債市上演“蘿卜蹲” 5月以來316只債券主體評級被下調

    本報記者 葉麥穗 廣州報道

    債券“蘿卜蹲”游戲在2018年愈演愈烈。

    根據同花順統計,今年以來已經有25只債券未能對付,涉及金額132.4億元,不管是數量還是金額都較去年同期有大幅提升。隨著債市黑天鵝事件不斷,評級機構的態度也越發謹慎起來,5月以來已有316只債券的主體評級被下調,其中不乏一些明星企業。

    明星企業難逃評級被下調

    6月26日,國內農藥企業輝豐股份披露了《輝豐股份:2016年公司可轉換公司債券2018年跟蹤信用評級報告》,該文件顯示,評級機構鵬元資信下調了輝豐股份的主體信用評級至AA-,評級展望調整為負面。鵬元資信認為,輝豐股份的有息債務持續增長,公司將面臨較大的即期償付壓力。

    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3月末,輝豐股份有息債務余額為28.38億元,較2016年末增長了26.41%,其中2018年即將到期的有息債務約20.31億元,占有息債務比重71.57%。整體來看,其有息債務規模持續增長,且面臨較大即期償付壓力。且輝豐轉債目前的價格僅80.5元,相比100元的票面價值,相當于打了八折。

    被下調評級最多的債券,來自上海華信國際,5月以來,有130只債券被下調評級,下調后的評級集中在C和CC。據統計,截至目前,上海華信涉及違約金額共22.86億元,加之其已公告的不確定性較大的“17滬華信SCP003”涉及的20.88億元,上海華信面臨的違約總額或近50億元。

    在當前市場狀況下,明星企業也無法逃脫評級被下調的境地。6月22日,聯合資信接連下調了12金融街債和12金融街的主體評級,從AAA調整至AA+,信用展望為“穩定”。6月20日,惠譽國際下調了紅星美凱龍5只債券的主體評級,包括17美凱龍PPN001、16紅美02、16紅美01、15紅美01和13美凱龍MTN001,均從BBB+調至BBB-,為負面展望。

    “近幾個月,債券違約事件此起彼伏,信用環境相對惡化。銀行將巨額的表外業務并入表內,帶來信貸生態環境的改變。大型國有企業過去可以在銀行輕易借到資金,現在也可以。民營企業、部分地方融資平臺過去在銀行難借到錢,需依靠理財產品、資管計劃取得資金,但表外融資受限后,他們在銀行的表內貸款上難以借到資金。換言之,由于銀行表內貸款與表外業務的風險容忍度大不一樣,表外業務回歸銀行資產負債表內,意味著相當一部分企業的融資渠道被堵死了。很多企業習慣于用短期融資去解決長期投資的資金需求,一旦無法借新還舊,資金鏈便面臨斷裂的窘境。在債務違約頻頻,以及資金面有所收緊的背景下,機構下調部分債券的評級在情理之中。”瑞信董事總經理、亞洲區首席經濟分析師陶冬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

    評級機構調整動作滯后

    評級波動還影響到二級市場。

    6月25日晚間,天廣中茂發布公告顯示,聯合信用評級(下稱“聯合評級”)對公司發布2018跟蹤評級,維持此前4月中旬下調至AA-的評級結果:公司長期信用等級和公司債“16天廣01”信用等級均為AA-,評級展望為“列入評級觀察”。報告進一步指出,公司經營性現金流呈持續凈流出狀態,“16 天廣01”可能面臨提前回售,公司債務面臨較大的集中償付壓力。

    6月26日午間天廣中茂發布的最新公告顯示,公司收到股東安蘭德、裕蘭德、聚蘭德、納蘭鳳凰出具的《關于減持天廣中茂股份有限公司股份計劃進展情況的告知函》,截至2018年6月22日,安蘭德、裕蘭德通過深圳證券交易所集中競價系統累計減持公司股份2385.3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0.9570%,減持價格區間為2.78-3.47元/股,已超過安蘭德、裕蘭德、聚蘭德、納蘭鳳凰本次股份減持計劃的50%。其擬合計減持股份數量不超過4554.7萬股,比例不超過總股本的1.8274%,減持股份為其持有的無限售流通股。受此消息影響,天廣中茂的股價一直低位徘徊,最新收盤價僅2.82元。

    “債務危機當然會牽連到上市公司的股價。特別是財務投資者,原本希望通過二級市場的價差獲利,一旦市場出現風險,首先就會選擇減持。目前貨幣政策趨向穩健中性,嚴監管又導致融資渠道變窄,債務違約可能還有下半場。若企業處理不好,有可能造成‘戴維斯雙殺’,即債務違約、股東減持,導致資金鏈更加緊張。”華南一家中型私募公司的負責人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頻頻的債務違約,評級機構動作滯后也受到市場質疑。平安證券分析師陳驍表示,近期的違約潮當中出現了一些財務狀況尚好、評級較高的上市公司,這使得部分違約具有突發性,超過市場預期。除了與當前非標融資收緊等外部環境有關外,評級機構對于企業和債項評級調整不及時,也是違約超預期的原因之一。在我國,由于發行人付費為主要運營方式、監管對發行和投資的信用評級定有較高門檻、評級機構發展歷史較短且競爭不充分等原因,當前的信用評級并未起到足夠的風險警示作用。當前,投資者尚不應過分依賴評級,高評級券種亦有一定的違約風險。

 

獨家專欄

熱門推薦
花样冰刀和冰球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