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債收益率上行 有利于中美利差收窄

  剛剛過去的一周,天量供給沖擊了美國國債市場。全周,美國國債拍賣總規模超過2500億美元,中標利率紛紛創下近年來新高。通脹回升,疊加美聯儲加息預期,導致美國國債價格連續下挫,10年期國債收益率突破2.9%后,逼近3%的關鍵點位。

  作為無風險利率水平的定價基準,美債收益率持續上升,是否會對中美匯率、中國國債收益率乃至大類資產價格產生負面的影響?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魯政委向記者表示,在人民幣面臨升值壓力的背景下,美債收益率上升,其實有助于收縮中美利差,從而有利于匯率機制及市場的自我修復調整。

  中美利差收窄 利于匯率機制修復

  在積極的財政政策下,美國國債供給激增,債券價格承受壓力。當地時間21日,美國財政部拍賣了350億美元5年期國債,中標利率為2.658%,創下2009年12月以來最高。次日,拍賣的290億美元7年期國債,中標利率高達2.839%,也創下2011年3月以來新高。

  自去年底以來,美國國債收益率快速攀升。Wind統計顯示,年初至今,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累計上行超過50個基點。截至記者發稿,10年期國債收益率略微回落至2.89%。

  業內人士稱,美債收益率持續上升,一方面是因為通脹回升以及加息預期下,利率水平抬升壓力逐步累積。另一方面,2018年美國聯邦政府新增債務將大幅提升。中信證券債券研究團隊分析認為,美國債市未來較長時間仍將面臨海量供給的問題,繼續助推美債收益率走高。

  “美債收益率上行,壓縮中美利差,有助于緩解人民幣升值壓力。”魯政委向記者表示。

  去年四季度以來,人民幣升值速度較快。尤其在今年1月份,人民幣匯率累計上漲超過3%,中美利差進一步走闊。

  “過去中美利差過大,促使外資機構通過‘債券通’大筆買入中國商業銀行的同業存單和短期政策性金融債,加劇了人民幣升值壓力。一旦升值預期成為短期趨勢,又將進一步加劇外資流入中國證券市場。”魯政委表示。

  中債登提供的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1月末,境外機構持有人民幣債券余額達10371.5億元,同比增長37.7%,較上年末增長6.5%。

  “現在美債收益率上行,中美利差收窄,對于外資流入形成一定緩沖,也有助于人民幣恢復正常的、有升有貶的形成機制。”魯政委說。

  對于美債未來走勢,華爾街投行分析人士認為,隨著市場利率抬升,國債收益率上行或是必然趨勢,短期內市場仍看空美債。

  中國國債走勢持穩 關注流動性壓力

  那么,美國國債收益率上行壓力是否會傳導至中國市場呢?

  “我國對匯率的調整主要是通過資本流動管理,其次才是通過和美債之間保持平行關系――即以中國國債和美國國債之間的合理差值,來保證雙邊市場的資產合理定價。”一位不愿具名的債券從業人士對記者表示。

  “目前來看,調整10年國債收益率來平衡美債對國內市場的沖擊,這個邏輯并不成立。因為央行在這方面壓力不大,其貨幣政策還是主要取決于國內的經濟基本面和流動性。”他說。

  自去年11月10年期國債收益率破4%以來,收益率始終在3.9%以上的壓力位徘徊。22日,10年期國債170018、170010的最優買價收益率均已突破4%,170025最優買價收益率為3.89%。截至23日收盤,中債國債收益率曲線顯示,10年期國債收益率為3.8702%,較2月初小幅回落。

  今后國債走勢還要看整體流動性水平和貨幣政策操作方向。中信證券債券研究團隊認為,國內10年期國債收益率介于3.8%至4.0%的區間目前仍能經受住考驗。

獨家專欄

熱門推薦
花样冰刀和冰球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