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資金爭場景 持牌消費金融機構競爭升級

  近期首家臺資背景消費金融公司正式獲批籌建,讓今年消費金融市場更受關注。

  一則,持牌消費金融公司不斷傳出注資聲音,以滿足監管要求,強化實力;二則,如何挖掘更多場景獲客,成為考量各家消費金融公司競爭力的關鍵點。昨日,某機票分期平臺信貸部負責人向記者透露,近期場景助貸的方式已經回暖了,銀行、持牌消費金融公司頻頻與他們接洽,商討去年因現金貸整治而暫停的業務。

  分析人士稱,場景構建能力是競爭的關鍵點。今年持牌消費金融公司發展分化將進一步加劇,同時整體增長將趨于放緩,且部分公司會“吐出”一些利潤。

  持牌消費金融公司增資潮起

  最近幾個月,持牌消費金融公司通過發債或股東增資方式密集“補血”,掀起新一輪增資潮。

  據上證報粗略統計,自去年底以來,至少有5家持牌消費金融公司宣布增資計劃。今年一季度,招聯消費金融、中郵消費金融等增資計劃已獲監管批復。

  最新披露增資計劃的是馬上消費金融公司。“五一”前夕,該公司股東重慶百貨公告擬出資約6.34億元,參與馬上消費金融第三輪融資,增資后持股比例將升至31.06%。本輪增資完成后,馬上消費金融的注冊資本金將從22.1億元增至40億元。三年前這家公司成立時,這一數字僅為3億元。

  幾乎同時,捷信消費金融有限公司宣布,近日發行了總金額為15億元人民幣的第一期金融債券,主要用于補充公司流動資金。

  在業內人士看來,持牌消費金融公司頻繁增資的舉措背后,主要源自對經營前景的看好。

  2017年,國內消費金融市場全面爆發,同期受制于監管整頓,處于灰色地帶的消費金融公司逐步退出市場,留給持牌機構大量“收割”機會。已開業的22家持牌消費金融公司中,大部分實現盈利,如招聯和捷信,兩家公司2017年凈利潤均超過10億元。

  擬增資的馬上消費金融公司,2017年全年凈利潤5.78億元,較2016年同比增長約88倍。也正是這一增速,讓其股東方之一重慶百貨2017年斬獲投資收益約1.77億元。

  然而在業績大增的同時,持牌消費金融公司負債端壓力也隨之而來。如馬上消費金融公司,截至2017年末,該公司總資產318億元,較上年末增長4.2倍;總負債290.19億元,是2016年末的4.6倍;凈資產27.81億元,是2016年末的2.2倍。

  從數字來看,負債增速已超過了資產增速。因此,不難理解持牌消費金融公司為何要增加注冊資本。按照監管要求,持牌消費金融公司如同銀行,有資本金充足率要求。馬上消費金融CEO趙國慶表示,新一輪增資背后有公司發展原因,也確實有杠桿率的考量。

  場景爭奪升溫

  前有手握場景和流量的電商系平臺“圍追”,后有資金和風控一應俱全的銀行“堵截”,在這種競爭環境下,尋求更多場景,成為持牌消費金融公司突圍的重要方向。

  某銀行系持牌消費金融公司業務負責人稱,隨著參與主體和資金涌入,競爭不斷加劇,而監管又趨嚴,今年消費金融業務發展或呈放緩態勢。未來是否具有構建場景的能力,將成為消費金融市場參與者的核心競爭點。

  22家持牌消費金融公司在一定程度上依靠股東資源,通過線上或線下多種方式獲客,但始終增量有限,需要借助第三方平臺。

  然而,去年監管部門雷霆整治現金貸業務,“斬斷”持牌機構與無放貸資質平臺的資金輸出合作。此后,持牌消費金融公司需要自建風控,尋找獲客場景,但這兩者正是部分持牌消費金融公司的短板。

  上述分期平臺人士透露,對消費金融公司來說,年化不超過36%的收益率“很薄”,但大數據風控成本很高。一些消費金融公司前期沒有相關積累,通常要靠客戶持續生命周期價值來賺取收益。

  同時,持牌消費金融公司服務的客群也有限。上述人士說,匹配的客群已經被銀行信用卡“吃”光了,剩下的非信用卡人群和信用卡邊緣化人群,面臨的逾期風險和欺詐風險特別高。

  “去年,一些持牌消費金融公司只做資金輸出,賺取無風險收益,也就是靠‘吃利差’盈利,風控能力缺乏鍛煉。今年這些公司,在資金和獲客成本上升下,應該會‘吐出’一些利潤。”該人士表示。

  記者了解到,在保證合規的前提下,回歸流量角色的場景助貸獲客方式正在回暖。在趙國慶看來,未來無論和誰競爭,關鍵要做好用戶差異化,比如在客群選擇上,服務比銀行更下沉的用戶。

獨家專欄

熱門推薦
花样冰刀和冰球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