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行業平均一天吃兩三張新年罰單 信貸與理財成重災區

  今年以來,監管層對銀行業務亂象監管力度持續加強,新年開始不到一個月,銀監系統針對銀行的罰款總額已超5億元,平均一天超兩張

  強監管不是一陣風,除了去年的存量罰單陸續“見光”外,新一年的各地“1號罰單”也紛至沓來,高頻率、高額度罰單凸顯監管的雷霆決心。

  《投資者報》記者統計顯示,截至1月26日下午,銀監系統發出帶有“(2018)x號”的新年處罰近50張,罰款金額合計5.1億元。其中,最大單筆罰單近4.62億元,來自浦發銀行成都分行。此外,銀行理財亂象也成為重災區。

  中央財經大學中國銀行業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曾向《投資者報》記者表示,以前銀行業違規行為屢禁不止與違法成本較低有關,“隔靴搔癢”式懲罰不足以起到對銀行違規違法行為的震懾作用,“天價罰單”顯示出監管力度在加強。

  罰款總額已超5億元

  今年以來,銀監會密集發布《商業銀行股權管理暫行辦法》《商業銀行大額風險暴露管理辦法》《商業銀行委托貸款管理辦法》《關于進一步深化整治銀行業市場亂象的通知》等監管文件,旨在加強對大股東違規行為和銀行通道業務等方面的監管。分析人士稱,對銀行的監管已經進入深水區。

  新年第一張“(2018)1號”罰單由山東淄博銀監分局開出。1月2日,淄博銀監分局就青島銀行淄博分行“存在以貸轉存等違規問題”,罰款35萬元。同日,淄博銀監分局對山東沂源農商行開出了今年第2號罰單,該行因“向不符合條件的借款人發放貸款”被罰款35萬元。隨后包括黑龍江、寧夏、四川、吉林等多地銀監局的新年罰單也接踵而至。

  《投資者報》記者匯總中國銀監會網站行政處罰信息發現,截至1月26日下午四時許,針對銀行業務亂象,銀監系統今年已開出71張罰單,平均每天超兩張,總金額5.1億元。

  違規放貸情節驚人

  對于被罰事由,違反審慎經營原則、違規發放貸款或者向不符合條件的借款人發放貸款等信貸業務成為銀行接罰的主要緣由。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監管層對浦發銀行成都分行的4.62億元的巨額罰款。

  銀監會1月19日公告顯示,浦發銀行成都分行為掩蓋不良貸款,通過編造虛假用途、分拆授信、越權審批等手法,違規辦理信貸、同業、理財、信用證和保理等業務,向1493個空殼企業授信775億元,換取相關企業出資承擔浦發銀行成都分行不良貸款。

  據了解,這是一起典型的為掩蓋不良進行的“騰挪術”,該分行通過向空殼企業授信,由后者出資收購不良企業資產以維持其正常經營,如果不良企業業績轉好,再回頭找補,堵上這一“窟窿”。有業內人士將其稱作“以時間換空間”的不良處置方式,一旦原不良企業破產,銀行會損失慘重。

  對此,浦發銀行表示:“成都分行的違規行為嚴重違反了我行內部規章制度和關于審慎經營、內部控制的監管規則;暴露出成都分行此前內控嚴重失效、片面追求業務規模的超高速發展、合規意識淡薄。同時也反映出我行在內部控制的全面性和有效性方面還存在漏洞和不足,對分行長期不良貸款為零等異常情況失察、考核激勵機制不當、輪崗制度執行不力、對監管部門提示的風險重視不夠等問題。”

  該行相關負責人還對《投資者報》記者表示,成都分行的問題經檢查發現后,監管部門、地方政府和浦發銀行總行通過互相協作配合,共同推進風險處置工作,目前在監管部門和地方政府的指導和幫助下,總行及時調整了成都分行經營班子,并向成都分行派駐了工作組,開展了摸清情況、合規整改、強化問責、處置風險、舉一反三、恢復常態等一系列工作。相關人員除了受到銀行內部處理,也被監管當局問責。

  浦發銀行方面還表示,本次處罰金額已全額計入2017年度公司損益。同時已經按照審慎原則計提風險撥備,穩妥有序化解風險,目前總體風險可控。

  值得注意的是,因貸款業務違規的銀行并非浦發銀行一家,今年因信貸資金流入房市、向未竣工驗收商用房發放按揭貸款,建設銀行嘉興分行被當地監管部門罰款45萬元。此外,中信銀行長春景陽大路支行、鞍山農商行、廣西昭平農商行、廣西扶綏農商行、遼寧清原農商行等多家銀行或分支機構都被監管層處罰。

  理財業務問題突出

  除了信貸業務,2017年監管層嚴管的理財業務在今年同樣持續暴露問題。黑龍江銀監局今年就集中處罰了工商銀行黑龍江省分行及所轄13家分支機構。

  據了解,因“越權私售對公理財產品,違規修改合同文本銷售對公理財產品”,工行黑龍江分行營業部被罰款680萬元,該分行因監督不力同時被處以50萬元罰款。此外,該行大興安嶺分行、鶴崗分行、七臺河分行、雙鴨山分行、雞西分行、綏化分行、大慶分行、齊齊哈爾分行等13家二級分行也被處以30萬元到1040萬元不等的罰款,總額到3400萬元。此外,另有部分分行職員因負領導責任,也受到了罰款或警告等處分。

  工商銀行相關人士對《投資者報》記者表示,工行此次被罰牽涉面雖然較廣,但工行曾在自查過程中發現了問題,進而主動向監管層上報;此外違規的理財業務為對公業務,未給普通投資者造成損失。

  工行黑龍江分行對此表態稱,該行按照監管要求和總行部署認真進行了自查自糾、嚴格整改,并嚴肅處理了相關責任人。目前,相關資金已全部收回。同時,針對這些問題,其從合規文化、制度、流程、系統硬控制等多方面入手,采取針對性措施消除風險隱患,確保相關業務風險可控。

  對于今年銀監系統的密集罰單,東吳證券研究員馬婷婷認為,監管層在今年下發的文件中,針對股權和對外投資、機構及高管、規章制度、業務、產品、人員、廉政風險、監管行為、內外勾結違法、非法金融活動這十大亂象提出了更為細化的監管要求,旨在全面防范和處置各類金融風險,推進嚴監管思路。

  “在2017年金融去杠桿取得一定成效的背景下,未來整治金融亂象或將進一步常態化、長期化,這將有助于銀行業穩定、健康地發展。”馬婷婷表示。■

獨家專欄

熱門推薦
花样冰刀和冰球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