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財險巨頭車險業務違規 惡性競爭“背鍋”行業亂象

  在商車費改的大環境下,車險市場由于惡性競爭導致亂象頻出,從監管層此次的處罰來看,即使是實力雄厚的大型險企,也難扛惡性競爭的壓力

  春節剛過,車險市場亂象開始接受進一步整治。2月23日,保監會向人保財險、平安財險、太保財險、太平財險4家大型財險及其分支機構發出行政處罰函,直指車險亂象。其中,人保財險、平安財險、太保財險是當之無愧的市場前三甲,車險份額超六成。監管層表示:“對車險市場競爭的主要參與者依法查處,有利于形成震懾,確保市場平穩健康發展。”

  處罰函顯示,上述4家財險公司因給予或者承諾給予投保人保險合同約定以外的保險費回扣或者其他利益、編制提交虛假報表以調整車險綜合成本率等違規行為受罰,保監會根據程度的不同,對各家公司進行了罰款、警告等行政處罰,此外,更有7名分公司責任人直接撤職。

  在商車費改的大環境下,車險市場由于惡性競爭導致亂象頻出,從監管層此次的處罰來看,即使是實力雄厚的大型險企,也難扛惡性競爭的壓力。近日,《投資者報》記者采訪受罰的人保財險、太保財險等多家險企,但各公司均表示不便回復或無法回復。

  因變相給回扣四家險企受罰

  據了解,上述四家大型財險公司之所以受罰,主要源于“給予或者承諾給予投保人保險合同約定以外的保險費回扣或者其他利益”,比如使用集分寶抵扣保費。例如在2016年11月-2017年6月,人保財險在某車險平臺開展集分寶抵扣商業車險保費的營銷活動,預付資金向某集分寶公司購買集分寶,某集分寶公司收到款項后將相應數量的集分寶發放至人保財險名下的集分寶賬戶。公司再使用上述集分寶,在客戶支付商業車險保費時直接抵扣一部分保費。據了解,人保財險通過該種模式實現商業車險保費收入2282萬元,其中使用集分寶抵扣商業車險保費共計547萬元。類似的情況也發生在太保財險、太平財險及平安財險身上,三家險企總計通過該模式實現車險保費收入高達上億元。

  從監管層的角度來看,通過集分寶抵扣商業車險等類似行為擾亂了車險市場秩序,短期看可能造成投保人保費負擔不公平、不合理,同時造成數據基礎失真,長遠看可能危及公司償付能力,損害保險消費者的合法權益。

  一位不愿具名的北京某高校保險系A教授對《投資者報》記者表示:“上述行為是保險公司為了吸引客戶、留住優質客戶的一種市場行為。監管部門代表政府來執行監管政策,監管的規定就是法,但在現實生活中,法可能是不近人情的。保險公司應當遵守規則,如果有相應的回扣,應該是明折明扣,直接公開。” 

  從采訪中,記者還得知,對目前車險的一些附加服務,比如汽車年檢和救援等,監管層是默認的,因為消費者并不是直接獲得利益。這位教授表示:“在現階段,保險公司應該還是尊重監管的規則,通過附加值服務來贏得客戶。而不是簡單通過現實的利益回饋。”

  多種手段違規調整費用率

  編制提交虛假報表則是人保財險等四家險企受到行政處罰的第二大原因。這種行為簡而言之,就是通過各種手段調整車險綜合費用率、車險賠付率等指標。

  為了滿足車險產品監管,各大險企可謂各顯神通,分出車險保費以降低車險綜合費用率的做法最為常見。例如太保財險在2017年6月,向相關再保險公司臨時分出安徽分公司商業車險保費6750萬元,攤回分保費用3300.75萬元。通過這種處理,安徽分公司車險綜合費用率從分保操作前的35.87%下降至分保操作后的32.96%,環比下降2.91個百分點。此外,還有通過調整歷史數據、手工調賬降低工資等方式,來調整車險綜合費用率指標。

  調整指標的背后,是財險公司面臨的費用壓力。近年來,由于汽車銷量增速放緩、市場競爭主體增加,再加上以降低車主保費負擔為主要目的之一的兩輪商車費改后,互聯網、電銷等直銷渠道無法享受價格優惠而受挫等原因,車險業務在中介渠道打激烈的價格戰已經是一個不爭的事實,保監會此次對幾家大型險企公布的行政處罰,或許可以說明即使是實力雄厚的大型險企,也難扛惡性競爭的壓力。

  大險企尚且如此,小險企情況是否更為嚴重?A教授對記者直言:“如果認真查起來,很少有漏網的。”同樣不便具名的保險學B教授告訴記者,現在還有一種隱形的手段,比如公司規定了車險保費只有30%的費用率,銷售如果用更高的費用率拿下業務,那么超出部分的費用率則需要銷售自行墊付,后期公司再慢慢返還。

  三次“商車費改”料今年啟動

  毫無疑問,兩次商車費改確實對消費者是個利好。根據相關規則,第一次商車費改之前,車險最低折扣為7折,一次商車費改后,車險最低折扣率直線下降,達到了4.3折。二次費改之后,車險最低折扣率最低可至約3.8折,部分地區甚至低至3.4折。

  但商車費改的副作用也不小,特別是惡性競爭更是導致險企的費用率高漲。2016年,一次商車費改后,車險綜合費用率達到了41%的歷史最高水平,這就是說,消費者所交的保費中,有四成都用于中介渠道等費用行列。此外,據記者不完全統計,在一次商車費改后的2016年,有超七成的財險公司的車險業務面臨虧損。

  針對這一局面,學界對于商車費改不乏非議。A教授對《投資者報》記者直言,兩次商車費改都是不成功的,汽車已經由奢侈品變成了普及化的大眾消費品了,因此應該更多地市場化,監管應該更關注保險公司的償付能力、服務質量等指標。 

  B教授也對記者表示,商車費改要改革,應該全套市場化,進門不攔著,該破產的也不要保護。“進場的股東公司持有的險企股權很值錢的,股權價值都漲了五六倍了,還在乎砸錢做業務賠這10%、20%?反正連年虧損,也到不了清算破產的地步。” 

  最新消息稱,在兩次商車險費改后,第三次商車險費改預期將于2018年實施。據稱,部分試點地區將不再設置費率自主浮動系數上下限,未來是否會全面放開費率,三次商車費改又能否扭轉險企惡性競爭的局面,或許只能由時間來回答了。■

獨家專欄

熱門推薦
花样冰刀和冰球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