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行存管白名單壓頂 平臺暗換存管銀行潮起

  本報記者 陳植 上海報道

  盡管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尚未公布P2P存管銀行白名單,不少P2P平臺卻暗中開啟更換存管銀行步伐。

  近期市場傳聞多家P2P平臺有意更換存管銀行,其中不乏宜人貸與人人貸等大型P2P平臺。宜人貸CEO方以涵在朗迪紐約峰會間隙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直言,目前宜人貸并無更換存管銀行的打算,現有的存管銀行將“陪伴”宜人貸完成備案流程。

  “不過,當前P2P平臺更換存管銀行依然暗潮洶涌。”4月26日,一家P2P平臺負責人向記者表示。究其原因,一是部分銀行有意撤離存管業務,導致眾多P2P平臺不得不重新改換門庭,二是部分P2P平臺意識到現有的存管銀行進不了白名單,導致整個備案進程被大幅耽擱,也悄悄動了這個念頭。

  所謂白名單,主要源自去年底P2P網絡借貸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下發的《關于做好P2P網絡借貸風險專項整治整改驗收工作的通知》(即57號文),其明確提出網貸專項整治領導小組辦公室委托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開展網貸資金存管業務測評,網貸機構應當與通過測評的銀行業金融機構開展資金存管業務合作。

  “業界普遍認為,測評獲批的銀行將進入P2P存管銀行的白名單。”這位P2P平臺負責人透露。據他了解,當前申請測評的多數存管銀行已通過自查、現場測評、整改等環節,正等待專家組的現場測評,最終確定能否進入白名單。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注意到,這令部分銀行對存管業務的興趣出現分化——一面是多數銀行積極申請,一面是個別銀行打起了“退堂鼓”,近期貴州銀行宣布因業務調整,在3月底暫停P2P平臺資金存管業務,導致多家與之合作的P2P平臺被迫急忙尋找新銀行進行存管。

  在業內人士看來,臨時變更存管銀行,某種程度是一步“險棋”——由于變更存管銀行面臨系統對接與數據遷移等問題,都將耗費不少時間,最終這些P2P平臺能否及時趕上備案申請時間表,同樣是未知數。

  更換存管銀行“探因”

  4月26日,一位參與存管銀行現場測評的P2P平臺創始人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盡管多家銀行進入專家組現場測評環節,但在此前現場測評與整改環節,相關部門依然發現不少問題。

  具體而言,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此前出臺的《互聯網金融個體網絡借貸資金存管業務規范》和《系統規范》里,明確要求存管銀行必須滿足三大合規操作底線,分別是要求網貸資金存管必須是匯總賬戶+子賬戶的模式;網貸平臺在銀行為客戶開設的子賬戶,應為僅具備記賬功能的虛擬賬戶;明確規定禁止委托人及第三方代理客戶開戶,

  這意味著,只有大賬戶、沒有為每個客戶開立子賬戶的存管銀行模式是不合規的;銀行不得將為客戶開立的子賬戶設定為II類賬戶;批量開戶、委托開戶行為都被禁止,以此切斷存管銀行與第三方支付機構開展聯合存管的通道。

  但在實際現場測評過程,相關部門發現個別銀行只管簽合同,不管系統開發,給第三方支付機構變相開展聯合存管“留出了暗道”,還有個別銀行存管模式被發現P2P平臺依然能“接觸”客戶資金,沒有做好完全隔離。

  “這導致各家銀行測評進度不一,部分操作合規的銀行將躋身首批白名單,部分存在合規操作漏洞的銀行則可能需要相當長時間完成整改,甚至可能被白名單剔除。”這位P2P平臺創始人向記者直言。

  這倒逼不少P2P平臺聞風悄然更換存管銀行。

  一家股份制銀行互聯網金融部負責人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透露,目前他們接觸過三家有意改換門庭的P2P平臺,對方主要關注能否盡早完成系統對接與數據遷移,相關操作時間能否趕上P2P平臺備案時間表,對于偏高的存管價格,他們幾乎一口“答應”。

  起初他不了解這些P2P平臺為何急于更換存管銀行,后來才知道這些平臺現有的存管銀行在現場測評環節遇到諸多麻煩——比如一家城商行從外部購買整套存管系統,缺乏自主的系統后續開發升級能力,被相關部門要求整改;另一家城商行則與P2P平臺聯合研發存管系統,導致P2P平臺能通過技術手段“接觸”客戶資金。于是這些P2P平臺特別擔心一些銀行擠不進白名單,決定迅速更換存管銀行。

  備案進程受“波及”

  盡管P2P平臺更換存管銀行的目的是加快備案步伐,但事實未必能如他們所愿。

  上述P2P平臺負責人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直言,一旦更換存管銀行,P2P平臺相關業務基本需要“推倒重來”。究其原因,銀行存管系統與P2P平臺后臺技術體系未必一致,需要花費大量時間進行系統對接磨合與數據遷移,因此他們能否趕上首批備案,存在較大不確定性。

  與此同時,由于更換存管銀行也會影響用戶資金到賬效率,引發不少投資者投訴,在不少地方金融辦將P2P平臺被投訴件數納入備案、整改驗收考量范疇的情況下,若平臺被投訴量因此驟增,也會影響到P2P平臺的整改驗收與備案進程。

  多位P2P平臺人士對此直言,目前相關部門對P2P平臺(更換存管銀行)整改驗收與備案要求,依然是先得完成存管銀行的系統對接與數據遷移,而不是僅僅停留在簽訂存管合同或系統磨合環節。

  這導致個別有機會進入首批白名單的銀行紛紛抬高準入門檻——甚至個別銀行直接要求P2P平臺先拿到地方金融監管部門的整改驗收通過函,再協商資金存管問題。

  “這陷入了死循環。”上述P2P平臺負責人直言。不少地方金融監管部門則要求更換存管銀行P2P平臺必須先完成系統對接與數據遷移,才考慮給予整改驗收通過函。

  在他看來,目前唯一慶幸的是,由于市場傳聞各地P2P平臺備案進程可能會延后,這可能讓這些P2P平臺擁有更多時間變更存管銀行并完成系統對接數據遷移,或許能趕上最終的備案時間表。

獨家專欄

熱門推薦
花样冰刀和冰球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