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監會七方面出手補短板 防金融亂象“死灰復燃”

  “銀行的風控部門以前經常幫著業務部門想辦法繞過監管,現在則拿出比監管更嚴的指標來要求我們。”一位股份制商業銀行內部人士29日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目前銀行的首席風險官以及風險管理部在銀行內部的話語權顯著提升,這是好現象。

  2018年首月,銀監會先后對浦發銀行成都分行違規發放貸款案、郵儲銀行甘肅武威文昌路支行違規票據案合計開出7.95億元罰單,如果加上去年底廣發銀行因僑興債被罰的7.22億元,三家機構總計被罰15.17億元。

  強監管無疑是2018年銀監會工作的關鍵詞。不過,比處罰更重要的是如何建立長效機制,彌補監管制度的短板,讓違規套利者無洞可鉆。

  去年底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金融監管要完善監管薄弱環節,完善相應監管制度。去年4月,銀監會印發《關于切實彌補監管短板提升監管效能的通知》,主動披露彌補監管制度短板的26個項目。此外,針對銀行業出現的新變化新情況和新問題,銀監會還適時補充了41項針對特定機構和具體業務的規章制度。

  這些項目涵蓋股權管理、資本補充、流動性風險、押品管理、大額風險暴露、理財業務、表外業務、交叉金融產品、融資擔保、政策性銀行監管等方面,重點規范銀行業存在的突出風險和問題。

  第一財經日前獲悉,銀監會“補短板”一共包括七大方面,分別為股權監管、跨業金融產品、資產管理業務、流動性風險、信貸質量、資本監管與信息披露。一位接近銀監會內部人士對第一財經指出,通過“補短板”,希望銀行能主動調整業務經營模式,更加重視風險。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曾剛對第一財經記者指出,去年開始,監管重點是整治亂象。“三三四十”專項整治在同業、理財金融清理整頓了一批潛在風險,遏制住了亂象的增長態勢。不過,之后還要夯實監管制度,防止金融亂象“死灰復燃”。

  公司治理瞄準多個方面

  2018年首周,銀監會一口氣連下三道監管政策文件,密集程度遠超市場預期。背后則遵循了“循序漸進”、“標本兼治”的內在邏輯。

  1月5日晚間,銀監會發布關于《商業銀行大額風險暴露管理辦法》公開征求意見的公告,同日晚間,《商業銀行股權管理暫行辦法》出臺。1月6日,又下發了《商業銀行委托貸款管理辦法》。

  其中,銀監會2018年1號文件《商業銀行股權管理暫行辦法》已于2017年11月16日至12月15日向社會公開征求了意見。其監管重點放在隱形股東、股份代持、入股資金來源不實、違規開展關聯交易、利益輸送以及濫用股東權利等方面,使股權最終受益人透明化,真正承擔起股東的最終責任。

  該辦法明確:“金融產品可以持有上市商業銀行股份,但單一投資人、發行人或管理人及其實際控制人、關聯方、一致行動人控制的金融產品持有同一商業銀行股份合計不得超過該商業銀行股份總額的百分之五。”這一規定的矛頭直指曾頻頻舉牌銀行、地產等公司的資管資金。

  《商業銀行股權管理暫行辦法》更是配套了嚴厲的懲罰措施,例如“屢教不改者,可被終身禁入銀行業”。

  此前銀監會主席郭樹清接受《人民日報》專訪時措辭嚴厲地指出,銀行業當前的主要問題是規范的股東管理和公司治理沒有同步跟上。比如,有的股東甚至把銀行當作自己的提款機,肆意進行不正當關聯交易和利益輸送。此外,對于少數不法分子通過復雜架構、虛假出資、循環注資,違規構建龐大的金融集團,必須依法予以嚴肅處理。

  第一財經了解到,作為去年銀監會“補短板”的第二方面,重點針對跨業金融產品,即影子銀行交叉產品下手。曾剛指出,從“補短板”七大方面看,其中第二、第三方面,對金融市場直接影響較大。

  針對跨市場跨行業金融產品存在的監管套利及監管空白等問題,銀監會從委托貸款、銀信合作、交叉金融產品及表外業務等方面進行規范,要求足額計提資本和撥備,減少嵌套與通道,控制資金流向、加大杠桿、拉長鏈條和監管套利等行為。

  跨業金融產品制度的“補短板”主要針對同業投資,交叉風險。曾剛指出,這部分同業業務此前監管已經有相應規則。

  去年12月,銀監會下發的《關于規范銀信類業務的通知》規定,銀行不得違規利用信托公司通道從事套利業務。今年1月6日,銀監會又下發了《商業銀行委托貸款管理辦法》,意在封堵非標投資重要渠道。

  中國工商銀行公司金融業務部副總經理蔡謙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商業銀行委托貸款管理辦法》突出了加強系統性風險防范,更好服務實體經濟的監管定位。

  “補短板”的第三個方面,是資產管理業務。作為表內外資產規模已經占據資管市場半壁江山的銀行資管而言,銀監會針對資產管理業務快速發展中存在的結構復雜、剛性兌付、期限錯配以及各類產品監管標準不統一等問題,配合人民銀行制定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統一規則。同時,研究制定理財及信托業務監管配套細則。

  在制定和發布過程中,記者了解到,銀監會作為監管部門的考量是,一方面既要減少外溢負面影響,減少疊加共振,另一方面,不能僅盯著自己的攤子,更要考慮與其他監管部門之間的溝通協調。

  信息披露更精細

  “補短板”的第四方面是流動性風險。銀監會去年12月6日公布的《商業銀行流動性風險管理辦法(修訂征求意見稿)》新引入了凈穩定資金比例等三大重要指標,以資產規模2000億元為分水嶺,對大型商業銀行和中小銀行進行區分管理。此外,進一步完善流動性風險監測體系,對部分監測指標的計算方法進行了合理優化。

  聯訊證券李奇霖表示,辦法加入限制期限錯配的流動性匹配率指標,有針對性地瞄準利用特有的業務結構通過“短借長貸”去期限套利的模式,有助于約束期限錯配風險。

  第五方面是信貸質量,這其中包含了過度授信的“老大難”問題。針對分類不準確、多頭授信和過度授信等幾個“老大難”問題,1月5日,中國銀監會發布關于《商業銀行大額風險暴露管理辦法》公開征求意見的公告,矛頭直指銀行授信集中度風險。

  該辦法規定,大額風險暴露是指商業銀行對單一客戶或一組關聯客戶超過其一級資本凈額2.5%的風險暴露。而集中度風險與銀行的風險偏好密切相關,是銀行對同一業務領域、同一客戶、同一產品的風險暴露過大,可能給銀行造成的巨大損失。

  中國建設銀行風險管理部副處長李超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商業銀行將大額風險暴露管理納入全面風險管理體系,尤其是對非同業單一用戶、關聯客戶風險暴露的約束將大大減少集中度風險。

  此外,第一財經記者了解到,銀監會還研究制定了聯合授信管理以及資產風險分類等相關規則。

  銀監會始終把資本作為防控銀行風險的主要監管工具,而“補短板”的第六大方面正是資本監管。針對資本監管方面長期存在的制度空白和約束力不強的問題,針對國家開發銀行、政策性銀行及金融資產管理公司,銀監會也都制定相關的監管制度。

  “補短板”的最后一項是信息披露,銀監會重點從三個層次提高透明度,加強市場約束。

  首先是完善制度規定,如推出的《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業務活動信息披露指引》,對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提出系統性的信息披露要求,并研究建立更全面更及時的銀行業機構信息披露要求。

  第一財經記者獲悉,下一步,銀監會將借鑒國際標準,對銀行業提出更詳細的信息披露制度,其中目標便包含信披信息更加精細化、模板化,使得未來銀行信息披露內容的透明度和統一性更高,同時保持銀行間的可比性。

  彌補監管制度短板是從制度源頭上防控金融風險的根本舉措。其成效已初步顯現,并持續釋放,銀行業“脫實向虛”得到初步遏制。

  最新數據顯示,2017年銀行業新增貸款占新增資產比例明顯上升,商業銀行同業資產、負債自2010年來首次收縮,銀行資金流向實體經濟增速加快,鏈條縮短,服務實體經濟質效提升。

  此外,2017年下半年以來,同業、資管、理財等跨區域、跨市場、跨機構重大案件得到初步遏制,違法違規情況明顯減少。同時,一些金融監管盲點與空白點開始有章可循,如網絡借貸信息中介、公款存儲、校園貸、慈善信托等領域的監管制度空缺得到了及時填補。

獨家專欄

熱門推薦
花样冰刀和冰球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