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國家發展研究院副院長余淼杰:中美貿易摩擦下的經濟發展趨勢演變

  本報記者 饒守春 北京報道

  中美兩國為什么會在2018年爆發貿易摩擦?其間經歷過怎樣的演變與升級?未來又將向哪一個方向發展和收尾?這是目前全球都密切關注的焦點話題。

  10月17日,在 “21世紀國際財經峰會2018年年會”上,來自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的副院長余淼杰于其發表的主題演講“中美貿易摩擦下的經濟發展趨勢演變”中,就對上述三個問題作了詳細闡述。

  余淼杰認為,中美貿易摩擦直接原因是美方特朗普當局急于解決中美貿易失衡,對于未來貿易摩擦的發展走向,他表示很可能在長期進行有限合作的基礎上,競爭也會持續。

  數據顯示,自2001年中國“入世”開始就在持續增大。中美雙邊貿易額從2001年底的980億美元快速增長到2016年的5240億美元,年均增速14%。

  余淼杰表示,中美已經成為彼此最重要的貿易伙伴,但同時,中美貿易失衡也在不斷擴大。

  “特朗普所講的東西可以概括四句話,貿易順差是好事,貿易逆差是壞事。中美雙邊貿易失衡是中方補貼或其他不公平關稅政策造成的,所以要解決中美雙邊貿易失衡,只能通過提高對華出口品關稅來實現。”余淼杰說,“與此同時,美國很多聲音認為,未來中方不應出口高科技產品跟美國搶占高附加值市場,中方應待在全球價值鏈的低端,美方應保持在全球價值鏈高端的壟斷地位。他們認為只有這樣,才能保證中國經濟無法趕超美國。”

  不過余淼杰稱,上述特朗普當局的看法站不住腳,原因在于他認為美方逆差不見得是壞事情,中方順差也不見得是好事情,“這主要的原因是因為中國順差所得基本上很大一部分都用來購買美國國債,其實為美國經濟的發展提供源源不斷的融資。”

  “事實上,中美貿易失衡的核心來源是基于兩國要素稟賦差異所導致的比較優勢而造成。我們可以從中國的勞力密集型產品出口和資本密集型產品出口兩方面來說明這個問題。”余淼杰說。

  余淼杰解釋,對于勞力密集型產品,中國的生產方式具有明顯的比較優勢。這種比較優勢的存在,使得中國在勞力密集型產品方面出現大量貿易順差。而對于資本密集型產品,大量的貿易順差是全球價值鏈分工的必然結果。

  在充分認識中美貿易摩擦后,又該如何解決這一問題?余淼杰在演講中給出了自己的答案。

  余淼杰表示,中國致力于減少貿易順差,通過經貿合作、共享全球貿易自由化紅利,做大經貿蛋糕才是王道。同時他認為,想要讓中國一直維持在全球價值鏈低端更是標準的歷史虛無主義的想法。

  “事實上,美國也是花了一個世紀以上的時間才爬到了全球價值鏈的高端。其次,中國勞工成本明顯上升,人口紅利縮減,勞力密集型產品比較優勢下降。第三,中國出口質量不斷爬升。這三個原因都決定了中國不會長期呆在全球價值鏈的中低端。”余淼杰解釋。

  如果量化此次中美貿易摩擦對中美雙方經濟的影響,也可以看出都將對雙方產生的消極影響。

  正因此,在應對中美貿易摩擦中,余淼杰提出了幾點建議。

  “第一,向WTO繼續起訴美國;第二,中方不應該強調同等規模反制,宜強調‘同等比例、同等力度’的反擊;第三,中方應該對從美國進口的賤金屬也就是洋垃圾征稅;第四,擴大對新興發展中國家的出口;第五,擴大其他國家和地區特別是歐盟、日韓的開放;第六,加強雙邊自貿區談判和大力推進全面區域經濟合作伙伴(RCEP)的談判;第七,努力爭取WTO的市場經濟國地位。這一點也是最重要的政策建議。”余淼杰說。

  最后,對于中美經貿關系未來的走勢,余淼杰判斷認為,在未來相當長的時間內,中美因為產業結構上的互補性還會進行長期的有限合作,但是中美經濟將在本世紀中進行長期競爭。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花样冰刀和冰球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