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建項目信托融資回暖:融資成本約10% 未來規模增長空間有限

  本報記者 張奇 北京報道

  隨著基建相關政策回暖,部分信托公司已經開始行動。

  近日,一位西南地區信托公司負責人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最近公司要投100多億,其中基礎設施占60%。“我們親身感受來看,項目出的節奏確實有加快,有說法是7月23日的國務院常務會議之后就有加快趨勢。” 一位專注基礎產業的信托經理稱。

  用益信托數據也反映了這一回暖趨勢,上周(8月13-19日)基礎產業領域發行的集合信托產品規模環比增長48.69%。

  “基礎設施信托業務增長具有宏觀背景。”中國人民大學信托與基金研究所執行所長邢成稱,“消費、投資、出口是經濟增長三駕馬車,現在出口面臨不確定,內需增長乏術的情況下,通過基礎設施投資能帶動GDP增長,這一宏觀背景下,如果信托公司順勢而為,發揮信托公司在項目儲備、交易對手、專業判斷上的優勢,可以把基礎設施信托業務作為一個比較好的利潤增長點。”

  分析認為,基礎設施項目投資具有較強政策性,因此不確定性也較強。如果當前政策持續,信托投資基礎產業的規模可能會有適度增長,不過隨著銀行介入的逐步深入,由于信托的資金成本劣勢,未來增長空間有限。

  增長的邏輯

  用益信托網數據顯示,上周(8月13-19日)發行基礎產業信托規模總計80.38億元,環比增長48.69%。更長期限來看,8月至今,基礎產業信托發行規模共計180.16億元,平均年收益率8.67%,7月同期基礎產業信托發行規模總計108.97億元,平均年收益率8.45%。

  數據回暖背后是部分公司的加大投放。有業內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近期有華北地區信托公司放松了對基礎設施項目的準入門檻。另有華北地區信托經理稱,現在老的項目現在開始募集了。“之前有段時間風險較多,大家擔心平臺不還錢,批了的項目就擱在那里了,現在相當于老的項目又拿出來重新募集。”

  光大信托總裁閆桂軍近日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時稱,下半年業務定位首先就是基礎設施。現在要求名單內融資平臺公司債務規模只減不增,其融資功能受限,各地方政府都在對平臺外的公司搞混改,引進市場主體。這種情況下,這類業務風險不是擴大了,而是降低了。

  據了解,目前基礎產業項目的融資成本也有所上行。一位華東地區信托公司人士稱,目前基礎產業融資成本各項目不一,總體來看,比房地產項目低一些,基本在10%左右。

  基建回暖無疑與大環境有關。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1-7月基建投資同比增長5.7%,增速回落1.6個百分點。對此,統計局表示,下半年隨著政策的落實落地,隨著各方面項目審批的加快,基建投資有望企穩。

  7月23日召開的國務院會議要求,積極財政政策要更加積極。聚焦減稅降費,加強相關方面銜接,加快今年1.35萬億元地方政府專項債券發行和使用進度,在推動在建基礎設施項目上早見成效。此后的政治局會議要求,加大基礎設施領域補短板的力度。

  “會議像指揮棒一樣,會傳遞一種信號,各個主體包括監管、金融機構、融資方都會被調動起來。”前述專注基礎產業的信托經理稱,“除了政策影響之外,按往年的項目推進周期來看,8-9月也是大家努力攻堅的階段。因為信托公司一般在7-8月開年中會議,這時一般會看出大家KPI完成情形不太樂觀,也會激勵大家沖一把。”

  增長空間有限?

  基礎產業信托規模增長只是近期現象,更長期限來看,基礎產業信托都呈現回落的趨勢。

  信托業協會數據顯示,2017年三季度至2018年一季度基礎產業信托資產規模持續萎縮,三個季度分別為:3.21萬億、3.17萬億、3.11萬億。用益信托研究員帥國讓認為,基礎產業信托的規模卻持續下滑源于地方債務清理整頓、去杠杠導致的流動性偏緊甚至信用違約,使得地方基建投資出現困境。

  前述專注基礎產業的信托經理概述了近年來基礎產業生態變化。

  他說,2015年下半年之前有政府擔保函,之后到2016年三季度,基本是讓政府對平臺應收賬款確權,這都屬于通過法律文件綁定政府信用。2016年三季度之后嚴管應收賬款政信業務,公司開始主要看平臺資質,比如股東、評級、平臺在當地排名,并以政府財力分析作為輔助。“我們現在做的基本都是AA+及AAA平臺,對接的基本是險資和個別銀行資金。”

  邢成認為,政策市帶有強烈的時點性,在目前的背景下,基礎設施信托可以增長起來,但可持續性存疑。因此不能把推動基礎設施增長作為公司轉型發展的唯一出路,還是要按照既定的轉型、創新思路,利用當前的有利時間,做到業務的實質性轉型。

  帥國讓認為,下半年基建投資的回暖會帶動基礎產業信托融資需求的增加,但受政策影響回升幅度有限,預期投資收益也有所回落。前述華東地區信托公司人士稱,近期銀監會指導銀行支持基建,銀行介入后,出于資金成本方面的原因,信托公司可能會被擠出。8月11日,銀保監會稱,指導銀行按照市場化原則,保障在建項目融資需求,加大對基礎設施領域補短板的金融支持。

  帥國讓稱,選擇政信產品時仍需重點關注一些熱點地區的信托項目,同時對于經濟基礎比較薄弱,且高杠桿債務比例較高的地區和城市尤其要加以規避。“對于地方融資平臺不能一哄而上,要對地方融資平臺、地方政府實力、履約守信意愿等做專業判斷。”邢成提醒。

獨家專欄

熱門推薦
花样冰刀和冰球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