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險科技浪潮B面:數據安全、標準化難題仍待解

  有資料顯示,過去幾年,保險業在實際運營中用到最多的就是云計算、大數據及人工智能三項技術,并且不斷地重新定義保險的“數據為王”時代。可以說,大數據為保險業精確定價、精細管理、精準營銷等方面貢獻了巨大力量。

  但在對大數據的運用中,保險業又面臨不少新的挑戰。在“每經圓桌”舉辦的保險科技閉門研討會上,與會嘉賓表示,雖然保險公司積累了大量的用戶數據,但是這些數據維度不統一、標準化程度不夠,在業務過程中能完全利用起來有困難。

  面對當下這樣的困境,與會嘉賓對大數據的應用也提出了期待,一方面希望能有更多復合人才,將保險行業和技術能更好地融會貫通;另一方面,也希望行業能夠團結起來,將數據信息在技術層面實現更好的安全共享,推動整個行業的發展。

  數據的使用和分享面臨挑戰

  保險業屬數據密集型產業,數據積累速度較快。有資料顯示,一家中型業務規模的產險公司,開業7年,公司數據存量就能超過50TB(主要包含各類業務、財務系統數據,電銷、呼叫中心的音像資料,承保理賠產生的影像資料等),且每年的數據增量均在5TB以上。

  在擁有大量數據的情況下,保險業在精確定價、精細管理、精準營銷方面實現得到了較快發展。以精確定價為例,大數據則可以從供給和需求兩個角度,根據不同的風險狀況開展相應的定價調整,并對面對不同風險需求的客戶提供更加精準的服務,讓保險公司能夠準確地篩選、計算精準定價服務。從而減少服務的成本損失,為客戶提供增值服務的同時,也有效降低了保險公司承擔的風險損失,便于更加科學、準確地開展防災、防損等工作。

  雖說大數據給行業的發展帶來了便利,但保險公司在數據的利用和開發方面遠遠未達到物盡其用。據悉,目前保險業積累的數據主要基于傳統的業務經營模式,來源于承保、繳費、理賠等環節,其中產生的客戶資料、繳費記錄等信息,有很大的重復性,可作為身份識別、賬戶憑證使用,但對于深入了解客戶個性化特征與需求則顯不足;大量的出險理賠資料雖然記錄了保險標的發生的風險,但往往限于單一的個體事件,偶發性較強,缺乏連續性與規律性,僅憑它們難以開展深度的風險內因挖掘。“對于保險公司來說,現在面臨的問題是如何獲取完整的數據。”易安財險信息科技中心副總經理郭東海表示,保險公司數據的碎片化給其后期利用帶來了很大難度。

  “現在保險公司確實積累了大量的數據,下一步的目標是進行數據標準化,利用數據的多種維度進行建模、投入實際業務場景使用。”泰康在線CTO潘高峰表示,大數據對于保險公司的一個關鍵點是進行數據標準化,另外一個關鍵點是人才儲備,金融領域中能做到懂保險也懂大數據的人非常少,保險公司需要積極面對和解決人才問題。

  這種情況下,保險公司想要將數據利用起來,就需要求助于外界,也就是跟科技公司合作,利用他們的技術將數據模型建立起來,但是在合作的過程中,數據的使用和分享也同樣面臨著挑戰。

  業內更期待大公司技術輸出

  從上述信息不難看出,保險業在大數據應用方面還是有著不足和需要完善的地方。而如何更好地將自身擁有的數據利用起來,并真正服務于行業,也成為很多同行思考的問題。

  “其實這個問題是各個行業都面臨的問題,從我們角度來看就是,既要合作,也要有自己一定的構建能力。”平安健康險科技中心副總經理邱輝表示,合作是為了擴大公司的數據收取范圍,可以是互聯網公司的合作、整個產業內的合作或者周邊的合作。另一方面就是加強自身能力建設,畢竟完全依靠別人,公司很難實現長久發展。

  邱輝進一步解釋道,比如模型建設能力,雖然很多公司尤其是中小型公司有時候不一定能拿到第一手的數據,但是和數據有關一些模型,其實還是可能拿到的,所以保險公司可以在數據獲取過程中,把當時的模型給記錄下來,了解數據變化的曲線和趨勢。另一方面,保險公司在整個數據合作過程中,不僅要重視跟大公司的合作,一些小公司也需要合作,一方面由于地位的對等性,保險公司可以在控制能力方面更強一點,此外小公司在個別的細分領域上,往往是比較專注的,特別是一些初創型的公司。

  據了解,中國平安在2017年就專門成立了一支初始規模為10億美金的平安全球領航基金(Global Voyager)。“我們在基金投放的時候會注重一些小公司的合作,因為它是屬于初創期,所以它的一些價值還沒有充分被挖掘出來,此時提早介入、合作或收購的話,相對來說會占領一些制高點。

  在大公司分享經驗的同時,中小型公司對于未來大數據的使用也提出了一些設想和期待,“從技術角度看,希望大型保險公司的能夠將自身的技術平臺進行開放化和共享化,使其他保險公司基于自身定位及發展階段,可選擇性地利用平臺全部或一部分,進行自身個性化的系統建設,并共享自身建設的成果心得,最終共同促進形成行業標準統一、共享開放的保險科技平臺。”郭東海表示,目前中國平安、眾安科技確實上線了技術共享平臺,對行業的發展也十分有利,但作為小公司,很多時候又害怕因此泄露跟業務相關、客戶信息相關的信息,“我們希望未來能把技術僅僅限制在技術范圍,而不涉及客戶信息等內容,畢竟技術公開是沒有問題的。這對大公司來說是好事,可以實現技術輸出,我們這些中小型公司也十分愿意接納。”

  有著這樣期待的并非是單個公司,愛心人壽CTO馬湘一亦表示,希望大公司可以通過科技公司的形式,開發行業級的應用,而不是僅僅在公司內部使用,實現技術效用的最大化。畢竟開放的大公司實現的輿論影響力更大,也可以倡議和主導一些聯盟性質的合作,比如會上提到的風險數據共用、黑名單共建等。

獨家專欄

熱門推薦
花样冰刀和冰球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