意,我就不在哪里做慈善;我在哪里做慈善,我就不在哪里做生意。這實際上是自己給自己上了緊箍咒,結果可能就是,慈善沒做好企業也沒做好。

  所以這個問題既跟企業家的認知有關,也跟社會氛圍有關,需要政府和社會輿論多加宣傳引導。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花样冰刀和冰球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