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企流動性“松緊”悖逆探因: 表外收縮猛、監管盲點難消

  6月26日,為穩定半年末資金面,保持銀行體系流動性合理充裕,人民銀行重啟公開市場操作,開展中標利率為2.55%的800億元7天期逆回購交易,對沖到期的1700億元逆回購,凈回籠900億元。

  而6月24日,中國人民銀行宣布7月5日起下調多家銀行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總計釋放約7000億資金。

  在這形式下,多位銀行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目前銀行間市場資金面相對寬松,并呈結構分化,即月內寬松,跨季緊俏,但平穩跨季預期沒問題。

  對此,央行也在26日公開市場業務公告中表示,從歷年規律看6月份是財政支出大月,越臨近月末支出力度越大,預計未來幾日財政支出吸收央行逆回購到期等因素后還將推高銀行體系流動性總量。

  但在降準、多次公開市場操作產生的銀行間市場流動性相對充裕的情況下,即使此前已針對實體經濟、小微企業等進行兩次定向降準和擴大MLF擔保品范圍等操作,企業市場流動性仍然緊張。

  銀行間市場流動性充裕

  受降準預期影響,以及機構對季末資金早有準備,即使是26日凈回籠900億元,資金面也保持相對寬松。在資金面方面,降準對銀行間市場信心提升明顯,月內資金持續寬松。

  北京地區某股份行交易員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月內資金最為寬松,26日隔夜Shibor下跌4.6bp報2.5180%;7天資金因為已跨季,從25日起價格就一直在上升,26日7天Shibor漲0.5bp報2.8310%,14天Shibor漲2bp報3.7800%;其余Shibor跌多漲少,長期資金相對寬松。”

  西部地區一城商行交易員也表示,目前同業拆借利率、質押式回購利率都是漲跌互現。“26日融出資金的機構很多,尤其是月內資金幾乎算是泛濫,但7天跨季資金還是相對緊俏的。”該交易員表示,“目前7天融出價格多在4%左右,最高有加價到10%以上,屬于供不應求。月內融出和長期融出則相對平穩。”

  東方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邵宇表示,今年監管意圖是希望銀行間市場流動性保持穩定充裕,并可以將較低銀行間市場利率傳導到實體企業中。此外加上6月末財政支出還會給銀行提供流動性,目前銀行間市場流動性是充裕的,跨季沒有問題。

  流動性惠及企業滯阻

  今年以來,為緩解流動性緊張,支持小微企業與實體經濟,央行前后已進行三次降準操作,如果再加上支持小微企業、綠色經濟的擴大MLF擔保品抵押范圍和投放4639億MLF續作,今年已累計通過銀行釋放了近1.5萬億的流動性來支持以小微企業為代表的實體經濟,但為何企業流動性緊張依舊?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多家銀行業金融機構了解到,這是因為目前去杠桿大背景下流動性本來就要求比以前緊張。而且,表外回歸表內后,以前大量通過表外融資的企業融資需求變為貸款回歸銀行,但表內資產又受到監管指標等限制,銀行貸款自然緊俏。再者,是監管趨嚴加大對不良貸款的問責,銀行不愿意把錢放給資質不好的小微企業。另外,目前銀行貸款周期和企業需求周期不匹配,造成企業資金周轉緊張。

  西部地區一家城商行信貸經理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降準補充流動性減少銀行各項指標合規壓力,但產生的多余資金很難對沖表外回歸表內需要繳納的存款準備金,銀行信貸增速也難以覆蓋以前表外融資需求。“更重要的是,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根本問題,即信用制度和抵押品缺失并沒有解決,即使銀行獲得了對小微企業的貸款流動性,在不良貸款問責制度下,銀行也不敢把錢都投給小微企業。”

  央行最新數據顯示,5月銀行對實體經濟發放人民幣貸款1.14萬億,但委托貸款、信托貸款、未貼現的銀行承兌匯票等表外融資渠道凈減少4215億元,直接融資渠道也不暢,新增社會融資僅7608億元,環比腰斬。

  甘肅地區一家村鎮銀行負責人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從當地真實的企業投資來看,經濟逆周期下包括小微企業在內的多數實體企業擴張需求并不旺盛。前兩次定向降準、包括以往定向支持小微企業的再貸款和再貼現而釋放給區域性銀行的資金,實際情形是區域性銀行把錢拿在手里,但好企業你求別人貸別人也不想貸,差企業銀行又不敢放,要不就只能是違規操作資金流向。

  “大企業、好企業、政府類貸款都被大銀行搶了,城商行、農商行、村鎮銀行、農信社等區域銀行在不良貸款問責制度下,都面臨有錢放不出去的問題。”該村鎮銀行負責人說,“此外,目前企業因為投資需求而產生的資金需求并不多,需求銀行支持的企業主要流動性問題是短期資金周轉壓力和債務壓力,即貸款期限和還款期限不匹配問題和此前大量舉債造成的付息壓力。”

  另外,雖然監管要求將降準釋放的流動性資金主要用于小微企業,但在實際操作上監管其實很難監測資金真實去向。

  “以前說表外監管難,但表內同樣監管難。”浙江地區一位接近監管部門的人士說,“銀行的確會每月把報表、合同上報,但其間有多少關聯交易?比如一個大公司控制了多少家小公司,錢給小公司后會怎么流動?比如供應鏈上放錢給小公司,下游大公司會不會提出延遲支付貨款?目前地方監管部門很難做到全方位穿透監管。”

 

獨家專欄

熱門推薦
花样冰刀和冰球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