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政部提示跨境轉移利潤等問題 多家互聯網公司回應不會主觀偷逃稅

  本報記者 周瀟梟 北京報道

  10月30日,小米集團、蘇寧易購官方回應表示不存在偷逃稅款行為、不存在主觀偷稅逃稅。二三四五、三七互娛則在投資者互動平臺上表示,被財政部“點名”的事宜對公司業績并無影響。

  這些公司紛紛回應,源自前一天財政部披露的2017年會計執法檢查結果。鋼鐵煤炭、互聯網等行業的部分龍頭企業被隨機選取納入檢查,公告還列出了這些公司財務管理上存在的一些問題。

  財政部公告指出,互聯網行業呈現輕資產運營、股權與債權投資相互交織、管理架構與法人實體分離、業務運營無疆域限制等突出特點,部分企業跨境轉移利潤、逃避繳納稅收等問題比較突出。

  從披露的具體信息來看,這些被“點名”的互聯網公司存在幾百萬、幾十萬不等的財務管理不當,相較他們幾十億元甚至更多的年度營業收入而言,更像是管理上的疏漏。

  不過,業內專業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跨境利潤轉移、偷逃漏稅等會是財稅部門監管的重點,也符合國際整體大趨勢。

  多列費用支出、少計繳納稅

  財政部地方專員辦對小米通訊技術有限公司2016年度會計信息質量進行檢查,發現存在部分費用攤銷核算錯誤、對外贈送商品未作為視同銷售行為申報繳稅、報銷發票管理不規范、費用管理制度不完善等問題。

  10月30日,小米回應稱,部分費用攤銷核算問題,主要為房租及部分裝修費用攤銷的起始時間以及部分共用費用在集團企業間的分攤存在一些偏差,公司已經進行了相關賬務調整,不存在偷逃稅款的行為。對外贈送商品未視同銷售的問題,僅涉及部分贈送商品,涉及稅款約人民幣60余萬元,上述問題已經糾正,并已經向稅局申報繳納完畢。報銷發票管理不規范、費用管理制度不完善的問題,涉及費用金額人民幣9萬余元,小米集團已經完善了相關制度。

  “贈送商品未視同銷售,是違背稅法的行為。我國增值稅、企業所得稅都有相應規定,外購、自產的貨物無償對外銷售視同銷售,需要繳納相應稅款。很多企業白送東西都認為不用交稅,這個問題比較普遍,審計中經常能發現”,10月30日,業內知名財稅專家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蘇寧易購2016年會計信息質量檢查后,存在資產轉讓未同時結轉遞延收益531.89萬元、未充分完整披露售后回租事項所形成的收入對當年利潤的影響程度、重復申報研發費用加計扣除342.28萬元等問題。

  10月30日,蘇寧回應稱,“資產轉讓未同時轉遞延收益531.89萬元”是會計師在確認收入時沒有同轉遞延收益,該部分收入已經依法納稅,與納稅無關。而“重復申報研發費用加計扣除342.28萬元”,是會計工作中的失誤,相應導致漏繳40萬余元所得稅。

  蘇寧易購2017年全年納稅總額為40億元,漏繳的40萬元所得稅占比很低。蘇寧易購還強調,會嚴謹對待會計部門日常工作,但絕對不存在主觀偷稅逃稅。

  二三四五存在列支以前年度費用造成2016年度多計費用397萬元;遞延所得稅稅率使用不正確,影響遞延所得稅資產267萬元等問題。三七互娛則存在會計核算不當、少計繳稅費、內控管理不規范等問題,其中:多計收入35.14萬元,少計繳企業所得稅11.69萬元。

  這兩家上市公司均在投資者互動平臺上表示,以上事宜對公司業績并無影響,并給出了2017年營業收入規模。相較2017年二三四五32億元、三七互娛55.35億元的營收,多計費用、少繳稅費規模占比都不大。

  “多列費用支出、少列收入、沒有確認資產轉讓所得等,這些會計處理上的不當,都會影響稅收的確認,會帶來遺漏稅的問題。”北京國家會計學院教授李旭紅指出。

  互聯網企業的稅收監管難題

  10月30日,金杜律師事務所合伙人葉永青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財政部每年都會檢查企業會計工作,這次公開披露一些事項,提高監管透明度,能督促企業管理能力提升。披露信息可能涉及到上市公司,并且需要專業判斷,披露的程序值得討論。公布的事項來看,涉及的金額相較企業經營規模比較小,應該是管理疏漏。

  雖然披露出來的、具體的不規范行為多是情有可原的,但財政部對隨機選取的互聯網行業部分龍頭企業開展檢查后,公告稱“部分企業跨境轉移利潤、逃避繳納稅收等問題比較突出”。

  “目前公布的數額標的,應該都不是面上大問題。涉及到財務合規和稅法理解的具體問題,不能簡單地說逃避稅收征管,這里有是否存在主觀故意的判斷。跨境轉移利潤是非常專業也比較有爭議的事項,往往需要稅務機關和企業多次反復溝通,才能最終判定。”10月30日,北京盈科(上海)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王樺宇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報告還指出,互聯網行業呈現輕資產運營、股權與債權投資相互交織、管理架構與法人實體分離、業務運營無疆域限制等突出特點。

  王樺宇表示,這些特點在互聯網行業比較普遍,主要由行業特點決定,比如風險投資比較青睞互聯網行業,投資者比較看中財務數據和中短期指標,政府“包容性監管”的邊界也拿捏不準,相關法律法規也存在一些缺失。這些違反財務會計法律法規的行為,透過這次會計執法體現出來。客觀而言,行業特點沒法改變,企業需要掌握“合規有度”,要注重合規排查,提高風險意識。

  “這些是互聯網業態的特點,具有這些特點并不意味著企業有偷逃稅的意圖或行為。但這些特點確實會增加財政稅收管理的難度,比如不少互聯網公司存在廣域運營、集中開票的問題,稅收管理和財政分配有一定困難”,葉永青指出。

  李旭紅表示,企業財務管理都有規范,股權與債權應該明晰,不應交織在一起。因為稅收處理上債權和股權差異很大,股權是稅后進行利潤分配,屬于股息紅利,而債權的利息要在稅前扣除——兩者交叉的話,對資本、所有者權益都有影響,也會影響財務披露,屬于財務管理的不規范。

  葉永青則認為,很多投資的債權和股權是可以轉換的,因為從資本角度,有人偏好高風險股權,有人偏好低風險債權,這是很自然的。但是,(股權還是債權)交易性質難以認定,可能會提升稅收管理的難度。

  不過,跨境利潤轉移、逃避稅等行為,無疑將成為重點關注對象。“如果企業往低稅率、避稅港轉移利潤,會造成中國稅基的侵蝕。利潤轉移是不合理的,企業如果沒有合理安排利潤,稅務機關有權進行特別納稅調整,這也是國際反避稅的趨勢”,李旭紅表示。

  (編輯:林虹)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花样冰刀和冰球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