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次進入美國地鐵的中國UPS是怎么煉成的?

  眾所周知,1972年尼克松總統訪華,拉開了中美關系正常化的序幕。然而一個并非人盡皆知的小插曲是,這次“破冰之旅”帶來的兩臺UPS,開啟了中國高端電源行業發展的歷史進程。

  作為當時全國僅有的UPS,這兩套高端電源設備及72張圖紙,吸引了全國各地科研人員的圍觀,也成為中國“吃透”UPS的實物教科書。

  1981年,16歲的何思模參軍,參加對越自衛反擊戰。正是在部隊里,何思模第一次聽說了UPS這個名詞,并在心中埋下了實現UPS國產制造的種子。

  何思模(左四)與戰友合影(照片來源:易事特)

  “作為國禮的東西,如果有朝一日,我能把UPS做出來,那種榮譽感是多大啊。”

  “當時您懂UPS嗎?”

  “說實在話,在部隊的時候,我是不懂UPS。”

  然而,直到1990年,中國國內的UPS產品依然全部依靠進口,國內廠家主要是經銷或者組裝小功率的進口產品。

  1989年,何思模從部隊保送的大學出來,隨即合伙在江蘇揚州創立東方集團(“易事特”前身),開始實踐早年的UPS夢想。1993年,起步的易事特稍有起色。艱辛創業的五年,何思模為籌資賣過血;外地送貨買不到火車票,何思模靈機一動,干脆扒起貨運車。

  “26個小時,爬上運煤的車箱里面,跟煤在一起。如果你當時看到我,就像非洲人,全身都是黑的只露出兩個眼睛出來。”何思模說。

  早年的東方集團(照片來源:易事特)

  1999年,易事特UPS成為神州一號指定電源系統供應商。從36家競標單位中脫穎而出,何思模將原因歸結于技術的創新型性和產品的可靠性。

  “在當時看,很多都是常規情況下不能解決的問題。例如在規定的一個體積范圍之內,做出超大功率的產品,達到99.999%無故障工作時間,在全世界都是很少有的,但是我們做到了。”何思模說。

  2001年,為助推易事特國際化,何思模將企業遷址東莞,做起UPS的OEM代工。隨后在與世界500強施耐德的股權收購與回收中,易事特從代工廠到外資控股企業再到獨立民營上市公司,并實現了中國高科技企業的華麗蛻變。也就是此時,易事特開始從單一產品制造向為客戶提供系統解決方案轉型升級。

  2006年,易事特與世界500強施耐德合資,施耐德占股60%

  (照片來源:易事特)

  比聯姻世界500強、借船出海更令何思模感到自豪的,是成功拿下美國夏威夷地鐵的UPS項目。2009年,美國夏威夷無人地鐵項目在全球尋找供電系統制造商。

  “這是美國第一條無人地鐵,如果完成該訂單,就意味著拿到類似項目世界通行證,將成為易事特的一張新名片,并為易事特產品打開廣泛的銷路市場。”創始人何思模欣然決定帶領企業迎接這場冒險。

  易事特生產線(王凡/攝)

  “對方開始不相信我們能夠提供他們要的方案。于是我們的團隊帶著方案去硅谷反復試驗。最終高效安全的方案折服了當地政府,贏得了訂單。2015年10月才將貨交齊到夏威夷檀香山。”何思模說。

  2015年,易事特工程師在美國夏威夷地鐵項目現場(照片來源:易事特)

  “國外的人他不看品牌,他看的是第一工藝,第二你的測試環節全不全。他就到你現場來,隨機的哪一天跑過來,然后拿到你的測試能源,說你給我這樣這樣模擬,導來導去如果一切都沒有問題,他說好,這是好的。”易事特董事長何佳表示,完備的測試環境和故障應對方案是易事特取勝的關鍵。

  成為首批進入美國無人地鐵系統的中國制造UPS,易事特換來了一張漂亮的國際軌道交通電源工程通行證。而此前,易事特的UPS電源產品已經成功應用于G20峰會、博鰲亞洲論壇成立會址、神舟飛船I-XI、青藏鐵路等國內外重大項目。

  易事特產品應用于G20峰會(照片來源:易事特)

  40多年前,UPS從美國遠渡重洋來到中國,而今又從中國東莞松山湖回到美國夏威夷。一來一回間,承載的是無數像何思模這樣的改革開放后第一代企業家的光榮與夢想,凸顯的是中國高端制造業影響力的提升以及民族企業在世界經濟發展中扮演的更為舉足輕重的角色。

  易事特創始人何思模、董事長何佳接受全景網“大灣區的光榮與夢想”專訪(王凡/攝)

特色專欄

熱門推薦
花样冰刀和冰球刀