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萬大軍“擼口子”:信用卡P2P擼個遍,借錢是職業,賴賬是信仰

  每經記者 李斌    實習記者 劉星    實習編輯 易望奇    

  在信貸市場存在這樣一群人,他們將目光鎖定銀行信用卡、網貸平臺等一切可以借到錢的地方,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資源進行借錢。最常見的情形是:一個身份證在上百個平臺融過資,有數十個待還款,其中若干逾期,沒錯,他們絕大多數已經是信用黑戶。

  當深入到這個特殊人群,你會發現,這類人從信用卡誕生就已出現,網貸行業誕生時就蓬勃發展,近三四年膨脹壯大,至今已經形成一種成熟的職業。

  兩條灰色產業鏈也浮現出來:一條產業鏈以銀行、第三方支付機構(雇傭業務員售賣POS機)、信用卡套現者為參與方,原本正常的刷卡行為變成套現行為,藍牙POS機對于套現的方便和“真實”,使得眾多套現者對其趨之若鶩。

  另一條產業鏈以金融機構(需要放款機構)、幫助放款的助貸機構(一級渠道商)、掌握了所謂“黑科技”并進行售賣的網貸中介(二級渠道商)、部分利欲熏心的機構風控人員、大量本不應獲得貸款卻能夠從數十家平臺借到錢的信用黑戶為參與者。

  在信貸市場,這個群體有一個統一的名字:擼口子大軍。“口子”是他們對平臺的另類稱呼。這一群體的規模有多大?很難有一個精確的統計。僅僅以他們活躍的QQ為例,保守估計也有十萬人。

  ●擼口子:潛伏在金融圈的餓狼

  在擼口子大軍眼中,他們的職業成熟且完美,既能全職又能兼職,輕松而且來錢快。擼口子大軍所到之處,均是一片狼藉。《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了解到,金融機構在逾期率可控的范圍內,當面臨KPI壓力時,會適當將審核標準下放,這就給擼口子大軍可乘之機。

  某股份制銀行就曾因給信用卡客戶提額,被擼口子大軍瞄上。在得知此銀行臨時給一部分信用卡客戶提額后,他們立即進行了套現操作。有些是代刷,有些是利用POS機。據悉,有人利用此次提額,瞬間就有十余萬元入賬。此外,據業內人士保守估計,全行業年度套現規模超萬億元。業內人士指出,P2P行業待收規模巔峰時期應該是在萬億元左右。

  除此之外,擼口子大軍還將目光瞄向了網貸平臺。《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獨家獲悉的一組數據顯示,某網貸平臺去年3月末至9月中旬,產生了1317名逾期借款者,逾期金額達371.4萬元,平均每人逾期金額為2820元。此外,據記者不完全統計,在QQ群“找群”一欄中以“口子”為索引關鍵字,共有5頁約306個群,記者逐一瀏覽發現,除了5個群之外,其他300多個群全部是擼口子大軍的“工作群”。其中,2000人群有114個約20萬人,1000人群26個約2萬人,其余為500或200人群約4.6萬人,群內人員數量大部分超過群上限的一半。如果考慮到大量QQ群名稱刻意規避了“擼口子”等詞語,保守估計,僅活躍在各個QQ群中的擼口子大軍也有十萬人之多。

  此外,在微信中以“口子”為關鍵詞搜索公眾號,數量也非常多。記者快速瀏覽了前100余項搜索結果,除了幾個公號外,其他均為與擼口子有關的內容。

  而在百度搜索中以“口子”為關鍵詞搜索,數量也非常眾多。記者瀏覽了前100余項搜索結果,除了口子酒以外,其他均為與擼網貸口子有關的內容。

  而職業鏈涉及的方面也相當全面,從搭建網站批量打造網貸中介,到教導會員如何成為一名成熟的網貸中介幫助別人擼口子,或者直接幫助會員擼口子等等,都使得擼口子大軍無法被網貸行業忽略。

  ●移動POS機上的套現:再現“真實消費場景”

  “掃碼POS機,餐飲行業掃碼交易零費率,其他行業300元以下零費率,300元以上0.38%。”名為小麥的POS機業務員在他的朋友圈發了這樣一條消息。據《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了解,零手續費大多數情況下是一種短時間的優惠費率,目的是為了讓商戶購買某POS機,支付機構貼了手續費進去。后續會將手續費調整回去,不可能永遠零手續費。

  隨處可見的POS機并不僅僅是商戶正常營業用來方便客戶付款的機器,新型藍牙POS機產生后,“套現”變得更加真實和方便。記者在與小麥的溝通中了解到AMT機背后的產業鏈:購買POS機做生意的真實商戶占少數,有相當一部分人購買POS機是用來套現,而在藍牙POS機可以接入大量可查工商信息的“真實”商戶情境下,套現行為更是難以被察覺。

  小麥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如果客戶利用POS機套現,但是每一單都是大額交易并且均在同一家商戶進行,那么這個客戶就會被列為可疑名單。但是,藍牙POS機可以接入不同的真實商戶,這些商戶都是有備案的,每一筆套現交易都有“真實消費場景”,而且交易額度大小不同,有零有整。然而,這些商戶卻并沒有實體。

  “銀行其實知道這類POS機是用來套現的,只要客戶能夠正常還錢不太過分,一般都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但是四大行管控比較嚴格。”小麥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銀行檢測到客戶的套現行為后,如果客戶還款出現問題,一般情況下會打電話警告,嚴重情況下會在客戶還清賬單之后進行降額、限制單筆交易金額等操作,極其惡劣情況下會封卡處理。

  在小麥看來,銀行這種“放任”的行為,也是利益驅使。刷卡手續費分為兩種,一種是線下千分之六,另一種是線上千分之三點八。如果一個客戶線下刷了1萬元信用卡,產生60塊錢的手續費,按照銀聯拿一成6塊錢、發卡行拿七成42塊錢、第三方支付公司拿二成12塊錢,而作為第三方支付公司的業務員(售賣POS機)大概可以拿到10塊錢。

  套現者購買藍牙POS機后,就可以在POS機上刷卡套現,刷完信用卡后,一般是T+1到賬,如果套現者選擇即時到賬也可以,第三方支付公司會進行墊付,但是會收取相應的手續費。購買了藍牙POS機的客戶,可以選擇為自己套現,也可以幫助更多的人套現以從中獲得費用收入。小小的AMT機,在有利可圖的情況下,成為了套現者眼中的“香餑餑”。

  ●網貸行業利益鏈:欠六七家仍能借 開個“網店”仍能貸到款

  “提現成功,高炮。”信用黑戶小李在某個擼口子交流群里發了一個截圖,圖上是他最新擼成功的口子。而在有眾多信用污點的擼口子人士中,“提現成功”這四個字對他們有極大的誘惑力,這意味著他們又有了新的平臺可以借到錢。

  上述截圖顯示的借款金額為1782.39元,對于信用正常的人來說,這并不是一個很大的數字。然而在信用黑戶眼里,這卻是天上砸下來的餡餅:反正也不還,白給的錢當然叫餡餅。

  很快,群里就有人問這是哪個口子。

  業內人士表示,萬億體量的網貸行業,借款人數量估計在1000萬以上,可能百分之六七十以上的借款人都在多個P2P平臺有過貸款記錄的。這在網貸中介的眼中“市場可觀”。

  而這些群內的成員,基本上沒有正常借款的人,大部分都存在多頭借貸、騙貸的劣跡,他們會不斷地從新平臺借款,大部分人將借來的錢用于消費,極少部分人用于償還以往在借款平臺內的逾期款項,這種行為被他們稱為“擼口子”。

  有人需要借款的地方,就有提供配套服務的人群存在,這群人光天化日之下在各個口子群里宣傳自己的口子信息,專門為信用黑戶們提供多頭借貸服務,使得信用黑戶可以一直擼口子。

  業內人士表示,最近受市場環境影響,借款人和借款金額相對已經下滑,業務門檻相應提高,許多諸如網貸、小貸都停止放款了。而網貸中介存在一種渠道模式,其中二級渠道商就是這種為借款人提供借款服務的中介。此外,信貸市場的規模已經收縮很多,業內人士以某省一家金融機構為例解釋道,去年一個月,這家金融機構在省內一個市的放款量高達5000萬,今年全省的放款量也才1000萬。

  小李已經借了十幾家網貸平臺,其中有已經逾期的,還有仍在還款期限內的,但是依舊可以在新口子中借到錢。如果十幾家網貸平臺的數量已經讓你感覺到震驚,那么這組數據更是令人恐懼:日前發生的滴滴司機殺人案中的鐘某曾在51家機構借款,出事前一周內還曾向4家平臺申請借款。

  在網貸平臺放款量收緊,行業遭遇寒冬之際,信用黑戶為什么還能夠借到錢?

  業內人士表示,其所在省有五家助貸機構,需要放款的也不僅僅是一家金融機構,網貸平臺的放款量可能會更高一些。但是,即使放款量收緊,但是對于信用黑戶們來講,對他們也沒有影響,一家信貸機構借不到錢,他就去另外一家信貸機構。

  比較嚴謹的金融機構默認信貸機構在壞賬可控規模內,將款項放給信用黑戶,而類似于網貸平臺、小貸公司,則沒那么多的限制,使得信用黑戶在其中受益。他們的存在,一邊使得信貸行業出現扭曲的繁榮景象,另一邊卻又以無法言喻的力量在給整個行業抹黑。(個人信用報告日益重要,關于如何查、怎么用、不良記錄如何補救?記者總結了一套攻略,特別適合需要貸款的朋友,關注“添升金融”回復“信用報告”索取。)

  為了解信用黑戶究竟能夠在多少平臺上借到款,《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以信用黑戶的身份添加了名為小張網貸中介。

  “我都欠了六七家網貸平臺了,還能給我借到錢嗎?”為了得出確切的結果,記者并沒有將數字報得太大。不出所料,記者得到小張的肯定回復,可以。同時,小張表示,其所做業務為店鋪流水貸,需要開通淘寶店鋪,只要幾分鐘就可以。至于具體的開通方法,首先在手機上面下載一個APP,然后用淘寶賬號登錄,登錄后搜“無線開店”,然后跟著步驟認證開通(淘寶店鋪),最后再去找他。

  “今天做明天拿錢。”至于額度方面,小張表示最高一萬,而且在開通過程中,小張會讀取借款人的通話記錄,下款額度出來之后再給他點位。“點位”的意思是,在這筆交易中小張會抽取的費用。小張從事的也是幫助信用黑戶進行借款的網貸中介業務,但是其模式和一般的網貸中介有一些差別,他利用了“淘寶開店”這種模式,并且會讀取借款人通話記錄,這樣有利于后續催收或者利用拿到的信息進行二次售賣。

  之后,記者又以想從事中介業務找到了另外一個網貸中介,并咨詢到,已經欠了十幾家網貸平臺,還能借到錢嗎?“能啊”。又是肯定的回答。接下來,他問了記者的芝麻信用分,并表示,只要芝麻信用分不是低得可怕,就可以很輕松借到,400多的芝麻分也可以,但是比較困難。

  業內人士表示,中介問芝麻信用分其實并不代表網貸中介會在花唄、借唄幫你拿到錢。而是利用了芝麻分的名頭,并且以芝麻分進行初步的篩選。據《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了解,更多的網貸中介所從事的業務是按照各網貸平臺的借款資質,將平臺和借款人的一一匹配。

  然而,這期間僅靠網貸中介是沒有辦法完成的。在網貸中介的背后,有專門進行平臺測試的人,他們將所掌握的網貸平臺下款標準包裝成“黑科技”,也有一些人與網貸平臺內部風控人員勾結放款,風控吃回扣,掙得盆滿缽滿。至于銀行等傳統金融機構,他們的風控人員滲透則比較困難。

  接下來,二級渠道商是將其掌握的“黑科技”打包售賣給網貸中介,還是直接賣給信用黑戶,不論是“批發”還是“零售”,總之掙錢這個看起來很難的事情,對于他們來講卻是手到擒來。

  出于保護記者人身安全考慮,本文記者署名為化名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花样冰刀和冰球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