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管重拳下“億級”罰單再現 郵儲票據案拉響合規警鈴

  新年伊始,監管重拳頻頻砸下,“億級”罰單再現。繼浦發成都分行違規放貸被罰4.62億元后,銀監會27日公布的郵儲武威票據案顯示,涉案的12家銀行共計被罰沒2.95億元。

  據記者觀察,此次處罰充分體現了監管的全面、從嚴,不僅僅是案發行、違規購買理財行被處罰,交易鏈條上的10家銀行及相關人員,都因喪失合規操作的底線受到了嚴懲。過去,機構經營者普遍有“合規是成本”的看法,但是近期銀監會重罰的數起案件充分證明,合規創造效益,不合規的人或機構會被監管者堅決整肅,依法合規經營的機構才能在這個環境里做大做強。

  下一階段,針對票據業務、合規的監管力度仍將持續。今年初,銀監會發布整治銀行業市場亂象系列文件,將“違規開展票據業務”和“內控管理不到位”列為今年整治的工作要點,并指出,要抓住依法合規經營這個著力點,堅決根治普遍存在的合規意識淡薄、制度缺失、屢查屢犯等痼疾。

  全流程12家銀行均遭重罰

  經銀監會查實,2016年12月末,郵儲銀行甘肅省分行對武威文昌路支行核查中發現,吉林蛟河農商行購買該支行理財的資金被挪用,由此暴露出該支行原行長王建中以郵儲銀行武威市分行名義,違法違規套取票據資金的案件,涉案票據票面金額79億元,非法套取挪用理財資金30億元。

  “這是一起銀行內部員工與外部不法分子內外勾結、私刻公章、偽造證照合同、違法違規辦理同業理財和票據貼現業務、非法套取和挪用資金的重大案件,牽涉機構眾多,情節十分惡劣,嚴重破壞了市場秩序。”銀監會在公告中如此定性這起案件。

  為此,銀監會系統對案發機構郵儲銀行武威市分行罰款9050萬元,取消該行原主持工作的副行長及其他3名班子成員2年至5年高管任職資格,禁止文昌路支行原行長王建中終身從事銀行業工作,并依法移送司法機關;對郵儲銀行甘肅省分行原行長、1名副行長分別給予警告。

  同時,對違規購買理財的機構吉林蛟河農商行罰沒7744萬元,分別取消該行董事長、行長2年高管任職資格,對監事長給予警告,分別禁止資金運營官、金融市場部總經理2年從事銀行業工作。

  此外,對紹興銀行、南京銀行鎮江分行、廈門銀行、河北銀行、長城華西銀行、湖南衡陽衡州農商行、河北定州農商行、廣東南粵銀行、邯鄲銀行、乾安縣農村信用聯社等10家違規交易機構共計罰款12750萬元,對33名相關責任人作出行政處罰,其中取消3人高管任職資格,禁止1人從事銀行業工作。

  上證報記者梳理上述銀行的行政處罰信息公開表發現,案由包括違法違規辦理票據業務,嚴重違反審慎經營規則;票據資產非真實轉讓;未按規定落實票據業務內控管理要求;員工與票據中介存在往來,違規開展票據業務;違規開展商業承兌匯票買入返售等。

  暴露三點問題

  浦發成都分行違規放貸案就已經暴露出內控嚴重失效、合規意識淡薄的問題,此次票據案中這些問題再現。

  銀監會指出其中出現的三大問題。一是內控管理缺失。案發機構崗位制約機制失衡,印章、合同、賬戶、營業場所等管理混亂,大額異常交易監測失效,為不法分子提供了可乘之機。

  二是合規意識淡薄。涉及該案的相關機構有一些員工違規參與票據中介或資金掮客的交易,個別人甚至突破法律底線,與不法分子串通作案,謀取私利。

  三是嚴重違規經營。涉及該案的相關機構肆意妄為,不具備資質開展非標理財產品投資,違規接受第三方金融機構信用擔保,違規通過簽訂顯性或隱性回購條款、“倒打款”甚至“不見票”、“不背書”開展票據交易,項目投前調查不盡職、投后檢查不到位,喪失合規操作的底線。

  票據是基于交易對手信用展開的業務,見票、背書是必須要執行的基本流程。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副主任曾剛表示,因為票據業務基于同業信用,所以很多銀行將其視作低風險業務,這個案件中,被“拉下水”的機構都是基于郵儲這樣的對手信用來進行交易的,對交易過程中的真實性、流轉過程的核實不夠,暴露出這些銀行業務管理流程中很多不足。而案發主體――郵儲銀行武威市分行則對員工管控存在問題,出現了操作性風險。

  “可以說,這又是一起因銀行內控、流程出現紕漏導致相應風險和處罰的案件。銀行未來不僅在票據業務,在其他業務方面也要增強合規性要求,強化員工管理,避免更大的潛在風險。”曾剛稱。

  據悉,下一步,銀監會將進一步深化整治銀行業市場亂象,依法查處銀行業大要案,堅持違法必究、糾查必嚴,堅決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風險攻堅戰。

獨家專欄

熱門推薦
花样冰刀和冰球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