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信融資迎來史上最嚴監管 國通信托受罰疑是開端

  由于部分金融機構過于依賴政府信用和對監管抱有幻想,變相融資屢禁不止,但時下的政策環境已明顯改變,國通信托被罰或許只是行業整治的開端

  2018年伊始,政信信托被爆出一連串的“犯規”動作。

  先是1月中旬,云南省辦公廳通報其轄區內四市縣違法違規舉債擔保,全部涉及信托融資,合計金額為13.8億元,其中點名了光大興隴信托和國民信托。約一周后,國通信托因違規接收地方政府部門提供的還款承諾函等原因被湖北銀監局開出三張罰單。同時,中融信托也一度“踩雷”與云南省級控股公司云南國有資本的政信項目,于近日延期兌付完畢。

  可見,曾被認為穩健的政信信托如今已不再讓投資者安心,同時從業者也面臨著嚴峻的監管環境。“這個市場正在萎縮,建議能早退出就早退出吧。” 某位深度參與地方融資的信托人士表示,近兩年為地方政府項目融資的機構越來越少,由于地方融資平臺本身沒有“造血”能力,現存債務風險不斷加劇。

  國通信托受罰拉開整治大幕

  被處罰的國通信托面對記者采訪,選擇沉默。有接近國通信托的人士告訴《投資者報》記者,違規項目是在發文前接收的承諾函,發文后政府要求把函收回,隨后銀監局開出了三張罰單。

  而近年來,為了肅清違規融資擔保,政信融資模式不斷演變,相關監管文件接連出臺。

  多位業內人士向記者表示,對政信融資影響最深遠的是2014年8月的新《預算法》和2014年10月的《國務院關于加強地方政府性債務管理的意見》(下稱“43號文”),二者明確指出地方政府不能通過融資平臺舉債,不能再為其債務提供隱性擔保,之前的存量債務可通過發行地方債方式逐步置換。隨后,政府購買服務和PPP模式的政信融資開始興起。

  2017年4月,財政部、發改委等五部門聯合下發《關于進一步規范地方政府舉債融資行為的通知》(下稱“50號文”),進一步禁止地方政府及其所屬部門以擔保函、承諾函、安慰函等任何形式為金融機構向企業提供融資行為提供擔保,并嚴禁地方政府利用PPP、政府出資的各類投資基金等方式違法違規變相舉債。后銀監會對金融機構開展“三三四”大檢查,進行去杠桿、去通道和去嵌套等強監管。而為了整治偽“政府購買服務”項目,去年6月,財政部預算司下發《關于堅決制止地方以政府購買服務名義違法違規融資的通知》(以下簡稱 “87號文”),要求地方政府及其部門不得利用或虛構政府購買服務合同為建設工程變相舉債,并建立政府購買服務負面清單:不得將貨物和工程等有形服務作為政府購買服務項目;嚴禁將建設工程與服務打包作為政府購買服務。

  “后續發布的文件在嚴格意義上都未超越‘43號文’和新《預算法》,所以不存在新老劃斷的問題。從2015年1月1日開始,違規就是違規,不能因為監管沒有現在嚴格而放松警惕。”有業內人士在接受采訪時表示,由于部分金融機構過于依賴政府信用和對監管抱有幻想,變相融資屢禁不止,但時下的政策環境已明顯改變,國通信托被罰或許只是行業整治的開端。

  承諾函退出歷史舞臺

  “現在出現問題的項目主要是2017年之前設立的,那時的監管環境跟現在有差別,所以信托公司依然延續了接受地方政府承諾函的傳統業務模式。地方融資平臺仍承擔著地方基礎建設的重要責任,即使地方政府不出具承諾函,背后地方政府的背書效應也依然比較強。目前看來,中央政府對于治理地方政府債務的態度較為堅決,傳統的銀行、信托資金來源有所收緊,個別高杠桿區域的地方融資平臺可能存在資金鏈緊張的問題,未來對地方融資平臺的信仰可能會有所動搖。” 

  1月12日,云南省辦公廳通報了一系列下級政府違規擔保的融資事件,點名兩家信托公司的項目:一是保山市違法違規出具承諾函擔保保山市永昌投資開發有限公司與國民信托通過信托方式融資5億元,二是宜良縣人大常委會黨組、宜良縣政府違規出具承諾函并違規與平臺企業金匯公司和光大興隴信托共同簽訂《債權債務確認協議》(以下簡稱《協議》),目的是以信托方式融資5億元。

  與國民信托對記者的回避不同,光大興隴信托坦然回應了記者的提問。“我司其實從未接納過宜良縣人民政府向我司出具的承諾函,我們與宜良縣人民政府之間僅僅簽署了前述《協議》,在內部審批本筆業務時也并未要求宜良縣人民政府出具承諾函。”光大興隴信托告訴《投資者報》記者,宜良項目系公司辦理的事務管理類信托項目,不承擔主動管理責任,根據信托文件約定,由委托人進行盡職調查及風險評估工作,信托公司僅履行賬戶管理、清算分配等一般信托事務,根據受益人代表發送的信托財產管理書面指令進行事務管理。

  與政府文件認為《協議》違規不同,光大興隴信托強調說,《協議》旨在對應收賬款債權進行明確,體現的是信托公司的審慎經營,是信托公司開展財產權信托業務的慣例;宜良縣政府簽署《協議》主要是表示其確認知曉并同意融資平臺以應收賬款債權設立信托,并確認按照約定進度履行還款義務,《協議》是對政府存量債務的重組,并非對新發生債務的擔保。公司還強調說,其從未收到過省政府通報中提到的承諾函。

  “信托的核心在于法律和制度安排,財政擔保明顯就是無效的,拿著無效的擔保作為風險控制的底線和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本身就是經營價值觀的扭曲;我司在開展基礎設施信托業務時,更加看重的是項目的現金流,以及合作對手自身的經營性現金流。我司此前已內部紅頭發文,發布了公司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領域信托業務營銷指引以及風險指引,嚴格按照財政部‘50號文’、‘87號文’等相關文件要求開展業務。”光大興隴信托表示。

  “自2017年開始,財政部等部門就開始加強對地方政府違規舉債的監管,包括近期個別信托受到處罰,足見這一次監管的力度非常嚴厲,之前沒有嚴格執行,現在嚴格執行,大多數信托公司已經接受政府不出函了。”前述信托研究人士表示。■

獨家專欄

熱門推薦
花样冰刀和冰球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