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F支持各国重启货币宽松 机构警告股市暴跌风险加剧

  樊志菁

  今年以来,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经合组织(OECD)和世界银行在内的多家机构数次下调全球经济增长预期。

  面对贸易形势持续紧张环境下的经济增长压力,IMF建议各国央行采取宽松货币政策,而不少机构则担忧降息可能意味着全球股市的?#38505;?#34892;情接近?#37319;?/p>

  IMF支持全球央行重回宽松模式

  IMF代理总裁利普顿(DavidLipton)14日在出席本周G7集团财长及央行行长会议前夕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支持各国央行推出货币刺激计划以提振经济,“鉴于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和下行风险,央行维持宽松货币政策是合适的,不要因为担心失去应对经济衰退的政策空间而回避降息。”

  这段话被市场解读为IMF对未来?#20998;?#22830;行和美联储降息的支持。

  近期欧元区再度陷入经济疲软和通胀低迷的泥潭,制造业PMI长时间低于荣枯线,6月通胀率CPI降至1.2%,距离2%的目标渐行渐远。

  欧央行行长德拉吉此前在辛特拉央行行长论坛上表示,欧央行将利用职权?#27573;?#20869;的所有工具来应对挑战,包括降息和资产购买。

  美国也面临着制造业动能减弱和房地产市场增长放缓的压力,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上周在国会就半年度货币政策报告作证时表示,围绕贸易紧张局势和全球经济增长的不?#33539;?#24615;“逆流”对美国经济前景构成威胁。

  纽约联储依据美债收益?#26159;?#32447;建立的模型显示,2020年5月美国经济陷入衰退的概率已经升至32.8%,创2008年5月以来新高。

  利普顿?#30130;?#19982;10年前相比各国目前的财政和货币政策空间更为有限。考虑到金融危机的巨大破坏力,大家应努力避免类似全球性经济衰退的情况再次发生。他进一步指出,除了货币政策以外,贸易形?#39057;?#25913;善至关重要,相对于宽松货币环境,更关键的是各国经济内生动能的提升。

  IMF7月初发表的报告?#30130;?#23545;贸易伙伴征收关税对于解决总体贸易失衡是无效的,因为消费者只会将其需求转?#39057;?#20854;他没有关税的贸易伙伴身上。关税的提高将严重损害工业产出、就业和生产效率,当前的全球贸易体系表明,关税的大幅增加将会波及更多国家并产生连锁反应,伤害全球经济增长前景。

  牛津经济研究院经济学家博斯特扬基奇(KathyBostjancic)此前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全球性贸易摩擦短期内无法得到彻底解决,降息对经济的提振作?#23186;?#34987;大幅度稀释。

  作为全球贸易的风向标,新加坡和韩国经济正在面临前所未有的考验。新加坡二季度GDP环比下滑3.4%,创2009年二季度以来最差表现,出口低迷拖累以电子制造业和精密工程产业集群制造业为代表的制造业产出持续恶化。韩国出口已经连续第七个月下滑,7月3日韩国政府将全年GDP增速预期由2.6%~2.7%下调至2.4%~2.5%。机构普遍预期,两国央行将在近期宣布降息。

  ?#29575;?#19978;,为了应对经济放缓的压力,5月以来马来西亚、?#22369;?#23486;和印度等国已?#32676;?#19979;调基准利率,新西兰和澳大利亚两大发达国家也加入了降息阵营。随着美联储即将开启降息周期,新一轮全球性宽松周期或将开启。

  利?#36152;?#23613;,机构担心股市暴跌

  虽然降息短期内带来的流动性利好有助推动市场进一步?#38505;牽?#20294;不少机构依然对行情的持续性抱谨慎态?#21462;?/p>

  巴克莱认为,全球股市未来出现“融涨”的概率为65%。融涨指的是一轮牛市?#37319;?#20986;现的加速?#38505;?#34892;情,投资者并未考虑基本面因素,而是担心错过收益而蜂拥入市推高资产价格,随后股市往往因为利空兑现出现大幅回调,导致市场泡沫破灭。

  由贸易形势和需求下滑引发的全球性制造业持续低迷是该机构担忧的主要因素。?#20998;?#32463;济火?#20302;?#24503;国工业订单数萎缩加剧,美国制造业PMI指数逼近荣枯线,劳动力扩张和产出预期疲软,而在贡献全球经济增量超60%的亚太地区,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及部分东南亚新兴经济体也出?#33267;?#21046;造业动能不足的问题。

  巴克莱权益策略师?#29575;?#28504;德(ManeeshS.Deshpande)表示,投资者不应对美联储宽松政策的实?#24066;?#26524;预期过高。

  券商杰弗瑞全球首席策略师达比(SeanDarby)也认为多个因素将限制股市?#38505;?#24133;?#21462;?#39318;先今年以来股票市场长期遭遇资金净流出,其次企业盈利下修的风险并未完全释放。

  受益于美联储放弃渐进式加息并释放鸽派信?#29275;?#20170;年以来MSCI全球股票指数已经累计?#38505;?#36229;16%。不过对于全球经济前景的担忧令资金依然对低风险的各国公债趋之若鹜,10年期美债收益率年初以来累计下跌50个基点,而欧元区多国国债收益率已经跌入负收益区间。

  达比认为,市场已经把降息25个基点纳入定价,美联储这么做除了满足投资者预期以及平息美国总统特?#21183;?#30340;不满以外,对经济于事无补。

  摩根大通基于上世纪90年代美联储为应对经济下行压力两次推出“保险性降息”为基础,对全球股市短期走势进行了预测。

  该行策略师帕尼格佐格鲁(NikolasPanigirtzoglu)在最新研报中指出,1995年美联储降息前夕,市场给出了美联储12个月内降息60个基点的定价,而美联储在6个月内就降息75个基点,1998年随着俄罗斯债务危机爆发,美联储利率三连降也出乎市场意?#31232;?/p>

  这一次如果美国经济迅速恶化,美联储很可能会继续超预期降息。目前芝商所CME利率观察工具FedWatch显示,投资者对于美联储年内降息三次的预期正在升温。

  计算模型基于M2指标和资金?#21453;紜?#22312;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量化宽松周期内,各国央行纷纷向市场注入流动性,这也让包括企业、养老基金、保险公司和主权财富基金?#30830;?#38134;实体的资金?#21453;?#23545;股市的影响力越来越大。

  根据测算,非银实体目前的债券持?#36763;?#32422;为32万亿美元,配置比例为20.8%,高于去年9月美股冲顶时的19%,股票配置比例为43.6%,好于去年12月末美股?#38477;?#26102;的41.8%,但不及后雷曼时代高点的45.5%。

  在最乐观的情况下,如果G4央行(欧央行、日央行、英国央行、美联储)的宽松政策达到甚至超过2008年,以去年9月的价格基准和配置分析,投资者如果重新超配权益类资产,全球股市将?#38505;?.9%,对应标普500指数12个月目标位3200点。

  潜在风险在于美国经济数据超预期?#27492;?#23545;美联储货币政策预期的影响,以及近期持续?#38505;?#30340;债券市场出现波动。帕尼格佐格鲁表示,相对于年初以来的涨幅,未来全球股市因降息而?#38505;?#30340;空间将十分有限,建议投资者保持谨慎。

特色专栏

?#35753;?#25512;荐
花样冰刀和冰球刀
湖南幸运赛电视走势图 河北20选5开奖号码好3 网上真人龙虎斗牌面点数玩法简介 刘伯温三肖中特图 浙江快乐彩12选5玩法 三十二张扑克牌九技巧 3d彩票中奖号码 快三所有号码表 北京塞车开奖直播 河南481近500期开奖结果 中国足彩赛事回顾 河北福彩体彩走势图 百变王牌任三技巧 今晚三肖中特一 福利彩票走势图七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