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應用落地摸底:金融捷足先登,打假“蹣跚起步”

  “沒想到區塊鏈一下子變得這么火,除了區塊鏈概念上市公司股價連日大漲,不少科技公司區塊鏈技術主管都在躍躍欲試打算創業。”一家創投機構合伙人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春節后,他每天要約見兩三位有意自主創業的區塊鏈技術人員,每個人都拿著一份商業計劃書,尋求千萬元級別的天使融資。

  但是,能吸引他“出手”的區塊鏈創業項目屈指可數。

  “多數商業計劃書更像在蹭區塊鏈熱點尋求高估值融資,一方面創業者對自己即將進入的行業缺乏了解,包括行業游戲規則與運作流程,導致區塊鏈技術未必能很好地解決行業痛點,另一方面我自己也對這些區塊鏈創業項目能否成功心里沒底,畢竟很多企業對區塊鏈技術的應用探索已有多年,但實際落地具有可操作性的項目并不多。”他直言。

  當前區塊鏈技術的應用,主要集中在金融、公益,以及商品打假等領域,尚未全面普及到各個行業。

  一位熟悉區塊鏈技術應用的業內人士直言,區塊鏈技術應用之所以舉步維艱,一方面區塊鏈技術與各行各業業務操作流程存在大量磨合過程;另一方面區塊鏈技術自身存在處理效率不高、信息隱私保護“個性化”解決方案不夠完善,部署成本較高等問題,某種程度也制約了區塊鏈技術的應用前景。

  應用落地“道阻且長”

  在業內人士看來, “當前能將區塊鏈技術融入實際業務操作的,主要是大型企業與金融機構。”他直言,一方面這些機構熟知行業游戲規則與業務運作痛點,能借助區塊鏈技術“對癥下藥”,從而讓區塊鏈技術具備可操作性與效率提升效應;另一方面他們也擁有大量場景與資源,推動區塊鏈技術的應用落地并不斷完善相應技術疏漏。

  記者了解到,富士康科技集團旗下HCM資本正嘗試投資一些基于區塊鏈技術的支付或數字貨幣運營公司,解決供應鏈金融領域運作效率不高的痛點。

  通過投資基于區塊鏈的支付或數字貨幣運營公司,一方面可以通過區塊鏈技術讓上下游企業彼此了解產業鏈企業最新供貨狀況,及時調整自己生產加工方案,避免資源被動損耗;另一方面數字貨幣可以在基于區塊鏈的供應鏈金融體系里充當“票據”,讓上下游企業進行貨款結算,從而提升二、三級中心供貨商獲取貸款的效率。

  而中國平安旗下科技公司金融壹賬通推出基于區塊鏈的解決方案——壹賬鏈,在金融領域的應用范圍則更廣泛,包括黑名單共享、供應鏈金融、金融機構一賬通、小微企業貸款平臺、資產管理交易平臺等多個金融服務場景。其首席技術官黃宇翔此前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區塊鏈技術之所以在金融領域應用廣泛,主要原因是互聯網金融的崛起,令傳統金融機構急需采取更新的技術降低運作成本與服務效應。

  據麥肯錫測算,在B2B跨境支付與結算業務里,區塊鏈能令每筆交易成本降低約40%;在證券交易環節,區塊鏈能令證券交易日和交割日的間隔從1-3天縮短至10分鐘,大幅減少其交易成本,并可準實時地記錄交易者的身份、交易量等關鍵信息,減少了暗箱操作、內幕交易的可能性。因此2019年全球金融行業對區塊鏈技術的資金投入規模,將在2014年0.4億美金的基礎上增加10倍,達到4億美金。

  “相比而言,區塊鏈技術在其他領域的應用進展相對較慢,主要集中在產品打假領域。” 黃宇翔表示。

  此前,北大荒聯合中南建設推出全球首個區塊鏈大農場,打算借助區塊鏈技術,讓消費者通過手機對北大荒有機大米生長、加工、運輸等環節進展進行追溯監控,確保所購大米貨真價實。

  “比如東北地區五常大米,一年產量為一千斤,整個市場銷售額卻是一萬斤,其中不乏供應商、加工商以假亂真,導致劣幣驅逐良幣現象出現。”北大荒區塊鏈農場負責人穆晨向記者表示。

  “其實,很多面向消費者的廠家都在嘗試借助區塊鏈技術追溯商品整個生產物流零售流程,解決商品生產銷售各個環節的信息不對稱問題,但目前真正取得成效的企業還不多。” 穆晨透露,其中一個主要原因,就是如何確保納入區塊鏈的商品信息數據源“真實無誤”。

  技術標準新挑戰

  盡管區塊鏈技術實際應用初見成效,但企業與金融機構依然不敢掉以輕心——區塊鏈技術應用“稍有錯誤”,就會導致整個投入前功盡棄。

  一位金融壹賬通人士向記者透露,當時擺在他們面前的,是兩大區塊鏈技術選擇,分別是以太坊與IBM超級賬本Fabric相關技術。

  “當時以太坊知名度更高,且其公有鏈特性更有助于吸引更多機構參與。”他回憶說,但經過詳盡的市場調研,以太坊絕非區塊鏈技術在金融領域應用的最佳選擇。一方面在分布式系統的數據同步環節,以太坊的公有鏈特性導致節點(API)接入較多,難以迅速處理高頻交易;另一方面是相關數據在以太坊未必能得到足夠的安全性保障,比如將數據分割到不同鏈上的數據隔離,與以太坊推崇數據共享的理念存在沖突,在介入第三方驗證時容易出現信息泄露,從而引發銀行對信息安全的擔憂;三是以太坊自身存在“造幣”功能,在當前數字貨幣應用范圍尚未規范的情況下,銀行貿然使用以太坊與以太幣,也可能存在政策風險。

  最終,壹賬通決定選擇屬于聯盟鏈的IBM超級賬本作為區塊鏈+金融應用的底層技術。

  隨著區塊鏈技術的迅猛發展,其技術標準的差異往往給金融機構區塊鏈應用帶來新的挑戰。

  具體而言,由于國密算法標準與國際標準存在細節差異,因此金融機構在接入區塊鏈系統時如果采取直接算法切換,會導致現有設備效率大幅下降,進而不得不增加硬件或多鏈并行進行解決,但這又帶來相關業務操作流程復雜且效率不高。

  “其實,技術標準與區塊鏈技術選擇挑戰,也出現在區塊鏈在其他行業的應用環節。”穆晨向記者坦言,以區塊鏈在農業的應用為例,如何讓農業種植生產、加工物流數據真實有效地輸入區塊鏈體系,就是一大嚴峻挑戰。畢竟,區塊鏈里的數據難以篡改,但只要在輸入區塊鏈的數據“做手腳”,同樣能起到以假亂真的作用。

  穆晨告訴記者,為此公司在大米原產地鋪設IOT設備,利用北大荒的組織化糧食生產體系,做了六種不同身份的手持終端,把所有的命令“寫死”,以此嚴格根據農時讓不同工種的農業種植工人、農業監管者、農場主和農戶對相關糧食生產數據進行校驗,并邀請第三方檢測機構定時對數據真實性進行檢測。

獨家專欄

熱門推薦
花样冰刀和冰球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