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保、平安、太平財險再領罰單 多次處罰為何標本難治?

  本報記者 李致鴻 北京報道

  8月伊始,四川保監局接連對人保財險成都分公司及其支公司、平安產險四川分公司及其支公司、太平財險成都分公司下發行政處罰書,主要是因這三家財險公司給予投保人保險合同約定以外的其他利益,編制或者提供虛假的報告、報表、文件和資料。

  今年以來,大型財險公司屢屢受罰,車險是重災區之一。究其原因,東北證券指出,車險是紅海市場,保險公司間的手續費競爭尤為激烈。商業車險費率市場化改革過程中,部分保險公司為搶占市場份額,將賠付節省的費用轉投銷售環節;為迎合監管要求,調低費用率(調高賠付率)。

  多次違規多次領罰單

  事實上,前述幾家險企這些違規行為已被多次處罰。根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梳理,今年上半年,在銀保監會開出的23張行政處罰書中,財險公司的違規行為主要涉及的有,虛列費用,未按照規定報送、保管、提供有關信息、資料,給予或者承諾給予合同約定以外的保險費回扣或其他利益,等等。

  某財險公司精算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今年以來,財險公司車險發展承壓,但個別財險公司通過準備金調節降低車險賠付率,從而降低成本率,使之公布的數據符合監管部門指標要求。”

  究其原因,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教授朱俊生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時表示,“在商業車險費率市場化改革背景下,由于個別財險公司治理不健全、發展理念偏差等,導致部分市場主體競爭行為異化。例如,利用各種方式套取更多的費用用于競爭,追求市場份額,造成財務數據不真實等。”

  “監管部門整治車險雖然嚴格,但是治標不治本。對于大型財險公司而言,這些處罰成本遠不會傷及筋骨。”一位財險公司負責人則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坦言。

  誠然,在今年農歷春節復工伊始,原保監會便接連發布多份處罰決定書。其中,人保財險總公司以及四川分公司,平安產險總公司及四川分公司,太平財險總公司及四川分公司均赫然在列。此次人保財險成都分公司及其支公司被處以罰款共計130萬元,相關責任人被處以罰款21萬元;平安產險四川分公司及其支公司被處以罰款共計110萬元,相關責任人被處以罰款共計21萬元;太平財險成都分公司被處以罰款共計80萬元,相關責任人被處以罰款共計55萬元。

  為此,某保險公司高管建議,“現階段看,車險市場不能簡單依靠市場決定。監管部門既要推動財險公司的產品和服務創新,也要加大對車險市場的規范和整治力度,探索分類管理思路,實現標本兼治。”

  價格比拼時代已經結束?

  事實上,銀保監會多次強調,在進一步深化商業車險改革的同時,繼續以車險為治理財險市場亂象的抓手之一,堅持從嚴整治、從重問責,堅持高管和機構雙罰,對于影響惡劣、屢查屢犯的機構和人員綜合運用罰款、停止新業務、停用產品、吊銷經營許可證、撤銷任職資格等措施實行頂格處罰,嚴厲打擊違法違規行為。

  而根據銀保監會6月29日發布的《關于商業車險費率監管有關要求的通知》(下稱“57號文”),從8月1日起,車險行業開始實施“報行合一”,即保險公司報給銀保監會的手續費用需要與實際使用的費用保持一致。此外,以人保財險、平安產險為代表的大型財險提議統一車險費率上限,擬定自律方案。

  不過,多位財險公司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監管部門要求財險公司報送的數據十分詳盡,有利于遏制費用競爭,為進一步深化商業車險費率市場化改革創造良好市場環境。至于自律方案,初衷是好,但付諸實踐難,因為自律方案不具有強制性,目前財險公司依然以業績導向為主。

  里程保車險創始人兼總裁帥勇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在“57號文”落地實施后,大型財險公司不約而同地強調價格戰時代已結束,服務時代到來。在這一背景下,中小財險公司不搞創新、不做細分、不走垂直之路,未來都會越來越艱難,其實多2.5%、5%市場份額的優勢并非真正的優勢,只是心理安慰劑。未來,車險市場越來越呈現兩極化:一極是依靠品牌為支撐、流量為渠道為主的模式;另一極,即剛剛開始的車險垂直和細分市場。目前,財險公司車險業務產能明顯過剩,未來退出車險業務和被并購是中小財險公司一段時期的主旋律,但這也是新的起點。

獨家專欄

熱門推薦
花样冰刀和冰球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