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票出海在即、人民幣跳漲 投機做空不容易

  周艾琳

  [10月31日早間,中國央行宣布,將于11月7日通過香港金管局在香港發行3個月、1年期央票各100億元。]

  10月31日早間,中國央行宣布,將于11月7日通過香港金管局在香港發行3個月、1年期央票各100億元。央票發行利率則需等下周集合競價投標,最高中標利率即為離岸央票的利率。

  早盤,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快速反彈逾90點,收復6.97關口。截至18:30,美元/人民幣報6.9720,美元/離岸人民幣報6.9768。

  “央票的發行規模較小,顯示了央行意在維穩人民幣,守住7這一關口。”德國商業銀行亞洲高級經濟師周浩告訴第一財經記者。

  某外資行離岸外匯交易主管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一方面,央票的發行可以收緊離岸市場流動性;另一方面,央票利率太高也會對市場造成擾動。目前央行對于離岸央票的發行可能仍持謹慎態度。”

  不過,他也表示,如果央行大力發行央票,那么離岸人民幣必然會走升,畢竟比起CNHHIBOR(離岸人民幣香港同業拆借利率),央票對離岸流動性的管理更有效且透明。

  同日,國家統計局公布了10月中國PMI數據,10月制造業PMI為50.2%,環比下降0.6個百分點,制造業總體繼續運行在擴張區間,但擴張速度放緩。隔夜美元指數走強,截至18:30,美元指數報97.04。

  發央票穩匯率

  9月20日,中國央行與香港金管局簽署了《關于使用債務工具中央結算系統發行中國人民銀行票據的合作備忘錄》。當時就有各界解讀,認為這意味著央行可能很快會在香港市場發行央票,央票可以幫助央行更好地管理流動性。不過交易人士普遍認為,在這一時機發行央票,意在穩定人民幣匯率。

  央票,即中央銀行票據,是央行為調節商業銀行超額準備金而發行的債務憑證,其實質是中央銀行發行的債券。外匯專家韓會師表示:“央行發行央票的目的是調節基礎貨幣,直接結果是商業銀行可貸資金量的減少。”

  2011年之前,在人民幣持續升值階段,隨著國際資本持續流入,央行曾大規模發行央票,以調節市場流動性,未到期余額最高時曾突破4.8萬億元(2008年)。但近年來隨著人民幣升值預期淡化,以及國際資本流動格局的變化,存量央票在到期后已經全部退出公開市場操作。

  “在離岸市場發行央票為國際投資者理解央行的貨幣政策提供了參考,此前以中銀香港為代表的中資大行的市場操作幾乎是離岸市場判斷央行意圖的唯一途徑,而離岸央票的出現無疑可以令政策更加透明。”韓會師稱,其直接影響主要在于豐富香港高信用等級人民幣金融產品,完善香港人民幣債券收益率曲線,推動人民幣的國際化。而對于外匯市場而言,客觀上為離岸人民幣匯率調控提供了一個有力的工具。

  中國銀行海外業務總監孫煜認為,央票作為流動性管理工具之一,人民幣央票發行將是長期的機制性安排,有助于調節離岸人民幣流動性,穩定市場預期,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

  人民幣投機不容易

  當美元/人民幣來到6.9這一點位,央行不斷表明立場,人民幣投機就變得愈發“吃力不討好”。

  上周五(10月26日),離岸、在岸人民幣分別一度觸及6.97、6.96關口。當日下午,央行副行長、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潘功勝喊話人民幣空頭,稱“幾年前交過手,應該都記憶猶新”,旋即在岸、離岸人民幣暴漲近200點,收復全部失地。

  據第一財經記者近期對離岸銀行和相關機構的采訪,從今年6月開始(人民幣單月貶值接近4%)做空動能有所攀升,但倉位仍然非常克制,多數機構在6.75左右紛紛開始平倉,當美元/人民幣來到6.9附近時,即使對人民幣仍有貶值預期,但敢單邊下注的機構微乎其微,更有對沖基金對記者表示,已開始通過港交所的離岸人民幣期貨適度做多人民幣。

  “今年人民幣空頭、多頭的日子都不會太好過。”周浩稱。

  “過去一個月市場不佳的情況之下,即使不加利差收入的因素,離岸人民幣相比歐元和韓元都強,所以看空人民幣的風險回報并不對稱,沒必要看空人民幣。美聯儲加息周期最多持續到未來12~15個月,中國有足夠的外儲和手段來平穩匯率。”上述外資行外匯交易主管對記者表示。

  對于央行維穩匯率的一系列措施,上海市人民政府參事、中國人民銀行調查統計司原司長盛松成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維穩人民幣預期仍然是近期的第一考量,人民幣貶值的弊端可能大于益處。”

  盛松成在10月30日的演講中提及,央行該出手時就出手,應該在必要的時候用外匯儲備來穩定匯率,這也更有利于人民幣的國際化。

  美元暫時處強勢

  目前,美聯儲仍處于加息周期,而由于歐元區經濟數據不及預期、政治風險頻發,這也導致美元繼續被動走強。

  日前,美國的消費數據強勁,保持了美聯儲繼續加息的預期。交易員認為這可能是近兩日人民幣匯率再次受到空頭“挑釁”的原因之一。

  數據顯示,季度調整后,美國9月的收入數據環比增加0.2%,漲幅略低于預期。不過,美聯儲衡量通脹的常用指標之一、扣除食品與能源部分的核心個人消費支出物價指數同比增長2%,這已經是該數據連續5個月達到這一水平,一旦該數據超過2.0%的通脹目標水平,市場擔心加息將加快。

  避險情緒已成為美元反彈的重要因素。FXTM富拓中國市場分析師劉敏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市場情緒不穩定、企業盈利水平令人失望,這些因素都推動著投資者前往美元。

  在歐元區,即便此前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對經濟前景表示樂觀,但在意大利預算風波、英國脫歐風險、部分歐元區國家經濟疲軟等拖累因素的影響下,交易員仍認為歐元處于下行趨勢。

  不過,也不乏機構認為美元的強勁動能并不會持續太久。首先,在即將到來的美國中期選舉中,如果民主黨能夠控制眾議院或參議院,那么特朗普放低其保護主義姿態的可能性加大。這應該會推動股市、高貝塔及新興市場貨幣反彈。其次,隨著明年稅改刺激效應的減退、貿易摩擦對美國經濟的負面影響逐步體現,美聯儲可能無法在2020年加息至3.4%的水平。

  渣打全球宏觀策略主管羅伯遜(EricRobertsen)對記者表示,在此前的美股拋售潮之后,當前貨幣市場走勢體現了對美聯儲加息預期的惡化。市場預計,2019年加息不足兩次,2020年甚至僅有一次。

  (第一財經記者徐燕燕對此文亦有貢獻)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花样冰刀和冰球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