債市違約頻“鬧心” 監管層多維防風險

    本報記者 王丹 上海報道

    上市公司密集出現債務違約事件,已然成為上半年資本市場的熱點事件。統計數據顯示,截至5月24日,今年以來共有19只債券發生違約,涉及金額超150億元。

    實際上,在中國資本市場,債券違約并不是新生現象。據海通證券統計,2014年以來的集中爆發期就有三個,但這輪違約,雖然數量相比債市存量規模依然很小,風險亦可控,市場反應卻明顯更為“鬧心”。

    “必須承認,債券市場內外部環境已發生較大變化,這也是最近交易所修訂公司債上市規則的重要原因”,上交所債券部相關負責人近日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目前,上交所正在多措并舉防控化解市場風險。

    這輪違約不一樣

    從今年以來的這輪債券違約情況看,新增違約主體中民營上市公司明顯增多,這是與以往違約潮不同的地方。

    “作為公眾公司,信披公開加上輿論發酵,違約的負面沖擊加大,金融機構愈發‘嫌貧愛富’,市場更傾向于低風險、高等級債券,而風險偏好低的投資者則出逃債券型基金等”,一位受訪的公募債券型基金經理表示。

    上市公司一般都是盈利能力較強的行業精英,且融資方式多樣,除了發信用債外,還可以增發、配股、發可轉債、大股東股權質押借款等,所以一直以來,上市公司債務違約并不多見。

    據好買基金研究中心統計,2014年至2017年,共有4家上市公司債券違約,但今年,半年不到的時間,即已追平了過去四年總和。

    不僅如此,引發本輪債券違約的原因與前些年也有不同。

    富達國際固定收益基金經理黃嘉誠分析道,今年四五月份這輪違約,一大觸發點在于去杠桿帶來金融收緊,從而加劇了規模較小企業的流動性問題。

    “違約的這些公司在公開市場上很難發行新的債項以償還舊債,銀行取消了給他們的備用信貸,尤其是小型銀行不愿放貸。此外,有的公司應收賬款無法回籠,因此出現資金鏈斷裂,導致流動性緊張甚至違約。”黃嘉誠指出。

    當然,近期發生信用違約的企業自身在財務杠桿、債務結構方面也確有問題。還有市場分析人士認為,上市公司債務違約增多與股市融資政策調整,以及震蕩分化的走勢都有關系。

    公開信息顯示,除了債市,其實今年上市公司大股東股權質押違約更多,單是5月份,就有多家上市公司傳出股權質押遭強平的消息。

    對此,一位上市公司董事長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坦言,由于實業出身,對資本市場并不熟悉,辦理股權質押時從未想到過會出現爆倉危機,現在算是受到了教訓。

    剛兌幻想中的“意外”

    今年5月,債市甚至出現3A評級的債券到期不能償付本金和利息的違約事件。在諸多市場人士看來,這又是一個新的現象,即初始評級為“3A”的債券首次違約。

    好買基金研究中心分析師向記者表示,這標志著債券市場初始3A級債券不會違約的時代成為了歷史,“任何潛規則,任何歷史經驗,在新的金融監管環境下都將逐漸失效”,他還指出,今年以來,先后出現了兩起省級城投公司風險事件,這意味著有地方政府支持也不是沒有風險,地方政府的剛兌意識也開始發生動搖。

    一直以來,債券市場的投資者大多都懷著剛性兌付的“信仰”,即使現在資管新規已經落地,仍有部分投資者幻想,監管層基于保護中小投資者利益考慮會妥善兌付。事實上,此前確實如此,,以“11超日債”為例,2014年這只債券發生實質性違約,成為首只打破剛性兌付的公募債券,但后來,由于發行人成功引入重組方,最終對債權人還是完成了全額兌付。

    “但現在必須認識到,監管層已堅定了打破剛兌的決心。最近多家上市公司被果斷終止上市,也是一個標志”,有深圳私募基金經理分析表示。

    原來是閉著眼睛買債,投資者都把債券當作是固定收益類的低風險產品,但這輪信用違約,特別是上市公司債券違約,讓大家突然意識到,投資債券或債券基金也并非低風險。

    一位近期踩雷基金的投資者于先生說,投資債券基金三年多,從未經歷過凈值一天跌去5%。直到最近才補充了一些知識,不僅了解到踩雷違約債券的風險外,還知道了若債券與違約上市公司股票一起停牌,則可能面臨流動性風險。

    多維度防范風險

    有接近監管層的人士向記者透露,當債券違約后,時常會有投資者強烈質疑交易所的審核工作及中介機構的盡職調查。

    對此,一位接受采訪的法律研究人士指出,債券違約不能簡單盯住個案本身,更不能認為就是交易所審核不嚴所致。雖然交易所負有自律監管職責,但主要工作是文本審核與形式審核,重在關注合法合規,并提示信息披露風險。投資者最需要防范的應該是發行人刻意造假或者中介機構不盡職。

    近日,記者旁聽了上交所公司債券審核現場,當時正是重要的“專家會”環節,上會的是一只小公募公司債。整個流程先是預審員向專家組匯報發行人的基本情況,并重點針對與償債能力有關的長期股權投資、有息負債、外部信用評級、營業銷售金額、各類應收及應付賬款等情況,分門別類做了介紹討論。接著,多位與會專家進行具體問詢,再表態是否同意審核通過。這單公司債被要求補充“與應付賬款有關的信息披露,及與之有關的分類指標”。

    據與會的專家介紹,公司債發行審核從最初的材料受理到文本審核,再到反饋會以及專家會環節,都需嚴格履行流程。只有審核人員一致通過后才能封卷。

    據富達國際統計,中國市場的違約率目前只有0.1%-0.2%,仍然低于許多地區和市場。上交所方面也表示,整體風險可控。

    但是在風險防控方面,相關各方還是在積極地進行“查缺補漏”工作。如2017年3月與2018年2月,上交所分別發布實施了《上交所公司債券存續期信用風險管理指引(試行)》及《關于進一步加強債券存續期信用風險管理工作有關事項的通知》。

    近日,其又對公司債上市規則進行了修訂補充,以強化債券準入端監管,規范債券市場全流程管理。

    具體舉措包括專設“上市預審核”章節,明確債券預審核的權限、申請文件要求、自律監管權限及期后事項報告的要求,并將自律監管對象范圍擴大至發行人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發行人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或履行同等職責的人員。

    此外,為債券上市提供服務的律師事務所、會計師事務所等證券服務機構,也將順應準入端監管需要。投資者保護方面,則提出完善債券持有人會議安排制度等。(編輯:鄭世鳳)

獨家專欄

熱門推薦
花样冰刀和冰球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