撥備監管紅線下調 業內:大行具備更大下調空間

  近日,銀監會下發《關于調整商業銀行貸款損失準備監管要求的通知》(銀監發[2018]7號)(以下簡稱7號文),撥備覆蓋率監管要求由150%調整為120% ~150%,貸款撥備率監管要求由2.5%調整為1.5%~2.5%。調整原則為同質同類、一行一策。

  在確定單家銀行具體監管要求時,從貸款分類準確性、處置不良貸款的主動性、資本充足率等三方面因素,按照孰高原則,確定貸款損失準備最低監管要求。

  依照銀監會統計數據,截至2017年末,商業銀行不良貸款余額1.71萬億元。假設撥備覆蓋率整體層面下調10個百分點,以此計算,則商業銀行整體可釋放利潤1.71萬億元×10%=1710億元。

  評級機構東方金誠首席分析師徐承遠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綜合來看,該項調整將更有利于國有大行撥備的下調,從而實現盈利的釋放。

  國有大行具備更大下調空間

  銀行業監管機構設置貸款撥備率和撥備覆蓋率指標考核商業銀行貸款損失準備的充足性。貸款撥備率為貸款損失準備與各項貸款余額之比;撥備覆蓋率為貸款損失準備與不良貸款余額之比。

  根據銀監會此前的規定,貸款撥備率基本標準為2.5%,撥備覆蓋率基本標準為150%。該兩項標準中的較高者為商業銀行貸款損失準備的監管標準。

  根據銀監會公布的商業銀行主要指標情況,截至2017年末,商業銀行整體撥備覆蓋率為181.42%,貸款撥備率為3.16%。同時,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末,商業銀行不良貸款余額1.71萬億元。

  按照7號文,假設最終整個行業整體撥備覆蓋率下降20個百分點即161.42%,則理論上有望釋放利潤3420億元。

  從不同類型商業銀行來看,截至2017年末,民營銀行撥備覆蓋率最高,為697.58%,不良貸款余額也最低,僅為8億元。

  農商行截至2017年末不良貸款余額3566億元,撥備覆蓋率164.31%,若以最低水平150%計算,則農商行理論上可釋放3566億元×14.31%=510.3億元。

  城商行截至2017年末不良貸款余額1823億元,撥備覆蓋率214.48%,若以最低水平150%計算,則城商行理論上可釋放1823億元×64.48%=1175.5億元。

  股份制商業銀行截至2017年末不良貸款余額3851億元,撥備覆蓋率179.98%,若以最低水平150%計算,則股份制商業銀行理論上可釋放3851億元×29.98%=1154.5億元。

  大型商業銀行截至2017年末不良貸款余額7725億元,撥備覆蓋率180.45%,若以最低水平150%計算,則大型商業銀行理論上可釋放7725億元×30.45%=2352.3億元。

  按銀行類型總體來看,理論上可釋放利潤從大到小分別為,大型商業銀行、城商行、股份制銀行、農商行。

  徐承遠分析,國有大行由于具備較強的留存收益轉增資本,且外部資本補充能力較強,其資本較為充裕,資本充足率在不同類型銀行中維持最高水平,加上國有大行貸款核銷能力及新增貸款控制能力較強,相對具備更大的撥備覆蓋率下調空間。

  短期利好商業銀行盈利釋放

  徐承遠指出,當前城商行撥備覆蓋率在所有類型銀行中維持最高水平,且遠遠高于150%的監管線,其撥備覆蓋率下降空間在所有類型銀行中最大。截至2017年末,城商行撥備覆蓋率為214.48%,較商業銀行平均水平高出33.06個百分點,具備最大的下調空間。但從資產質量變化趨勢來看,2017年城商行不良率仍有所上升,資產質量尚未全面進入趨勢性改善通道,因此城商行主動減提撥備的概率較小。

  對于該項政策的調整,短期來看,徐承遠指出,貸款損失準備計提標準的放寬,將利好商業銀行的盈利釋放,緩解其盈利壓力。貸款損失準備是商業銀行直接從當期利潤中提取出來的損失準備金,放寬計提標準將降低其損失準備金在利潤中的占比,緩解商業銀行近年來受凈差收窄、有效信貸需求不足帶來的盈利壓力。

  從長期來看,徐承遠認為,將對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管理能力形成正向激勵作用,提升商業銀行不良貸款分類準確性和處置管理能力。此次調整,監管層引入了“貸款分類準確性”、“處置不良貸款主動性”、“資本充足性”三項衡量基準,并根據其表現情況差異化確定各家銀行的計提標準。其實現對于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的監管思路由原先單一指標管理升級為多維度、多層次的差異化管理的轉型。同時,監管層選定的貸款分類準確性、處置不良貸款主動性等維度也是商業銀行不良貸款處置過程中的重要因素,將其與貸款損失準備計提標準相掛鉤會對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管理能力的提高形成正面激勵作用。

  根據天風證券銀行業首席分析師廖志明的初步靜態測算,在該項政策調整下,穩健經營的大行盈利最大提升空間均超10個百分點。此外,撥備新規有意引導銀行加強不良確認力度。未來伴隨銀行不良確認逐步嚴格,或對板塊估值提升帶來較強支撐。

  同時,銀監會要求按照同質同類、一行一策原則,明確銀行貸款損失準備監管要求。廖志明指出,這意味著每一家銀行都有各自專門的貸款損失準備監管要求。在確定具體監管要求時,主要考慮銀行貸款分類準確性、處置不良貸款的主動性、資本充足率等。差異化監管,體現了管理層引導銀行主動確認和處置不良的明顯意圖,有利于行業不良加速出清。

獨家專欄

熱門推薦
花样冰刀和冰球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