債券違約交叉“感染”貸款 銀行資產質量再受威脅

  楊佼

  大幅抬升的債券違約風險,可能正在成為銀行資產質量新的威脅。

  5月10日早間,江南化工公告稱,此前公司收到杭州銀行合肥分行告知函,后者于5月3日晚間自公司募集資金三方監管賬戶中劃扣2.11億元。目前該事項已妥善解決,專戶余額已恢復至原有金額。

  不同于江南化工的股東出現流動性危機,但并未形成實質性違約,2018年以來,已有19只債券實質違約。這些涉及企業除了債券違約,還面臨巨額貸款償還壓力。部分企業債券違約的同時,貸款也已同時違約。此外,在一些企業違約中,銀行既提供了貸款,還是債券承銷方。

  “債券違約多少都會對貸款產生影響。”業內人士對第一財經稱,估計今年違約還會在高杠桿、高負債的企業局部爆發,進一步抬升風險,影響銀行表內貸款、自營資金配置的債券,但對于高風險的債券,銀行早有預料,已提足撥備,貸款逾期總量相對有限,同時由于是局部風險,也不會造成銀行壞賬大幅上升。

  債券違約沖擊貸款

  “債券是銀行表外業務,違約的處理方式和貸款不同,也不會影響表內資產質量。”平安證券首席策略分析師魏偉對第一財經稱。

  雖然債券違約不會直接形成表內不良貸款,但債券違約的企業,資金往往極其緊張,融資能力下降,一旦債券違約,風險必然向貸款傳導。銀行對企業風險發生后的態度,也能看出債券違約對貸款安全的威脅。

  江南化工募集資金被劃扣,由其股東盾安集團引發。5月2日,盾安集團被曝發生流動性危機,對外債務總額達450億元。不過,發酵數天之后,局勢已出現暫時緩和跡象,5月9日,盾安集團10億元超短融債券“17盾安SCP008”已提前完成兌付。

  與盾安集團只是出現流動性危機,并未實質違約不同,2018年至今,已有凱迪生態、四川煤炭、神霧環保等發行的19只債券出現實質性違約,合計金額超過130億元。而不少公司在債券違約的同時,還有大量銀行表內貸款逾期。

  “企業資金出了問題,肯定會影響償還能力,多多少少都會對貸款產生影響。”華南某股份制銀行人士說,債券違約會與貸款互相加強。如果沒有新的資金進入,存在形成連環違約的可能。

  這種風險在部分債券違約的企業身上,已有所反映。5月7日,凱迪生態的中票“11凱迪MTN1”發生實質性違約,違約金額本息合計6.98億元。

  截至目前,尚未有凱迪生態貸款違約、逾期的消息。根據凱迪生態三季報披露,截至2017年9月底,該公司短期、長期貸款余額就分別達37.7億元、64.5億元;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34.7億元;應付賬款、其他應付款分別為11.7億元、6.9億元。

  同期,公司賬面貨幣資金只有29.4億元,而上述主要債務金額總計超過155億元,達到當期貨幣資金的5倍以上,而且其中合計72.4億元的短期借款、非流動負債,將在接下來的3個多月時間里全部到齊,違約風險不容小覷。

  更嚴重的是,一些企業債券違約、貸款逾期已經同時出現。就在5月7日,*ST中安也發生債券違約,違約本息合計9441萬元。此前,其貸款就已出現逾期。根據4月25日披露,最近12個月內,該公司累計訴訟金額已達7.5億元,其中包括兩家銀行,涉及金額共計約2.11億元。

  截至4月30日,該公司有息負債28.85億元,其中債券11.91億元、銀行貸款16.94億元,但銀行授信額度卻只剩8800萬元。

  交叉傳導

  “表內信貸與表外的非標、債券的區別,就是一些業務在表內貸款受限,必須要走表外。也就是說,企業不可能只在銀行表外融資,而不做表內。”某股份制銀行深圳分行人士說,一般情況下,銀行提供了債券、非標等融資的企業,往往還有表內貸款。

  上述華南股份制銀行人士亦稱,過往一段時間,一些企業過度依賴杠桿,通過貸款、債券、非標等各種方式融資。一些企業熱衷發債,主要是因融資成本低,而銀行為了監管要求,將部分業務轉移到表外。在此情況下,如果債券違約,貸款也會受到牽連。

  屢次債券違約的大連機床便是如此。根據Wind統計數據,自2016年11月21日“15機床CP003”違約以來,“16大機床SCP001”、“15機床CP004”、“16大機床MTN001”、“15機床PPN001”等債券先后違約。截至目前,大連機床違約債券合計金額超過40億元。

  債券違約的同時,大連機床還有大量貸款逾期。2017年8月披露的征信情況顯示,截至去年8月31日,大連機床累計欠息1.8億元,子公司大連數控股份、華根機械分別累計欠息1.88億元、1.38億元;兩家子公司累計由銀行墊付承兌匯票20.3億元;大連機床及子公司累計借款逾期39.6億元。

  披露信息顯示,大連機床及其子公司的逾期貸款,共涉及中國銀行、建設銀行、興業銀行三家銀行,其中在興業信托逾期3筆,總額10億元,在興業銀行逾期3筆,合計金額2.99億元,借款人為大連機床及其子公司華根機械。

  除了直接貸款外,興業銀行還是大連機床債券的主承銷商。5月4日公告顯示,興業銀行承銷了“16大機床SCP001”等5只大連機床債券,金額合計為28億元。

  上述華南股份制銀行人士說,銀行是債券的主要買方之一,而銀行的資金又包括自營資金和客戶理財資金,兩者占比基本相當。

  興業銀行是否認購了上述債券,目前無從得知。但在大連機床已進入破產重整的情況下,興業銀行的貸款可能將會受到影響。

  不會大幅推升銀行不良

  “現在的違約、流動性危機,僅僅是一個開始。”魏偉說。市場判斷,由于去杠桿持續推進、資管新規落地,違約風險可能會呈局部高發的態勢,過于依賴發債和杠桿,拼命通過發債、非標融資擴張規模,但經營不佳的民營企業,將是違約高發區。

  這種潛在風險以及已經暴露的違約,會否使銀行壞賬大幅上升?

  “最近債券違約風險受到高度關注,主要是發生風險的企業規模大,而且牽扯到上市公司。”上述華南股份制銀行人士說,風險高的債券違約,本來就在預料之中,雖然今年局部違約風險可能大幅上升,但不至于形成大規模、系統性的風險,也不會導致銀行不良資產大幅上升。

  魏偉亦稱,信用風險的產生與宏觀經濟狀況有關。目前來看,今年經濟狀況不錯,出現壞賬大幅上升并且外溢、傳導的可能性不大。因此,債券違約對銀行資產會有一定影響,但影響程度有限。

  上述華南股份制銀行人士說,已發生的風險對銀行資產質量構成影響,主要體現在:一是表內貸款,一是自營資金配置的債券。資管新規落地后,不準期限錯配,不準剛兌,虧損不會對表內資產質量、撥備產生明顯影響。

  “債券違約處置方式與貸款不同,可以直接在二級市場賣掉,實在不行的話,還可以剝離給資產管理公司。”上述股份行深圳分行人士說,債券本身流動性較好,處置相對容易。所產生的影響,主要是自營資金配置部分需要計提撥備。

  上述華南股份制銀行人士認為,已經降級的債券,銀行一般有所預料,用表內資金配置的,基本上都會一次提足撥備,即便產生虧損、無法回收,最后還可以剝離,因此不會導致銀行不良大幅上升。而表內貸款部分,即便發生風險,但局部風險不能使銀行資產質量大幅下滑。

獨家專欄

熱門推薦
花样冰刀和冰球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