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度中國養老第三支柱發展元年報告書》:如何化解中國老齡化困局?發展養老第三支柱是唯一出路

  本報記者 李潔雪 深圳報道

  距首批養老目標基金獲批兩個多月后,第二批養老目標基金也于日前順利拿到“準生證”。可以預期的是,隨著愈來愈多養老目標基金上線,投資者將獲得更豐富的投資選擇。

  養老目標基金積極推出的背景,是我國愈加嚴峻的老齡化現狀。

  10月17日,“‘四新經濟’的挑戰與創新——21世紀國際財經峰會2018年會”財富管理論壇上,由南方基金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和21世紀經濟報道聯合出品的《2018年度中國養老第三支柱發展元年報告書》子報告(以下簡稱“《報告》”)正式發布,該報告推出的初衷,正是為了探討老齡化這一重要的社會共同命題。

  在《報告》第一章中,我們探討了老齡化進程位居前列的發達國家出現的諸多問題,同時對于中國老齡化問題的特殊性進行了分析;第二章則對美國、日本、法國、澳大利亞、英國等海外發達國家的養老體系進行了研究,以期對我國的養老體系建設提供借鑒;在第三章中 ,《報告》對中國養老金體系的問題進行了重點討論,尤其是養老第一支柱的收支缺口和第二支柱的低覆蓋率問題進行了探討,并強調了在當前時間節點建立養老三支柱模式的迫切性和重要意義;最后,《報告》探討了公募基金如何助力第三支柱發展的現實問題。

  中國面臨嚴峻的養老形勢

  在老齡化已經成為全球化現象之際,中國的老齡化問題有哪些特殊性?

  《報告》提到了如下四個方面:第一,中國總人口數將在2030年左右達到高峰,隨后緩慢下降。這意味著,在達到一定頂峰之后,中國人口總基數將下滑,但老齡人口的數量卻在不斷增加,中國老齡化程度將不斷上升;第二,中國是全世界最大的低生育率國家,生育率低于更替水平;第三,中國老齡人口占比將在30年后翻倍,老年人口撫養比不斷上升; 第四,2017年中國人均GDP不足1萬美元,位于全球中游,同期美國人均GDP為6萬美元。在老齡化比例不斷飆漲與發達國家接近的背景之下,中國人均GDP的水平卻遠遠落后于發達國家,這是中國養老問題面臨的最大障礙。

  在養老壓力如此嚴峻之下,中國的養老體系卻逐漸開始難以支撐。

  《報告》指出,一方面,養老第一支柱的收支缺口不斷擴大。統計顯示,2017年我國基本養老保險收入較2013年增長了88%,但支出激增了104%,收入增速遠不及支出增速。2014至2017年期間,基本養老保險支出各年度增速均保持17%以上,且增長勢頭并未出現減緩跡象。結合我國GDP在2014年至2017年期間增速基本呈現逐步走低的態勢,GDP增速與養老金支出增速的背離顯示養老金支出的高增長難以維系。

  另一方面,養老第二支柱發展陷入瓶頸,低覆蓋率問題難以突破。其中,企業年金近兩年增速大幅減緩,而職業年金作為機關事業單位職工的強制補充保險,覆蓋范圍僅限于不到4000萬的機構事業單位工作人員。兩者相加之下,第二支柱補充養老保險的覆蓋面約在6000萬人左右,僅占第一支柱城鎮職工養老保險參保人群的15%,覆蓋面非常有限,未能形成對第一支柱的有效支撐。

  建立三支柱模式迫在眉睫

  參考國外經驗來看,建設養老三支柱體系是養老金可持續發展的重要途徑。

  《報告》指出,美國、英國和澳大利亞的養老金體系均為三支柱,但其中澳大利亞的養老金體系主要依靠前兩個支柱,其它兩個國家則更均衡地發展著第二、第三支柱;而法國和日本養老金體系則以依靠第一支柱為主。從后期發展來看,采取三支柱模式美國和英國養老體系呈現出更健康的壯大趨勢。

  不過,三支柱養老體系也存在一些弊端。比如說第一支柱支持力度不夠大,第二、三支柱覆蓋率不夠廣,不僅不能很好地保障中低收入人群的退休生活,也不能很好地保證整個社會的退休后生活水平。

  雖然三支柱體系并非一勞永逸的解決方案,但面對人口老齡化的挑戰,單一發展第一支柱的養老金體系并不可持續。主要依靠第一支柱的養老金體系,不僅有可能給一國社會帶來沉重的負擔,還有可能降低人民生活福祉。而第二、三支柱不僅可以減輕此負擔,還可以補充第一支柱發放的養老金,更好地保障個人退休后的生活水平,從而有效地彌補上述不足。由此可見,發展第二、三支柱養老金系統是非常有必要的。

  第二支柱中的職業養老金和第三支柱的個人自愿養老金屬于補充養老金范疇。從發展趨勢和國際經驗看,補充養老金在個人養老保障方面將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而對公共養老金的依賴性逐漸降低。

  結合國外的養老體系建設實踐經驗和我國養老第一、第二支柱的現實問題來看,《報告》認為,我國建立養老三支柱模式迫在眉睫。

  公募基金將扮演重要角色

  在養老第三支柱的建設過程中,公募基金應該發揮什么角色?

  《報告》指出,公募基金長期以來一直是各類養老金管理的主力軍。目前第三支柱剛剛起步,公募基金在養老金第三支柱建設上大有可為。

  從1998年到2018年,公募基金行業走過了20周年。這20年來,中國基金業從無到有,從小到大,成為資本市場的中流砥柱。經過二十年的發展,中國公募基金行業已經擁有了完善的制度設計、嚴格的行業監管、大量的人才儲備、豐富的投資經驗。

  然而,中國公募基金的20年也面對著許多新問題:首先在過去10年里面,權益類產品的年化回報率達到了16.18%,基金是賺錢的,但基民投資短期化,頻繁變換投資產品,往往不賺錢;其次,權益類產品,2007年是2萬多億的規模,但現在行業規模達到12萬億的時候,權益類產品的規模不升反降;再次,基金業績評估短期化等。

  海外經驗證明,養老金規模大,投資時間長,對權益類投資比重配置較高,投資管理業績考核長期化,這些都將有助于化解中國公募基金面對的許多問題。

  《報告》指出,養老金有望為公募行業帶來新機會。從國際經驗表明,養老金的發展將推動基金行業崛起,為基金行業帶來發展紅利。隨著我國加速進入老齡化社會,養老金行業迎來重要發展機遇。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花样冰刀和冰球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