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量大標成備案“攔路虎” 網貸平臺各謀出路

  曾經做大規模的大標業務,已經成為網貸平臺登記備案的攔路虎。各大標平臺亟待處置存量大額資產,以求通過監管備案。

  “去年年底57號文公布了以后,紅嶺創投能不能合規備案,很多人沒有信心。”1月27日,網貸大標平臺紅嶺創投董事長周世平稱,紅嶺創投備案的唯一障礙,就是原有的大額存量資產不合規,目前最大的問題就是存量資產處置。因此,在單獨申請備案的同時,還將與其他平臺一起聯合備案。

  大額資產成為備案的主要障礙,是大標平臺共同面臨的問題。多名業內人士稱,大標平臺要想通過備案,必須要化解存量資產。但能否找到接盤方,要看資產質量、業務是否合乎政策環境,找到合適的接盤方并不容易,一些小標平臺若要通過備案、改善業務,也需要尋找新的股東進入。

  存量大標成備案大障礙

  在網貸行業,紅嶺創投以大標知名。1月27日的存管與備案進展說明會上,面對上百投資人對備案進展的追問,周世平稱,紅嶺創投備案的唯一的障礙,就是原有的大額存量資產,被定義不合規的資產,所以目前最大的問題就是存量資產處置。

  57號文要求,各地最遲應于2018年6月末之前完成整改驗收以及后續備案登記,而2016年8月24日后新設立的網貸機構或新從事網貸的機構,原則上不予備案登記。距離備案大限,目前剩下的時間無多。

  周世平稱,合規備案有幾個前提條件,第一是存量資產的處置,第二是合規資產開發,第三是銀行存管,第四是信息披露,另外還有ICP(網絡內容服務商)金融資質。而紅嶺創投最大的問題是存量資產處置,為此銀行存管也進展不快。

  此前十部委發布監管規定,已經對網貸大標進行“死刑”宣判。紅嶺創投總裁項旭透露,截至目前,該平臺大額資產存量約為110億元。如何處理這些存量資產,成為擺在其備案面前的最大難題。業內人士向第一財經分析,紅嶺創投涉房資產較多,處置也需要大量資金,但現在又趕上房地產調控,要找到接盤方可能會比較難。

  大額資產并不是紅嶺創投獨自面臨的問題。由于各地驗收、備案規則不一,每家平臺面臨的情況都不相同。某業內人士此前曾向第一財經透露,廣東10億元以上的平臺,有省級金融辦和銀監局雙驗收。

  廣州安易達網絡小貸總經理徐北說,違規自融、大標、息費、信披都是備案的必需條件,但對大標平臺來說,要想通過備案,必須解決存量大標。

  “解決大標主要有兩種辦法,要么轉出去,要么賣掉。”廣州互金協會會長方頌對第一財經稱,前一種是將大標資產從現有平臺剝離,后一種則是找到接盤方徹底賣掉。能否找到接盤方,要看具體資產質量、業務是否合乎政策環境。此外,通常大標資產方也是銀行的目標客戶,如果符合政策,在銀行貸款并不難。但不能得到銀行支持,就說明至少在監管政策上與監管要求不符,因此要找到合適的接盤方并不容易。

  “目前來看,各家平臺都在采取存量轉化的措施,各家都差不多。”周世平稱,從與地方監管溝通的情況來看,原有的存量資產可以作為歷史原因承接。同時也計劃通過其控制的其他公司來承接紅嶺創投的存量大標資產,在投資人的用戶體系里進行置換。此外,該平臺也在開發符合監管要求的其他小額借貸產品。

  周世平還稱,基于上述考慮,紅嶺創投準備今年3月底開始進行備案。同時,紅嶺創投還聯合了上市公司、國有控股公司等成立新的平臺,按照新的監管規則運作,上線以后符合合規資產要求,也在申請合規備案。“不管單獨備案,還是聯合備案,總有一條路能走通”。

  小平臺尋求“金主”

  大標平臺為通過備案發愁,一些以小標為主的平臺,卻在吸引各路資本,網貸平臺買、賣“殼”也活躍起來。

  日前,深圳網貸平臺易享貸宣布,該平臺已經獲得建筑裝飾企業立捷國際投資控股集團的2245萬元投資,后者獲得易享貸51%股權。據其披露,該平臺10萬元以下的借款占比超過75%,已經啟動申請備案。

  這是否意味著小標平臺備案相對容易?“活躍是很活躍,但成交很少。”徐北說,各地備案、驗收細則不同,而且“上不封頂、下不保底”,能否最終通過備案很難說。買、賣“殼”大多停留在紙面協議階段,真正成交的非常少。

  廣州某平臺人士稱,很多網貸平臺買賣殼,都以備案成功作為付款條件。按照監管要求,在信披方面網貸的借貸、貸后處理等信息,要“點對點”地進行處理,而標的金額小、數量多,平臺基本上都是批量處理,也不符合監管要求。

  這在北京2017年7月出臺的備案要求中就有體現。北京金融局規定,備案登記的條件包括能夠依據適當性原則,有效識別合格的網貸信息中介業務的客戶群體,包括但不限于客戶身份識別措施、客戶風險管理能力識別等。

  網貸平臺的抵質押物處理也是一大問題。方頌認為,信息中介的定義,決定了不能將抵質押物登記在網貸平臺自身或關聯方名下。但事實上,網貸的抵質押物,基本上都是登記在平臺或其關聯方名下。要想通過備案,可能要找第三方處理。

  “如果老股東還在,管理層也沒換,就不能算是賣殼。”上述廣州網貸人士稱,在信披不透明的情況下,網貸平臺的估值很難確定,接盤方也不敢輕易接手。而有些平臺的控股方雖然變化,但可能是出于業務合作的目的。

  上述投資易享貸的企業就稱,其入股主要是希望布局建筑裝飾行業的供應鏈金融,入股的過程中也進行了多方評估。

  “一些平臺要實現盈利,仍有一個較長的過程,后續還需較大投入。”方頌也稱,除了真正賣殼之外,即便備案成功,強監管到來之后,如果原股東投入能力、產品、業務存在不足,必須要尋找有實力的投資者,獲得資金和業務。

獨家專欄

熱門推薦
花样冰刀和冰球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