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業網點少業務單一 村鎮銀行夾縫中艱難求生存

  【編者按】2007年,村鎮銀行開始“入駐”中國農村地區,至今已過十年。十年間,中國村鎮銀行的組建數量從2007年末的19家,發展到2017年9月末的1567家,但并沒有更多指標數據顯示村鎮銀行的發展。2017年下半年,一樁新三板掛牌銀行定增交易披露了15家村鎮銀行完整的財務指標,這是公眾得以透過這批村鎮銀行發展的樣本,一窺中國村鎮銀行發展概貌的絕佳機會。

  在此時機下,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分頭探訪了分布在河北、河南的15家村鎮銀行的所有網點,由此獲得大量一手材料。在此基礎上,記者分別從村鎮銀行的競爭力、業務構成、資產質量等不同角度展開報道,試圖展示一副真實、生動的村鎮銀行生存圖景,并以此啟示行業新一個十年的發展。

  午后的銀行大堂里,除了一位50歲左右的保潔大媽,和一位看上去已過退休年齡的保安大爺來回走動外,再無他人。如果沒有保安大爺來回走動弄出的輕輕聲響,大堂地上估計落一根針都聽得到聲音。

  這是一家位于河北某城區的村鎮銀行,這是《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現場探訪時見到的情景。

  數年前當地撤縣改區,小城呈現出一派繁榮景象,該村鎮銀行就在這樣的大背景下“應運而生”,當時方圓數公里內,還散布著十來家其他銀行。

  “村鎮銀行是在夾縫中求生存”,坐在辦公桌前,該村鎮銀行副行長劉霞(化名)感嘆道。在劉霞的描述中,她所在的村鎮銀行發展面貌漸漸清晰:成立于2014年下半年,如今依然在持續虧損中,值得欣慰的是,虧損面逐步縮小,止虧為盈拐點未來可期……

當地市場難認可

  記者沿著這家村鎮銀行周邊街道走訪多家商戶,平均10家中僅有2~3家與村鎮銀行有業務往來,甚至有緊挨著的商戶表示從未進過這家銀行

  與大行網點林立各色大型自助設備不同,村鎮銀行基本看不到這些“現代化”物件。劉霞所在的村鎮銀行,除了門口放有一臺交水電費的全民付,以及非現金區擺放著員工辦公電腦外,大廳內算得上機具的就剩下飲水機了。

  這家成立于2014年的村鎮銀行早期連銀行卡都不能辦理,對客戶僅發放存折。與其隔了一條街的商店老板得知村鎮銀行如今可以辦卡后感到驚訝,“兩年前我在那存過款,只有存折,后來就不去存了,現在有卡了嗎?我還不知道呀。”

  不過,即便有卡,也只能在別的銀行自動取款機上用,大多村鎮銀行都沒有ATM。

  劉霞所在這家村鎮銀行辦公地點既是營業網點,又是總部,因為網點僅此一家,這在許多村鎮銀行中并非特例,而是常態。年報顯示,該村鎮銀行注冊資本6000萬元,截至2016年末凈資產4955萬元。這在村鎮銀行當中處于中等水平,更低的不在少數。對照其他商業銀行,全國股份制商業銀行中的興業銀行2016年末凈資產3501.3億元,城商行中的北京銀行2016年末凈資產1421.2億元,農商行江陰銀行2016年末凈資產87.5億元。可以說,村鎮銀行與大型銀行在規模上猶如螞蟻之于大象。

  “人家都是多少個億,我們注冊資金是6000萬元,貸款規模是要與資產規模相適應的,再怎么著也不會超過這個,而且本身監管也有要求。”劉霞表示,村鎮銀行相當于在大行之外對市場的一個補充而存在,“我們存款和貸款的金額,肯定也不能和大行比。我們不占什么優勢。”

  村鎮銀行成立時間短,可以說在當地并未較好地打開市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沿著這家村鎮銀行周邊街道走訪多家商戶,平均10家中僅有2~3家與村鎮銀行有業務往來,甚至有緊挨著的商戶表示從未進過這家銀行。

  一位煙酒商店老板說,銀行倒是近,過了馬路就是,“但他們家沒有取款機,銀行一下班,我連錢都取不了。不過去其他銀行的取款機上取,要收手續費。”

  在河北邢臺,另一家村鎮銀行也面臨相似的尷尬情形,旁邊不遠處是一家餐館,生意很火。老板一邊結賬,一邊告訴記者,“我們和民生銀行有合作。你說的那是一家村鎮銀行,不是商業銀行,他們來得比較晚,開業時間不長。”事實上,村鎮銀行也是商業銀行,而且是一級獨立法人,但在部分群眾眼中,還不能躋身于商業銀行之列。

業務單一難競爭

  在劉霞看來,農行、信用社等很早就存在,當地老百姓有了錢就習慣性往這些地方去存。觀念形成以后,如果你沒有知名度,大家就不認同你

  按照監管規定,村鎮銀行在農村地區設立,主要為當地農民、農業和農村經濟發展提供金融服務,屬于銀行業金融機構。“又不是小貸公司,我們和其他銀行沒有什么大的差別。”劉霞解釋說。

  不過村鎮銀行有業務限制,特別是代客理財業務、證券投資業務等,目前均未獲批。《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走訪的多家村鎮銀行中,個人網上銀行業務也未開通,僅有企業網銀功能。

  2015年央行宣布放開金融機構存款利率浮動上限,記者走訪的多家商業銀行目前依然堅持浮動50%的上限。劉霞所在的村鎮銀行隔壁就是當地另一家城商行,為了吸引客戶存款,這家城商行向客戶推銷結構性存款。路邊擺放著的宣傳板赫然寫著“1年期利率3%,國家基準利率1.5%”。進了網點大廳,靠門口一桶桶菜籽油堆得如小山一般高。客戶經理向記者表示,辦理結構性存款,立馬就送菜籽油。

  記者注意到,國家目前3年期定存基準利率為2.75%,也就是說1年期結構性存款利率高于3年期存款的國家基準利率。

  “尤其我這邊特別明顯,周圍的城商行做結構性存款,這是很‘要命’的。1000塊錢都要弄一個結構性存款。利率比我高那么多,我一年期的才兩個多點子,他三個月的都弄成1.65,我怎么抗衡。”劉霞有些無奈地說,農行、信用社等很早就已存在,當地老百姓有了錢就習慣性往這些地方去存。觀念形成以后,再想改變,如果你在當地沒有知名度,大家就不認同你。你想打開這個市場,說實話,可艱難了。

放貸空間待提升

  未來村鎮銀行仍將沐浴在政策紅利中。銀監會主席郭樹清近日也明確指出,完善村鎮銀行準入條件,繼續發展村鎮銀行等小微金融機構

  不過在這樣的競爭環境下,村鎮銀行的虧損面依然在逐年縮小。在劉霞看來,村鎮銀行就是在縣域市場中一個補充性質的金融機構。“大行有大的好,小行有小的好。別看我們這里小,但它是一級獨立法人機構,不像大行業務流程長。”她表示,村鎮銀行辦事效率高。平時放貸,快的話,3~5天就能批。“和人家拼硬件,我們拼不了,我們拼的就是服務。而且我們內部隨時溝通。”

  村鎮銀行正是意識到自身面臨的局限,在服務上更顯主動。在邯鄲市下轄的一個縣城,《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以農場主的身份向村鎮銀行貸款經理申請農業貸款,對方向記者詢問了相關信息后,表示會和領導抽時間去現場調查,初步判斷符合申請條件后,便會主動聯系客戶上門收集材料。

  相對于大行做批發業務,村鎮銀行的主要市場是零售,大行與村鎮銀行的補充關系意味著村鎮銀行有著自己特有的市場。特別是針對金融支持“三農”、小微方面,央行和銀監部門近年來持續給予政策激勵,村鎮銀行發展具有政策優勢。

  2018年1月4日,銀監會主席郭樹清明確指出,“把更多的金融資源配置到農村經濟社會發展的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完善村鎮銀行準入條件,繼續發展村鎮銀行等小微金融機構。”這意味著,村鎮銀行還將沐浴在政策紅利中。

  不過,《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通過人民銀行某縣級支行了解到,村鎮銀行很少申請支農再貸款,連自身可放貸額度也未用足,不像大行放貸節奏不時需要剎車。這一點在資本充足率指標上也有體現,大部分村鎮銀行資本充足率遠高于監管要求水平。以河北某縣村鎮銀行為例,截至2016年末,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40.86%,一級資本充足率40.86%,資本充足率41.62%。監管要求,至2018年12月31日,對應指標分別不得低于8.50%、9.50%、11.50%。這表明并非存款增長緩慢制約貸款發放,而是資產端市場有待進一步拓展。

獨家專欄

熱門推薦
花样冰刀和冰球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