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債券通”助力外資加碼投資 中國債市深度融入國際市場

  ⊙記者 金嘉捷 ○編輯 陳羽

  7月3日,“債券通”將迎來一周歲生日。“北向通”的上線,為海外資金進入中國債市開辟了一條全新的便利通道。今年以來,外資買入中國債券的熱情空前高漲,連續15個月增持中國國債。中債登數據顯示,截至5月末,境外機構持有中國債券規模已達創紀錄的12087.71億元,同比增長56%。

  隨著資本項目可兌換和人民幣國際化的縱深推進,中國債市將步入更深層次的對外開放。

  外資加碼投資中國債券

  年初以來,中國國債躍升為全球大類資產中的明星品種。

  在經歷了去年利率快速上行的壓力后,今年貨幣市場流動性逐步平穩,中國國債收益率也開始回調。中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年內下調30個基點,在主要經濟體中僅次于西班牙。

  外資買入人民幣債券動力十足。彭博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5月底,中國國債及政策性銀行債的人民幣計總收益為3.89%,若以美元計總收益將達5.7%,遠遠跑贏全球綜合指數收益。

  中國國債市場上,外資已經連續15個月加碼投資。截至5月底,境外機構持有中國國債規模達到創紀錄的8359億元,是同期中國商業銀行增持規模的3倍。

  大量外資涌入背后,是投資渠道的進一步暢通和基礎設施的逐步完善。目前,境外機構可以通過中國銀行間債券市場(CIBM)、QFII、RQFII以及“債券通”多種渠道進入中國債市。其中,“債券通”不設額度限制、沒有資金匯款限制和鎖定期要求,外資進入更為便利。

  對于QFII、RQFII的相關限制也在逐步放開。今年6月,中國人民銀行、國家外匯管理局發布措施,取消QFII每月資金匯出20%比例限制,取消QFII、RQFII本金鎖定期要求,允許QFII、RQFII對其境內投資開展外匯套保。

  叩開全球債券指數大門

  中國債券市場已經叩開全球主流債券指數的大門。

  今年3月23日,彭博宣布將從2019年4月開始,把人民幣計價的中國國債和政策性銀行債券逐步納入彭博巴克萊全球綜合指數,初始納入比重為5%,隨后每月遞增5%,計劃用20個月完成。彭博由此成為首家將中國債券納入全球指數系列的指數提供商。

  “‘債券通’的開通和中國采取的其他相應措施,讓我們最終作出納入的決定。”彭博固定收益指數產品負責人Nick Gendron告訴上證報記者。

  為了迎接正式納入的到來,彭博提前安排了過渡指數。2017年3月1日,彭博發布“全球綜合+中國指數”與“新興市場本地貨幣政府債券+中國指數”兩項新指數。

  “這兩個指數旨在幫助全球投資者分析中國債券市場,使全球基金經理能夠主動地評估在投資組合中納入中國債券的影響。”Gendron表示。

  根據“全球綜合+中國指數”的篩選規則,所納入的中國債券為中國國債及政策性銀行債,且流通規模不低于50億元人民幣。截至2018年1月底的統計數據顯示,將有386只中國債券被納入彭博巴克萊全球綜合指數,在該指數中占比達5.49%。

  全球三大主流債券指數中的另兩大指數提供商摩根大通和富時羅素,也各自將中國列入其GBI-EM系列以及全球公債指數(WGBI)的“觀察名單”。

  被納入全球債券指數后,將帶來大量追蹤該指數的全球基金的被動增持。港交所報告中推算,如中國債券被納入更廣泛使用的指數中,預計有1000億美元至4000億美元的資金流入中國債券,屆時中國債券的外資持有量將增至當前的3倍。

  補齊短板 深度融入國際市場

  “我們與中國監管部門就正式納入方案保持了緊密溝通,尤其是關于納入前仍需完成的數項配套措施。”Gendron表示。

  上述措施具體包括:實施券款對付結算、實現批量交易在不同投資組合之間的分配以及明確稅收政策。Gendron說:“這些方面的完善如有延遲,中國債券被納入全球綜合指數和其他彭博巴克萊指數的起始時間可能會延后。”

  稅收制度方面,目前已經明確的是預扣稅并不適用于境外機構投資者在中國收取的利息及股息,但是否征收資本利得稅尚不明確。此外,外資在境內市場仍缺乏足夠的風險對沖工具,以抵御利率和匯率風險。

  此外,中國債市要深度融入國際市場,舉足輕重的一環是信用評級市場的進一步開放。目前,國際投資機構對中國債券的倉位主要放在國債、政策性銀行債等主權債,參考的是標準普爾、穆迪和惠譽等三大國際信用評級機構的主權評級。

  以彭博巴克萊的中國綜合指數為例,甚至不設納入的評級門檻。“由于三大國際評級機構尚未對中國綜合指數中的多數債券進行評級,對中國本地債券的評級程序仍有許多論證工作亟待完成,因此現階段還不宜設定評級門檻。”Gendron表示。

  中國已于日前允許外資進入境內信用評級市場,惠譽和標普也開始采取行動。隨著境內信用評級短板的補齊,加上中國金融改革和監管體制的完善,中國債券市場有望承載更多外資流入。“從債券體量來看,中國信用市場很可能成為世界第二。”德意志銀行策略分析師劉立男對記者表示。

  “體量的擴張將伴隨深度的延伸。”在劉立男看來,一是信用風險定價體系逐漸透明化,監管框架逐漸成熟,風險定價機制更加有效;二是信用評級的境內外落差縮小,進一步與國際接軌;三是二級市場的參與者更加豐富,流動性逐步提高;四是境內市場的風險對沖產品工具逐步豐富。這些都將促使中國債市與國際的深度融合,吸引更多國際投資者提升對中國債券的配置比例。

獨家專欄

熱門推薦
花样冰刀和冰球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