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劇院魅影” 8年養成記

  2017年,中國迎來了音樂劇產業的爆發之年。上海的音樂劇市場相對成熟,也擁有國內最多的音樂劇觀眾,這也是上海得以打造音樂劇產業鏈的最佳環境

  胥會云 繆琦

  [作為上海唯一一個以音樂劇為特色的專業劇場,文化廣場雖然在啟動3年后就實現了微盈,在2017年的票房收入超過6600萬元,占上海整個專業劇場票房收入的8%~9%,“泛會員”共有15萬人,平均上座率高達70%。但與國際同行相比,依然還是初創期。]

  再過大約兩個月,熱辣的西班牙語音樂劇《卡門·古巴》、浪漫的英文版音樂劇《亂世佳人》、百老匯經典音樂劇《歌舞線上》,都將首次登陸中國,在年底為上海觀眾獻上重磅演出。

  這是自2011年開業以來,上海文化廣場一直力推的年末大戲系列。此前這一系列還囊括了《巴黎圣母院》、《劇院魅影》等經典作品。借助于品牌欄目的運作,上海文化廣場不僅確定了它在音樂劇業內的核心地位,也為上海在全球音樂劇產業中拓展影響奠定了基礎。

  近日在參加2018年上海文化創意創新高峰論壇時,上海文化廣場劇院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張潔告訴第一財經記者,中國的音樂劇市場還處于初級階段,需要培育,是潛力巨大的新興市場。

  從引進經典開始

  與國內其他城市相比,上海的音樂劇市場相對成熟,也擁有國內最多的音樂劇觀眾,這也是上海得以打造音樂劇產業鏈的環境。

  9月21日~30日,法語音樂劇版音樂會《悲慘世界》連續上演11場。16年前的2002年,英語版音樂劇《悲慘世界》首次來到上海,成為無數中國音樂劇觀眾的啟蒙之作,開啟西方大型音樂劇引進潮流,此后十幾年一直穩占最受期待引進音樂劇的頭名。

  而今年,該劇依然火爆,最終售出率92.8%,累計觀演19795人次,上座率93%,演出收入逾1074萬元。

  作為文化廣場跨年壓軸大戲,法語音樂劇《搖滾莫扎特》于今年1月2日~21日上演24場,累計吸引觀眾42055人次,累計票房1945萬元,平均上座率91%。

  “相對于電影、電視或網絡文學來說,音樂劇終究是較為小眾的行業,但生命力卻最長遠,受眾的質量以及認同感都非常高。”張潔說。

  2013年《劇院魅影》在上汽·上海文化廣場的票房達到6177萬元,這一成功也激發了國內對于音樂劇產業的熱情。到了2017年,中國迎來了音樂劇產業的爆發之年,上演的音樂劇數量明顯大于以往。

  不過,如果與成熟的百老匯市場做一個對比,就會發現,上海的音樂劇市場還處于初級階段。

  百老匯聯盟發布的數據顯示,2017~2018演出季(2017/5/22~2018/5/27)共53周時間,百老匯的票房達16.97億美元(約合118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17.1%;共吸引1379萬觀眾,同比增長3.9%。

  而作為上海唯一一個以音樂劇為特色的專業劇場,文化廣場雖然在啟動3年后就實現了微盈,在2017年的票房收入超過6600萬元,占上海整個專業劇場票房收入的8%~9%,“泛會員”共有15萬人,平均上座率高達70%。但與國際同行相比,依然還是初創期。

  原創要突破技術問題

  接下來,中國音樂劇產業會如何發展?

  張潔給上海文化廣場找的國際上的對標對象,并不是美國百老匯,而是歐洲的戲劇高地——德國國家劇院。

  張潔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專心做音樂劇的文化廣場是面向上海乃至全國的單一劇場,并不像百老匯那樣是一個集聚街區;其次從文化審美上,百老匯觀眾在觀劇上更偏向家庭娛樂,而上海的觀眾則更偏向有文化內涵、發人深省的戲劇作品,這點和德國國家劇院更接近;最后從劇場的運營模式上來說,文化廣場不會做到百老匯那樣的規模化運作,而是和德國國家劇院相似,目標是成為中國的音樂劇高地。

  在文化廣場的規劃中,一方面繼續加大國際精品音樂劇、舞臺劇項目的引進,一方面也在扶持原創音樂劇劇目,培育原創土壤。

  在張潔看來,音樂劇這一劇種對中國市場來說還非常年輕,目前還無法定義中國的音樂劇到底是什么。但也正因為中國音樂劇在工藝流程上尚不成熟,所以只能先從歐美引進。

  張潔說,百老匯、倫敦西區的音樂劇都未必代表音樂劇的“完成時態”。也因此,中國音樂劇的藝術形態要立足于中國本土的音樂舞蹈戲劇,立足于中國本土對于音樂理解基礎上的創造。

  但要真正原創,面臨的挑戰非常多。

  首先,原創需要突破一個技術瓶頸——“用中文唱怎么都像在念詞”。另外,與百老匯講故事為主的音樂劇形式相比,中國的原創音樂劇不太擅長講故事,沒有完整的劇情,中國人更多偏好寫意式的審美。

  除了內容的原創,中國音樂劇人才的缺乏也是制約中國音樂劇原創的因素。與此同時,張潔還認為,一個整合了所有音樂劇信息的平臺和通暢的票務渠道也是國內音樂劇觀眾所需要的。

  2016年,文化廣場首次購買海外劇本和音樂授權,獨立嘗試音樂劇《春之覺醒》的整劇制作,舞蹈、燈光、布景、服裝、道具、化妝等全部原創。2017年,購買韓國IP劇——《我的遺愿清單》再次獨立制作,成功實現國內巡演。

  這些探索,給文化廣場在音樂劇市場的行業地位和專業人才培育帶來了明顯的正向激勵效應。

  針對受眾畫像去做藝術教育

  音樂劇產業要發展,取決于這一劇種在中國的市場空間到底有多大。而具備藝術欣賞水平和藝術價值辨識能力的客戶市場,很大程度上決定了整個藝術演出市場的規模和盈利水平。

  作為音樂劇產業鏈條上的重要環節,文化廣場在受眾培養上籌劃頗多。

  第一步,就是要了解,受眾是誰?為此,文化廣場專門成立跨部門的信息化小組,完成了智能化劇院的一期建設,通過多渠道整合統一了諸多會員渠道,完善了獨立運作的碎片化的平臺數據。

  通過目前抓取到的信息,文化廣場一個比較精準的音樂劇受眾畫像已經呈現:女性觀眾超過70%,年齡普遍在25~40歲,其中上海觀眾接近80%。

  更有意思的是,并不是收入越高的人就越會去看演出,年收入在10萬~20萬的人群才是觀看音樂劇的主力,而這些人大都具備了相應的文化積累和藝術素養。

  作為不少中國音樂劇觀眾的啟蒙之作,音樂劇《悲慘世界》具有較好的群眾基礎。“劇藝堂”曾策劃兩期藝術導賞會,分別從原著小說的文學性與音樂劇音樂的藝術性兩方面深入解讀《悲慘世界》。最終該劇上座率93%,演出收入逾1074萬元,實現票房口碑雙贏。

  除了為節目做宣傳補充,如今的“劇藝堂”已經成為了文化廣場公益推廣的品牌,開展各類文化藝術活動,側重藝術在教育、社會和生活中的應用性,也更加關注藝術與城市以及人的關系。

  截至2018年9月,文化廣場共舉辦“劇院開放日”、“名家零距離”、“小白朋友圈”等各類藝術教育活動1139場,21萬人次參與。

  張潔說,希望劇院這一載體所提供的優質精神文化產品不僅僅局限于節目,而是要形成一個內涵更為豐富的劇院生態系統,包括以音樂劇為特色的演藝產業鏈、藝術普及教育、專業化平臺、文化廣場社群、品牌文化活動、文化科技應用、展覽展示、文化休閑空間等。

  劇院從產業價值鏈上看屬于平臺提供商的中間角色,但是在產業鏈上下游相對薄弱的情況下,張潔說,劇院事實上可以成為一個整合的角色,整合產業鏈上下游推動音樂劇產業的發展。

  比如通過高品質和高水準的節目引進,搭建國內原創音樂劇的展演孵化平臺,不斷參與自制音樂劇項目;在搭建產業平臺、開發音樂劇產業鏈等方面加以投入;通過定期舉辦沙龍、行業人才培訓班等,培育提升專業人才。

  “我們不僅以引進、呈現音樂劇經典劇目為己任,而且把逐步進入音樂劇制作環節直至獨立制作音樂劇整劇作為一條發展路徑。”張潔說。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花样冰刀和冰球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