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互保險社“周年考”: 盈利不急于一時 比拼“相互”特征項目落地

本報記者 李致鴻  實習生 馬佳昆 北京報道

導讀

    “一方面,需要運用大數據等技術手段,實現對風險的精準識別、定位和防控;另一方面,正是上述強關系的存在,使得產業鏈上的每個主體都置于一種有形契約和無形監督之下。”

    

    相互保險社開業至今已有一年,它們交出了一份怎樣的成績單?

    2017年2月,眾惠財產相互保險社(下稱“眾惠相互”)開業;5月,信美人壽相互保險社(下稱“信美人壽”)開業;6月,匯友建工財產相互保險社(下稱“匯友建工”)開業。

    通俗理解,相互保險是在平等自愿的基礎上,以互助共濟、共攤風險、共享收益為目的,會員繳納的保費匯聚成風險保障資金池,當災害損失發生時,動用這筆資金對會員進行彌補的互保行為。

    對于開業首年的成績單,眾惠相互凈虧損6058.54萬元,信美人壽凈虧損16892.8萬元,匯友建工凈虧損3106.63萬元,三家相互保險組織合計凈虧損約2.78億元。需要強調的是,相較其他保險主體,新型保險主體盈虧平衡需要更長時間沉淀,關鍵是模式探索。

    從三家相互保險社落地項目看,一些具有較為明顯的相互保險特征,另一些則不盡然。我國開展相互保險社試點,定位為現有市場主體的合理和必要補充,側重于“補短板、填空白”,如果在發展過程中沒有充分體現這一特征,則失去了試點的初心。

    新模式盈虧不在一時

    作為第一家開業的相互保險社,2017年,眾惠相互實現原保險保費收入6711.14萬元。其中,意外險累計實現保費收入3811.27萬元,占比56.79%;健康險累計實現保費收入2699.61萬元,占比40.23%;保證險累計實現保費收入200.27萬元,占比2.98%。

    值得一提的是,截至2018年5月18日,眾惠相互2018年實現原保險保費收入8661.10萬元,已經超過2017年全年。

    不過,眾惠相互在開業第一年以凈虧損6058.54萬元收官。其中,2017年度賬面虧損總額,包括前期開辦費用一次性成本開支3503.68萬元(經審計調整后數據),提取未到期責任準備金3222.68萬元等大項費用均已分攤到各業務成本中,這些從財務計算上形成虧損。

    通常,新成立的保險機構普遍存在3-5年的盈虧平衡周期,對于成立剛滿一年的相互保險社,更需要投入資源進行市場拓展、團隊搭建、產品研發和模式探索,所以首年業務規模和盈利情況與成熟保險主體的可比性較弱。其他兩家相互保險社情況類似。

    眾惠相互董事長李靜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由于相互制和股份制存在顯著差異,現行《公司法》、《保險公司章程指引》等法律法規,對相互保險形式并不完全適用,使相互保險社在籌建過程中面臨眾多挑戰。一些工作如果拿到股份制公司看不是什么難題,但放到一個全新的業態中去實踐則完全不同。”

    與此同時,2017年,經審計調整后的財務報表顯示,信美人壽營業收入50618.3萬元,保險業務收入47404.4萬元,投資收益4481.6萬元。其中,保險業務收入在營業收入中占比93.7%,主要是保障性壽險產品收入;投資收益占比8.9%,主要類型為可供出售金融資產收益和存出資本保證金利息收益。

    2017年,信美人壽凈虧損16892.8萬元。其中,提取未到期責任準備金金額1068.1萬元,作為營業收入的抵減項占比2.1%,且其主要作為該社保險人尚未終止的非壽險保險業務保險責任提取的準備金;提取保險責任準備金43182萬元,占營業支出比重64%;業務及管理費金額24059萬元,占營業支出比重35.7%。

    信美人壽年報顯示,其在IT方面投入了大量資金,擬成為國內首家互聯網相互制壽險企業。在開業第一年搭建了過百人的IT團隊,基于人工智能、區塊鏈、大數據和云計算等前沿技術,實現了壽險核心業務系統的金融云部署和自主化掌控,建設了彈性化、標準化、虛擬化和自動化的高效運維平臺,以及完整的保險信息化解決方案實施路徑。值得一提的是,信美人壽由螞蟻金服等9家公司發起設立。

    目前,信美人壽已制定出關于會員盈余分配的相關辦法,明確當公司累計利潤高于初始運營資金的本息和后,即可為會員分配盈余,分配方式包括但不限于增加保額、降低保費或抵扣后續保費等。

    匯友建工則主要聚焦專業建筑工程風險管理領域。2017年,其營業收入1162.37萬元;保險業務收入465.31萬元;投資收益1131.24萬元。

    2017年,匯友建工凈虧損3106.63萬元。其中,提取未到期責任準備金245.14萬元,提取保險責任準備金11.09萬元,業務及管理費4290.62萬元,最后一項占比最大。

    關鍵是發揮新牌照價值

    在初期,與業務規模和盈利情況比,真正發揮相互保險社牌照的價值更為重要。目前,我國約有近200家保險公司,但同質化現象嚴重,多數缺乏核心競爭力。

    根據國際相互合作保險組織聯盟(ICMIF)的總結,相互保險社具有三個共同屬性:歸屬于特定人群(例如農民、教師、公車司機);允許會員參與組織管理和運營;服務于會員及其利益,利潤留存于運營中或返還給會員。

    從三家相互保險社看,眾惠相互達成了多項相互保險特征較為明顯的項目落地。以眾惠相互與浙江省慈溪市政府、山東省臨沂市的合作為例,前者是涉農相互保險試點,后者是針對大貨車司機意外保障的互助計劃。

    相互保險形式在低收入人群、弱勢群體、特定群體的保障方面更具優勢。以全球經驗來看,在涉農保險領域,大都以各種形式的互助合作模式為基礎。例如,日本的農業保險100%為相互模式,法國的農業保險70%為相互模式,美國這一比例也達到了47%。

    針對大貨車司機的意外傷害互助計劃,由于當地大貨車司機人身意外相關的風險數據積累不充分、不系統,一般情況下,這一險種都是作為附加險種與車險一同銷售,保額較低,保障程度有限,無法滿足大貨車司機的真正需求。單獨定價銷售也面臨難題,若定價過高,貨車司機收入有限,不愿買單;定價過低,保險公司擔心保費充足度不夠,無法有效覆蓋風險,承保意愿不強。

    如何進行風控無疑至關重要。眾惠相互副總經理湯寧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一方面,需要運用大數據等技術手段,實現對風險的精準識別、定位和防控;另一方面,正是上述強關系的存在,使得產業鏈上的每個主體都置于一種有形契約和無形監督之下,一旦惡意違約,付出的成本將遠高于違約收益,甚至有可能從此被排除在整個產業鏈之外;如果并非惡意違約,也容易自證和他證。”

    在信美人壽主打的共創模式中,一是將其保障和服務產品像“樂高積木”一樣任意組合,將共性的需求模塊化,同時開發出個性化的組件,會員可根據自身需求進行靈活的組合。

    “無論是少兒群體、校友群體、共創單位群體,信美人壽都盡可能圍繞不同群體的不同需求,為其配置相應的保險保障。”信美人壽董事長楊帆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二是首次引入“賠審團”制度。當賠付發生爭議時,客戶可以申請啟用該制度,隨機選取符合資質的會員,由他們通過在互聯網端的討論,最終決定是否賠付。

    以往存在于保險機構的理賠難有多種原因,既可能是條款問題,如條款設計存在缺陷,致使理賠標準不統一;也可能是銷售過程中的問題,如銷售人員業務水平良莠不齊,為了獲得傭金可能對消費者有所隱瞞;客戶本身或許也缺乏基本的法律、保險知識等。

    信美人壽總經理胡晗認為,相互保險的屬性就是“互助共濟”,但救助并不是目的,相互保險社要做的是在會員和客戶間建立起有序、可良性循環的“自助、互助、助人”的完整保障機制。

    目前,我國的相互保險社仍然處于探索階段,與股份制公司不是簡單的替代關系,而是相互補充。“會員共有、會員共治、會員共享”這一核心理念,是相互保險社安身立命之本。

    

獨家專欄

熱門推薦
花样冰刀和冰球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