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建投信托深陷硅谷天堂定增 頂虧硬撐遭三大質疑

  昔日22家機構集中搶食的硅谷天堂定增項目,卻一度落入1分股的慘痛境地,參與機構至今賬面依然巨幅虧損。這其中的參與者不乏中建投信托等信托機構。

  近期,部分投資者直指中建投信托主動管理失職、違規銷售等三大罪狀,并將其投訴至銀監會及浙江銀監局。據悉,銀監會目前已完成對中建投信托的二次進駐調查,但尚未給予反饋。

  中建投信托對證券時報·信托百佬匯記者獨家回應,“無論是前期盡職調查,還是投后管理,中建投信托均按照規定行事,我們積極配合銀監會調查,最終以銀監會調查結果為準。”

  三家信托被迫卷入

  曾經紅極一時的新三板PE機構硅谷天堂,目前卻令一眾投資者面臨巨幅虧損。

  信息顯示,硅谷天堂于2015年8月發布股票發行方案,同年10月發布股票發行情況報告書,共發行1.02億股,發行價為30元,募資30.7億元。發行對象包括2名公司原股東及28名新增投資者。

  多位業內人士表示,當時新三板定增項目很火爆,基本都是一票難求,更何況彼時硅谷天堂是正處快速成長期的優質標的。

  但現實是殘酷的,自2016年6月起,硅谷天堂股價一瀉千里,并難見收勢,期間不僅跌破定增價格,還曾一度跌至1分錢。

  據記者了解,新增投資者中共有22家機構參與了硅谷天堂的定增項目,其中還發現了3家信托公司的身影。

  多位投資者告知,其他2家信托公司已提出了解決方案,而中建投信托依舊遲遲未給予處置方案。

  對此,中建投信托表示,“公司已于2016年末召開受益人大會,經受益人審議通過了項目延期的處置方案,延期一年半至2018年年中。”

  中建投信托接到投資者種種投訴,新三板投資基金遭遇大幅虧損,只是“時運不濟”這么簡單嗎?

  質疑一:推薦材料

  和信托合同不符

  信息顯示,中建投信托·新三板投資基金8號(硅谷天堂)集合資金信托計劃(以下簡稱“信托計劃”),推薦期自2015年6月17日至2015年6月25日,成立日為2015年7月2日,實際資金募集額為8290萬。

  據了解,在該信托計劃的推薦材料中,明確顯示信托計劃募資金額不低于2億元。但是,在投資者打款后,收到的信托合同中的資金募集額卻變為了“預計不超過2.04億元”的表述。

  投資者認為,“正是基于不低于2億元的信息,我們才做出了投資決策,中建投信托隨意篡改項目核心信息,這是對投資者的誤導與欺騙,違背了監管規定。”

  然而,中建投信托對上述投訴并不認可,并提供了兩點關鍵信息。

  該公司表示,首先,在信托計劃推薦材料中,黑體字明確提示了“本推薦書僅為信托計劃的簡單提要,不作為任何法律文件,亦不構成任何承諾,具體內容以信托計劃說明書和資金信托合同為準。”

  其次,在合同文件下發前的產品推薦期間,募資金額就更改為不超過2.04億元,并在公司官方網站進行了披露。

  就此問題,銀監會給記者的回復是,“信托公司在推薦信托計劃時應遵守《信托公司集合資金信托計劃管理辦法(2009修訂)》的有關規定,其推薦材料不得含有與信托文件不符的內容。”

  業內人士表示,“若銀監會認定中建投信托文件存在違規,那么會對公司進行相應處罰,但這對于硅谷天堂信托計劃的幫助有限。賣者有責,買者自負,當投資者發現信托合同內容與推薦材料不符時,為何還要簽字,這個責任難以界定。”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5年9月28日,也即信托計劃成立后,北京德恒律師事務所出具了一份《關于硅谷天堂資產管理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股票發行合法合規的法律意見》,該文件中的募資額與推薦材料一致。律所認為,該信托計劃已經按照《信托公司集合資金信托計劃管理辦法》的相關規定,履行了報告手續。

  質疑二:實際業績

  與預估相差甚遠

  據悉,募資期間,中建投信托經理曾提供《硅谷天堂企業情況與投資價值分析》的資料。

  中建投信托在資料中陳述,“我們認為硅谷天堂2015年、2016年分別實現凈利潤8億元、20億元為大概率事件。”記者對比實際業績發現,2015年實際數據與預測較為接近,但2016年的3.36億凈利潤卻與預估盈利相差甚遠。

  投資者認為,中建投投后管理不到位,盡職調查形同虛設。中建投對此回應表示,“上述業績預估是定增前的調研結果,2015年業績是達標的,但2016年因為市場政策的巨大變化,所以產生了較大差異。我們會根據公開信息及企業溝通調研來跟蹤硅谷天堂的經營情況。”

  據記者了解,2015年12月起,證監會暫停了金融類企業在新三板的掛牌和融資。2016年5月27日,掛牌與融資重新開閘,但卻設置了更嚴苛的標準。一年整改期未能達標,將會被無情摘牌。

  多位業內人士認為,以半年業績預期全年,不易產生太大預測偏差。而2016年出現的6倍預測差,原因主要有兩方面:一是盡職調查做得不到位;二是市場出現巨大變動。

  因此,業內人士分析稱,該信托計劃的確經歷了外部巨大的政策變化,故要甄別上述兩點原因孰輕孰重,并不容易。

  質疑三:錯失止損

  主動管理受質疑

  2016年4月,硅谷天堂股價開始跌破定向增發成本價,時至當年6月,其最低價已跌至一分錢。在此期間,硅谷天堂多位高管辭職。

  2016年7月,中建投信托與硅谷天堂進行溝通,并向投資者反饋表示,“公司多次拜訪硅谷天堂,了解到2016年硅谷天堂對自身發展保持樂觀,在新三板二級市場不發生惡化的情況下,營業收入還會保持20%以上的增速。”而次月出爐的半年報則顯示,硅谷天堂營業收入同比下降77.56%,彼時硅谷天堂股價曾超10元。

  在經歷了一系列內外變動后,中建投信托依舊在堅守,直到當年11月,信托計劃即將到期,此時硅谷天堂股價已跌至5~6元,投資人面臨50%虧損。

  中建投信托召開受益人大會,會議上信托經理表示,“為了符合監管要求,硅谷天堂利潤還未全部體現,此外其進入創新層等利好消息還沒有發布。”

  投資者投訴表示,中建投信托多次錯過止損時點,主動管理能力堪憂。

  中建投信托則對記者表示,“當時作出延期決定,是基于2017年5月整改大限將到,我們預計那段時間股轉系統將會披露最終整改結果,且據我們調查,硅谷天堂一直在積極整改,已經注銷了私募基金管理人登記,這個利好可能回轉股價走勢。但誰知,監管至今尚未給予最終認定,僅是公布了摘牌機構名單。”

  中建投信托進退兩難,協議轉讓不出去,新三板冰凍期難緩,硅谷天堂成交量持續低迷,每日成交量最高千萬,普遍在兩三百萬左右,以中建投硅谷信托計劃八千多萬的量來看,預估要1.5個月~2個月,才能實現全部退出。中建投信托表示,這種做法是在打壓硅谷天堂的股價,實際操作起來有困難。據記者了解,中建投信托也曾尋求第三方機構,試圖一次性將股份全部轉讓出去,但一直未能找到合作意向方。

  多位業內人士表示,目前,并沒有嚴格、清晰的規則去判定主動管理是否盡責,這只能由法院裁定。

  中鐵信托副總經理兼董事會秘書陳赤表示,“近期,信托業協會正在積極努力研究并試圖制定相關《盡責指引》,但指引通常是原則性的,定量還是比較困難。”

獨家專欄

熱門推薦
花样冰刀和冰球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