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拍”助力資產公司加快不良處置 資產價格趨于理性

  本報記者 李玉敏 濟南報道

  導讀

  周禮耀表示,在今年“嚴監管”的形勢下,供給方的資產處置工作更加規范,需求方“搶占資源”的沖動也大為降低,市場已逐步回歸理性。

  “市場流動性仍然偏緊,信用債違約風險、上市公司股權質押‘爆倉’、P2P爆雷等事件頻發,隱性地方債務風險也需要引起高度關注”。10月26日,長城資產公司總裁周禮耀表示,作為中央金融企業,資產公司不僅是單純的商業機構,更是國家實施宏觀調控、金融應急處理的專門機構。因此,長城資產采取“進取而不冒進”策略,積極發揮防范化解系統性金融風險“國家隊”的作用。

  據了解,在回歸主業的監管要求下,資產管理公司加大了不良資產的收購力度。但是由于不良資產“有經濟下行期大量收購資產,上行期處置資產獲得收益”的逆周期特征。迫于經營的壓力,四大資產管理公司均加大了資產處置的力度。

  10月26日,長城資產在濟南舉辦了特殊資產推介會。會上,該公司向市場共推出了2429項相關資產,涉及全國共30個省市,債權資產總額2188億元,涉及抵押土地面積7369萬㎡、抵押建筑物合計面積2913萬㎡,覆蓋采礦、房地產、制造業、商貿等多個行業。這也是近年來金融資產管理公司(AMC)舉辦的規模最大的資產推介活動。

  長城資產總裁助理王彤在回答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提問時表示,根據不良處置的經驗,核心是收購的同時一定要加快處置。我們收購的資產包里面,90%的資產隨著時間的推移,價值是會貶損的,也有人提出了不快速處置就會化掉的“冰棍理論”,所以分類后我們需要快速處置。

  網拍促進資產價值最大化

  資產公司加快不良資產的處置速度,另一壓力來自于業績和流動性的要求。今年上半年,四大AMC利潤增速均出現了不同程度的放緩。

  王彤坦言,整個經濟進入新常態,面臨著新舊動能的轉換,整個金融業由前些年的高速增長逐步放緩,資產公司利潤增幅下滑也是客觀規律。

  “在當前這個時期,我們主要任務是收購資產。從收購資產到處置資產實現收益,一般來說需要三年的時間。我們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大規模收購資產,但是在這些資產沒有處置、變成現金的時候,利潤體現不出來,所以必然表現利潤增速的減緩”。王彤表示。

  在王彤看來,現階段的利潤增速放緩是好事。對不良資產行業,懂行的人更關注AMC擁有的資產量,這意味著將來的利潤潛力和空間。

  不過,資產公司收購不良資產,資金來源需要市場化募集,主要是來自于銀行等金融機構的借款。資金成本的提高也促進資產公司加快處置力度,緩解資金壓力。

  近年來,隨著不良資產“觸網”,資產公司和投資者也逐步嘗到了甜頭。今年5月30日,信達、長城和阿里巴巴在杭州舉辦了“2018阿里拍賣特殊資產交易會”,以線上、線下相結合的模式,提升包含不良資產在內的特殊資產處置環節效率。

  10月26日的資產推薦會,除了線下的,阿里拍賣、北京金融資產交易所、上海聯合產權交易所、深圳前海金融資產交易所、天津金融資產交易所、中拍平臺等六家機構也在線上同步推薦。

  通過互聯網進行資產轉讓處置的營銷推介,突破傳統不良資產處置時受制于信息不對稱、咨詢傳播率不高等種種局限。同時,網上拍賣實現資產處置,過程更加公開透明,并可召集最多的參與者,實現資產價值最大化。

  賣方市場轉為買方市場

  周禮耀認為,目前我國金融風險總體可控,不良資產供給穩定。我國經濟的潛力和韌性在不斷增強,金融市場也處于風險逐步釋放和出清的過程中,風險點體現為個體性、局部性、行業性特點,通過經常的“小震”釋放壓力,可以避免出現嚴重的“大震”而導致出現風險大規模集中爆發的情況。

  從銀監會公布的數據來看,2018年上半年,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出現小幅上升;同時,關注類貸款占比從去年年初至今持續下降。在風險總體可控的前提下,銀行不良資產正在逐步釋放、推向市場。未來幾年,我國經濟仍將處于結構調整期,隨著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金融去杠桿等工作不斷推進,銀行不良貸款的暴露和推出將穩定在一定的水平,企業間不良債權也會不斷暴露,問題資產、問題企業、問題機構都需要金融資產管理公司來化解或救助,不良資產的供給是穩定、充足的。

  周禮耀也表示,前些年,受多方因素的影響,不良資產市場出現過階段性的“非理性繁榮”。今年以來,在“嚴監管”的形勢下,供給方的資產處置工作更加規范,需求方“搶占資源”的沖動也大為降低,市場已逐步回歸理性。

  10月26日,長城資產總部資產經營一部總經理雷鴻章表示,不良資產包價格持續走低,降至3-5折,拍賣流標不斷,市場整體趨冷的同時,亦不斷壓降銀行心理預期。不良資產市場已由賣方轉為買方市場,銀行標價也逐漸隨行就市。

  與此同時,投資者也有些猶豫和觀望的情緒。

  10月26日,中國政法大學金融不良資產研究中心副主任秦麗萍表示,不良資產投資機會,也稱特殊投資機遇,誰能把握住這個機會,誰就是王者。然而,當下國內外經濟和政治形勢都不明朗,使得不良資產的投資的不確定性更大了。

  她表示,“這種不確定性在整個市場環境中蔓延發酵,比如很多投資人對最為穩定的北京住宅資產都謹慎投資了。四大資產管理公司都在積極地加快處置,不僅僅是業績壓力的因素,資金緊張和流動性才是最重要的。所以,不良資產的二級市場非常重要,我們是能使資產重新配置的重要主體,四大資產管理公司也越來越重視這些投資主體”。(編輯:包芳鳴)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花样冰刀和冰球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